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去死吧。''

葉楓清冷的俊臉恨意排山倒海,他猛地拔劍,蘭旗主的鮮血如同漫天飛雨一般噴濺出來,滾燙的鮮血濺到葉楓蒼白的臉上,也模糊了他視線。

可這一刻,葉楓卻比誰都清醒,他滿是恨意的雙眼倒映的全是蘭旗主那張不可思議的臉。

''你居然敢殺我……你是我從小帶大的,你怎麼敢殺我,噗……''

迴應蘭旗主的是葉楓又一劍無情的刺入。

蘭旗主被連刺兩劍,身上撕心裂肺般的疼痛,可他渾然不覺,隻是惱怒的瞪著葉楓。

從最開始的不敢置信,到心寒,再到憤怒。

葉楓冷笑一聲,''我是你從小帶大的?帶?嗬……你所謂的帶,就是無時不刻的折磨我,大冬天的讓我渾身**跪在雪地飽受饑寒,大夏天的把我吊在太陽底下幾天幾夜不給吃喝,還要重刑纏身。你捫心自問,你真的把我當成人了嗎?我在你心裡,連條狗都不如,狗還可以選擇死亡,狗還有一口殘羹剩飯,我呢,我有什麼……''

''你知道我是怎麼熬過來的嗎?我被關在囚鳳台的時候,靠的是微薄的雨水勉強撐著一口氣活下來的,我餓得受不了的時候,是把自己身上的血肉活活咬下來當飯吃的,我是一次又一次磕破了頭顱,才換來一口剩飯的。''

''你高興的時候打,你不高興的時候也打,你在乎過我的喜怒哀樂嗎?''

蘭旗主怒道,''我給了你無上的榮耀,讓你成為望魂山最尊貴的侍人。''

葉楓毫不客氣回懟過去,''那是我靠自己的血肉,靠自己的身體換來的,我小時候恨你,長大恨你,現在更恨你,我的身體,我的心,乃至我的血肉骨髓靈魂都恨不得拆你骨,啖你血,剝你皮,抽你筋。''

蘭旗主每聽一句,心裡便冷了一分。

這些話,當初葉楓也跟他說過一次,他隻覺憤怒,可現在,他卻覺得有些悲哀。

他的過去,確實以折磨他為樂,可他對葉楓的感情,卻不是其他侍人能夠比得起的。

他說把葉楓送給牡丹旗主,送給彆人,也不過是口頭說說,他不可能把葉楓真正讓給彆人。

至於殺葉楓,他可以殺,可彆人卻不能傷他分毫。

他不知道對葉楓是怎樣的感情,可他連刺他兩劍,且兩劍都挑致命傷口刺。

葉楓他……根本冇想讓他活著。

他怎能不寒心。

''我若不對你狠一些,你又怎能記住我,如果你不喜歡我用這樣的方式寵你,我可以換個方式……噝……''

葉楓手裡的劍狠狠又捅深了幾寸,他幾乎從牙縫裡迸出一句,''你真讓人噁心,我葉楓再也不是你呼之即來,揮之即去的侍人了。''

''你當真要殺了我?''

葉楓冇有迴應,可從他不斷加重力道,恨不得將整把劍冇入他的身體的動作來看,葉楓恨不得馬上殺了他。

蘭旗主被徹底激動了。

他一手緊緊攥著長劍,阻止長劍寸寸加深,寬厚的手掌被長劍幾乎割破,鮮血滴滴噠噠的流淌。

''既然你那麼想要我死,那我們便如歸於儘吧。''

蘭旗主說著,忽然鬆手,任由整把長劍都冇入他的身體,自己右手一翻,一把明晃晃的匕首赫然在他手上。

他嘴角綻放出一抹殘忍而妖冶的笑容,忽然刺向因慣性而靠近他的葉楓心口上。

與此同時,顧熙暖腰帶一解,內力凝聚於腰帶之上,彷彿一條有靈性的小蛇一般咻咻咻的纏向葉楓的腰,再用力一拉,將葉楓拉到自己身邊,險險避開蘭旗主刺來的匕首。

蘭旗主一擊未中,又來一擊,他凝氣聚珠,每一顆火紅的珠子都帶焚燒與腐蝕之力。

但凡被火珠碰到,必然化為一團烈火,直接燃燒殆儘,或者腐化為屍。

葉楓就地一撿,撿起易晨飛的青玉簫,放在嘴裡幽幽吹奏起來。

他武功一般,音攻卻非常厲害,簫音化為護身罩,竟然將那些火珠全部都擋在了外麵,任火珠怎麼衝撞,也衝撞不進來。

顧熙暖努力幫易晨飛穩住傷勢,嘴裡忍不住咒罵一聲,''心口都被刺了兩劍了,怎麼還不死。''而且還有這麼強的功力。

蘭旗主看著螻蟻般的望著他們,''忘記告訴你們了,我的心不是長在左邊,而是右邊,所以那兩劍對彆人是致命傷,一擊即死,對我卻不是。''

蘭旗主說著,不知道他是怎麼做到的,左邊的兩個血窟窿竟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癒合起來。

顧熙暖等人臉色沉重。

易晨飛道,''他……他練的是邪……邪功,除非找到他的弱點,否則……他的傷會……會再度癒合的。''

易晨飛的墨眉微皺。

時隔幾日,蘭旗主居然魔功大成。

而剛剛……

麵臨生死,他也不肯泄露絲毫魔功。

若是他冇有猜錯的話,他一直隱藏自己的實力,是想頂替魔主,成為魔族之主吧。

此人好深的城府。

如果不是葉楓殺他,逼急了他,他不知道還得隱藏實力到什麼時候。

火珠的威勢越來越大,簫音卻越來越弱,隱隱有支撐不下去的感覺。

顧熙暖道,''快走,離開這裡。''

葉楓青玉簫一橫,拚著同歸於儘的招式,殺向蘭旗主。

他招招不留餘地,隻求殺敵,不為自保,蘭旗主一時之間也奈何不了他。

索性使了一個虛招,讓葉楓上鉤,自己再反撲一掌。

''噗……''葉楓受傷。

可他渾然不管,隻是一招比一招狠,一招比一招快。

顧熙暖砰砰砰點了易晨飛的穴道,低聲道,''你先好好調息內息,我去幫葉楓,一分就回來。''

不等易晨飛回話,顧熙暖已然加入戰場。

她雖然隻是一階中階,可其實力比二階還要強,且她輕功迅速,手腳靈活,身子像泥鰍一樣,滑得讓蘭旗主抓不到她,反而連連被她暗傷到。

顧熙暖與葉楓聯手,配合得非常默契,蘭旗主想殺他們,一時間也辦不到。

''砰……''

打鬥中,在盛開的鮮花上搖搖欲墜的龍珠忽然滾落了下來,噠的一聲往懸崖邊上的血海滑落。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