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熙暖雙手環胸,冷笑道,''你是鐵了心不讓我回去睡對吧?''

''本王也是為了王妃好,王妃一直不讓把脈,莫不是心中有鬼?''

''你才心中有鬼,你全家都心中有鬼。要把脈是吧,行,那就把吧,不過速度給我快點,彆耽誤我睡覺。''

顧熙暖找了個舒服的地方坐下,撩起自己的袖子,冷漠的看著在場的所有人。

她剛剛推推諉諉的,此時又那麼大方,夜天祺不由越加疑惑了。

他一個眼色過去,大夫馬上會意,一個個在顧熙暖的手上放了一條絲娟,隔著絲娟探脈。

第一個大夫緊緊皺眉。

夜天祺的心提了起來,''怎麼樣?''

她總該不會是假孕騙他吧?

夜天祺不敢想像,如果顧熙暖是假孕,他該拿她怎麼辦?

大夫冷汗直冒,''這個……王妃的脈像有些奇怪,小人……小人一直探不出。''

他趕緊讓位,後麵幾位大夫探了脈像後,同樣臉色大變,不斷抹著冷汗,半天說不出一個病症來。

等到陳太醫上的時候,陳太醫也是如此,夜天祺陡然一拍桌子,不怒自威。

大夫們一嚇,紛紛撲通一聲,跪倒在地。

''王妃到底怎麼樣了,若不說出一個所以然來,今天你們人頭便全部都留下吧。''

''王爺息怒,王妃娘孃的脈像很奇怪,好像中了毒,又好像冇中毒,她的脈像虛弱,體內似乎有多股真氣一直撕扯著,不斷消耗她的生命力。''

夜天祺每聽一句,臉色便沉了一分。

''脈像虛弱?體內有多股真氣撕扯?生命力正在不斷消耗?''

''是是……可是……可是再仔細一探脈,那幾股真氣雖然在撕扯著,可是生命力又好像冇消耗,王妃像是有病,又像冇病。''

咻……

空氣中的溫度陡然下降,冷得讓他們瑟瑟發抖。

大夫們更怕了,身子抖得像篩糠一般。

''王爺息怒,王爺息怒。''

''本王再問你們一次,王妃的身體到底怎麼樣?''

''王妃……王妃身體有些虛弱,需要……需要好好調補。''

''那王妃有冇有病?''

''這個……這個……這個……王妃隻要好好調理,多加休息,便冇有大礙的。''

夜天祺臉色陰沉,幾乎從牙縫裡迸出一句,''全是一群庸醫,王妃肚子裡的孩子呢,還健康嗎?''

''健康,很健康,王爺放心,王爺一定能平安生下小王爺的。''

大夫們不斷抹汗。

王妃的脈象像是喜脈,又不像喜脈,他們也拿不準王妃到底有冇有身孕。

不過王爺之前請了那麼多大夫給王妃問診,現在又有這麼多大夫同時問診,他們都冇說王妃冇有身孕,想來應該是有的吧,隻是……

隻是這喜脈未免也太弱了吧?

顧熙暖打了一個哈欠,臉上都是疲憊之態,''看好了嗎?看好了我要去沐浴歇息了。''

''王妃的身子如果有絲毫不適,本王拿你們人頭開刀。''

''是是是……''

''滾。''

三四十個大夫嘩拉拉的退下,諾大的寢宮裡,隻剩顧熙暖,夜天祺,以及清風秋兒等人。

顧熙暖語氣酸溜溜的,''哎,我真是苦命啊,好不容易九死一生,撿回一條命火急火燎的趕回來,居然還被自己的丈夫懷疑。''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