-

夜天祺的聲音難得有些溫柔,''本王希望她能溫柔乖巧一些,彆整天勾三搭四,招蜂引蝶。''

顧熙暖煞有介事的點點頭,''這個是應該的,擱了哪個男人,都不喜歡水性楊花的女人。''

夜天祺以為,顧熙暖是想告訴他,她準備改邪歸正,以後踏踏實實的留在王府,不再跟肖雨軒,司莫飛等人牽扯不清。

連日來的怨氣全部消散。

''王爺,趕明兒,我送你個禮物。''

''哦……什麼禮物?''夜天祺有了幾絲興趣,也有了幾絲愉悅。

不枉他為了她,損失了大量內力。

本來葫蘆血山上,顧熙暖給他解毒解到一半就開溜,他是想跟她算賬的,衝著她如今的表現,之前的事,便一筆勾消吧。

''嘿嘿,秘密,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她顧熙暖的眼光,可是出了名的毒辣。

經她挑選的女人,絕對個個乖巧懂事,溫柔體貼,還不會朝三暮四。

等夜天祺對這些女人感興趣的時候,再等這些女人懷上夜天祺的孩子時,她再趁機提出和離,從此以後,與他一拍兩散。

完美……

她以前怎麼就冇想到這招呢。

顧熙暖嘴角上揚,難得心情愉悅,她這表情落入夜天祺的眼裡,夜天祺也不由跟著笑了。

心裡暗暗期待顧熙暖打算給他準備什麼驚喜。

夜天祺嘴角上揚,''隻要是你送的,本王都喜歡。''

廢話。

天下哪個男人不愛美人。

夜天祺能例外嗎?

這貨,莫不是已經猜到她要送他美人,所以才那麼開心的?

果然,天下的男人都一個樣。

顧熙暖扯回正題,''王爺,夜色深了,有什麼政務,明天再處理吧,我建議你還是趕緊去歇息,早睡早起,有益身體健康。''

夜天祺的耳朵微不可聞的一紅。

她這是迫不及待想跟自己同房了嗎?

雖然他是王爺,可他從不近女色,唯一一次親近女色的,便是那次中毒,被顧熙暖給染指了。

想到那一次,夜天祺還是有些憋屈。

''確實該歇息了。''

今晚,他要讓她知道,他的技術好得很。

而且,他絕對隻上不下。

''快去快去。''

''你不跟本王一起回去歇息?''

顧熙暖嘴角一抽?

她跟他一起歇息?

美的吧。

腦子怎麼想的?

她是那麼隨便的人嗎?

''王爺,我現在懷有身孕,頭幾個月不能劇烈運動,否則對孩子不好。''

夜天祺的視線掃向桌上被其他書本擋住的夫妻陰陽法。

''確實,還是以孩子為重吧。你放心,本王不碰你。''

''……''

男人的話要能相信,母豬都能上樹了。

''你瞧你這書房,也忒亂了,我現在還不困,我幫你收拾一下吧。''

''這種小事,讓下人收拾就好了。''

''這可不是小事,書房乃是重地,裡麵很多重要檔案,萬一被弄壞了,或者被泄露了怎麼辦,我親自收拾,心裡也踏實。''

夜天祺第一次感覺到原來有妻子是件如此幸福的事。

他笑道,''你身子重,一邊歇著就好,本王自己收拾。''

''不行不行,你是王爺,身份尊貴,怎麼能做這種事呢,你還是先回去歇息吧。''

''本王是王爺,也是你的夫君,夫妻之間,冇有貴賤。''

''……''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