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滿頭青絲成白雪?

他才幾歲,怎麼會這樣?

易晨飛望著她黑白分明的眸子裡倒映著他滿頭的白髮。

莫名的,易晨飛全身的血液開始凝固起來。

他顫抖的低頭,果然……垂在胸前的墨發變成了雪白色。

雪白色的頭髮……

證明血咒已經徹底暴發……

他……最多隻有半年的生命可以存活……

半年後,他整個身子會全部腐爛發臭而亡。

易晨飛捂住自己的嘴,劇烈咳嗽起來。

七顆龍珠……

還有三顆冇有找到。

他們全族傾儘了一切,花費了多少時間精力,花費了多少代人,才找到四顆。

還有三顆……

半年內怎麼可能找得到……

找不到七顆龍珠,他們全族人的血咒都無法解開。

解不開,隻有一條路可走,等死。

顧熙暖伴裝風輕雲淡的笑道,''其實白髮挺好看的,以前我也想染白髮來著,隻是一直冇那個勇氣,晨飛大哥白髮蒼蒼的模樣,又多添了幾分男人的魅力哦。''

易晨飛扯出一抹勉強的笑容,''是不是嚇到你了?''

''怎麼會,不管你的頭髮是黑是白,你都是我哥哥,最親的哥哥。''

顧熙暖依偎在他懷裡,心裡不知為何莫名的抽疼,甚至鼻子酸溜溜的,眼淚情不自禁的流下來。

''你若不喜歡白髮,給我一些時間,我一定能讓你恢複的。''

''不必了,白髮……也挺好的。''

隻要她安好,隻要她身上的血咒能夠解掉,一切都值得。

''答應我,彆去救他好不好。''

顧熙暖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易晨飛說的他,指的是溫少宜。

她嘴角動了動,還未開口的時候,易晨飛一咳,咳出了一灘血。

顧熙暖扶起重傷的易晨飛,急喊道,''小九兒,快,帶我們去西邊山坳。''

''噝噝……''

小九兒身子淩空騰起,馱著他們往山坳奔去。

這裡離七階魔龍的地盤太近,萬一被魔龍發現,必死無疑,在這裡治傷,根本不是明智之舉,顧熙暖隻能先帶他離開。

坐在蛇身上,顧熙暖俯視整片葫蘆血山。

在他們掉崖的時候,葫蘆血山也不知死了多少人,到處充斥著血腥的味道,葫蘆血山上隨處可見一個又一個巨大的深坑,也不知他們的戰鬥,究竟有多激烈。

眼看一隊天焚族的長老負著重傷在山坳裡焦急的尋找什麼人,顧熙暖心裡多少有些不忍,她猶豫了一下,將一顆鈕釦丟了下去,指引天焚族的長老。

這顆鈕釦是她無意間從溫少宜的身上摳來的,她也不知道天焚族的長老們能不能找到這顆鈕釦,順著這顆鈕釦找到崖下的溫少宜。

可她的內心告訴她,她必須治好易晨飛的病,否則她會痛苦自責一生。

九頭巨龍馱著顧熙暖與易晨飛翱翔在天際,以迅雷之勢不斷攀岩岩石,咻咻咻的飛行著,速度既快又狠。

小九兒的體型太大了,能進來葫蘆血山的全是高手,很多人都看到了他們。

包括夜天祺。

夜天祺長長鬆了一口濁氣。

這個女人,害得他一陣擔心。

為了她,他連毒都不想解了,雙腿也不想恢複了,隻差最後一點,便可以掙脫束縛,去尋找她了。

''主子,王妃娘娘已找到,在西邊山坳,王妃受了一些傷,不過冇有大礙,暗衛們正在去西邊山坳接王妃回來。''

''另外,跟王妃在一起的,還有修羅門的青宗主,不過青宗主受了重傷,奄奄一息,王妃正在全力救治,青宗主的滿頭墨發,不知為何,一夜間全白了。''

離洛不敢說,王妃跟青宗主關係不一般,隻能把王妃的下落一一稟告。

夜天祺低沉的眸子有些深邃,有些恍惚。

滿頭青絲,一夜之間成白雪?

他是經曆了什麼嗎?

又或者他跟他母妃是同一個玉族的?

世上隻有中了血咒,血咒之毒徹底暴發的人,滿頭墨發纔會一夜之間變成雪白。

如果他的墨發是因為中了血咒才白的話,豈非說明,他的大限將至了?

修羅門跟玉族又是什麼關係?

離洛試探性的說道,''主子,可要屬下去查修羅門跟玉族的關係?''

''不必了。不管修羅門真是玉族掩藏身份的一個據點,無論你怎麼查,都查不出來的。''

''是……''

離洛站在一邊,不敢吭聲,默默同情青宗主。

以前主子的母妃活活慘死的畫麵,猶在眼前。

那實在太殘忍了,希望青宗主得的不是血咒纔好。

''顧熙暖呢,她怎麼不過來?''

這個女人,把他的毒解到一半就撂挑子?哪有這樣行醫的?

''這個……王妃許是怕來了這裡,會把仇人都招來,所以才改道去了西邊山坳的吧。''

該死的,想要恢複雙腿,他還得繼續泡好幾天,武功也無法恢複。

''多加派一些人手保護她,這個女人可一點也不讓人省心。''

''是。''

''外麵的戰況怎麼樣?''

''回主子的話,天焚族與魔族與不少六階魔獸對上,損失慘重。天焚族折損了好幾個長老,魔族兩位旗主也受了重傷,底下四大金剛慘死了幾個。''

''他們後來團結一致,與六階魔獸拚死搏殺後,終於闖入了葫蘆口的第一道關卡。不過第二道關卡裡,他們全部被重傷了,屍體一具一具的拋出來,屬下怕他們發現,不敢離得太近,故而不知道裡麵發生了什麼。''

夜天祺問道,''丹回穀的人呢?''

他可不相信,丹回穀的人千裡迢迢跑到葫蘆血山之上,就是為了采一些藥。

這裡溫度太高,除非被結界籠罩著的地方,否則寸草未生,能采什麼藥?

''繼續盯緊他們。''

''是。''

忽然間,葫蘆血山的瓶頸口處,又傳來了巨大的轟隆聲,伴隨著響徹天跡的龍吟聲。

夜天祺驀然抬頭。

隻見天空風雲變色,烏雲滾滾形成一個又一個巨大的漩渦,滾滾纏繞,隨時可能轟塌下來。

好強的武功。

是天焚族四大太上長老合力佈下的巨網。

看來龍珠果然在這裡。

所以纔會吸引來了那麼多蓋世強者。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