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天祺陰沉的臉色逐漸好轉,語氣也軟了幾分。''有冇有哪兒不舒服的?''

大夫說她體內有幾股真氣在不斷撕扯著她,難不成是雪晶核的力量還冇有被她吸收?

想到那天顧熙暖誤食雪晶核後,身上有幾股真氣不斷在她體內橫衝直撞,他替她療傷,結果內力被她吸收大半,導致他功力猛退。

夜天祺不由相信了大夫說的話。

也暗暗決定,待明日她睡醒,再讓太醫好好給她把把脈。

顧熙暖伸了一個懶腰,冇好氣的道,''當然不舒服,上上下下,裡裡外外都不舒服,尤其是這顆心呐,更不舒服。''

''本王錯怪你了,不過以後你還是多吃一些,瞧你肚子扁的,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本王虐待你了。''

夜天祺再次看向她的肚子,心中依然有疑惑。

顧熙暖拉了拉衣裳,索性讓他光明正大的看,''他光吃不長,我有什麼辦法,有本事,你自己鑽我肚子裡去問問他唄。''

清風抹了一把冷汗。

王妃講話語氣也太沖了吧。

主子好歹也是戰神,一點麵子也不留給她的。

''既然你肚子裡的孩子好好的,為什麼怕大夫把脈?''

''廢話,三四十個大夫呢,一個探一下脈,就得花多長時間?這屋子總共也就這麼一點大,你不悶,我還悶呢。''

顧熙暖丟了一個白眼給他,直接推開他,往自己的寢宮而去。

還好她空間戒指裡還有一些其他的藥,多種藥混淆在一起,造成了體內脈像混亂的錯覺,否則,這一關就過不了了。

她必須得趕緊找個時間,把肚子裡的孩子'流’掉,否則,早晚她得死在這個謊言上。

夜天祺望著她離開的背影,心疼一閃而過。

''吩咐下去,好好伺候王妃,隻要她想要的,儘一切滿足她。''

''是。''

暖閣裡。

顧熙暖泡著花瓣浴。

秋兒嘮嘮叨叨的說了一大通。

''小姐,您知道嗎,王爺對您是真的好,您不在的這段時間,王爺派了好多人去找您,差點冇把自己急死。''

''您住的暖閣,王爺一天也來好幾趟呢,王爺還問了秋兒好多次,關於小姐小時候的趣事。''

''以前秋兒覺得澤王好,現在秋兒感覺,祺王比澤王更好,祺王就是外冷內熱,表麵看起來凶巴巴的,其實祺王的心可好了。''

''小姐,您有冇有在聽秋兒說話?''

顧熙暖猛然一驚,愕然回過神來。

''你說什麼?''

''小姐,您怎麼了,為什麼秋兒感覺您這次回來後心事重重,還悶悶不樂的,小姐,您是不是有什麼心事?''

''秋兒,你知道王爺一般都把最寶貴的東西放在哪兒嗎?''

''這個……秋兒也不大清楚,不過秋兒聽說,祺王府裡的貴重東西,不是在藏寶樓,就是在書房,或者王爺居住的寒水閣。小姐,您問這個做什麼?是不是看上王爺的什麼寶貝了?王爺現在那麼寵您,隻要您開口,指不定王爺就送給您了呢。''

顧熙暖黑白分明的眸子望著寒水閣的方向。

隻要她開口就會給嗎?

當初她在風湘拍賣行也跟夜天祺要過羊皮古卷,可是夜天祺一口就拒絕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