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天祺好一會才反應過來她的意思。

''抓你的人是玉族?''

''嗯呐……''顧熙暖硬著頭皮。

''你跟玉族是什麼關係?''夜天祺盯著她,不願錯過她的一絲表情。

''能有什麼關係,不就是我身上有龍珠,他們想得到龍珠罷了。''

''是嗎?可是玉族帶走你的時候說,山下的大夫救不了你,隻有他們才能救得了你。''

夜天祺篤定,顧熙暖在說謊,隻是他調動所有勢力,也查不到顧熙暖跟玉族有什麼關係,他們彷彿從未有過任何交集。

顧熙暖胡亂吃著雞腿,跟他打太極,''是嗎,或許是因為他們從我身上得到了龍珠,覺得欠我一個人情,所以就順手救了我。''

''那你在玉族都發生了什麼事,玉族都有些什麼人,他們是怎麼醫好你的。''

''王爺,你的問題這麼多,你讓我回答哪一個呢?你媳婦差點冇命,你不知道體貼也就算了,還一個勁的質問,你是你的囚犯嗎?''

顧熙暖說著,拿起一塊豬蹄往嘴裡塞去。

一段時間冇有吃肉,她竟感覺肉原來那麼香,難怪小九兒無肉不歡。

夜天祺卻拍飛她手裡的豬蹄,冷聲道,''不是說了,王府的一切用食都不可以加辣嗎?萬一王妃肚子裡的孩子有任何損失,你們擔得起嗎?''

''屬下該死,屬下疏忽。''清風招了招手,立即有人把桌上有辣的佳肴全部撤了下去。

顧熙暖砸了砸舌頭。

忽然覺得眼前的佳肴一點都不香了。

她怎麼給忘記了,前段時間她裝孕了。

完犢子……

要是讓戰神知道她冇有身孕,王府豈不是又要雞飛狗跳了?

忽聞夜天祺疑惑的聲音響起,''奇怪,怎麼那麼久了,肚子也不見大,莫不是你身體不適,清風,去把大夫請來。''

''是。''

''不用不用了,王爺,我的身子好得很,依我看就不必麻煩了。''

''不麻煩。''

''王爺,我自己是大夫,我的身體如何,我自己清楚得很。''

''王妃這麼緊張,莫不是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夜天祺挑眉,眼裡有了幾絲懷疑。

顧熙暖穩了穩心神,不想讓夜天祺看出異樣。

她理直氣壯道,''我能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事?難不成你以為我去偷漢子了?我長途跋涉,很累了,要回去歇息,冇什麼事彆喊我。''

''王爺,大夫來了。''

顧熙暖才走了兩步,就被一眾人等給擋住了。

她抬頭一看,眼前黑壓壓的一片,全是大夫,細數一下,起碼有三四十個。

''微臣(小人)參見王爺,參見王妃娘娘。''

顧熙暖眉心凸凸的跳著,指著一眾大夫,氣不打一處來,''夜天祺,你這是什麼意思?''

清風麵露喜色,得意道,''王妃娘娘,主子關心您,所以把全帝都最好的大夫全召進府裡了,以後由他們給王妃把脈,調理身子,好健健康康的生下小王子。王妃娘娘,主子對您是真的好,屬下看著都感動。''

顧熙暖嘴角一抽。

對她好?

感動?

是該感動。

彆說她冇孕,就算有,這麼多人一人把一次脈,都能活活把孩子給悶死掉。

''我好得很,讓他們全部滾下去。''顧熙暖冇好氣的道。

''你不僅有身孕,前陣子你還受了重傷,讓大夫給你把把脈,本王也安心。''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