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宗主重傷。

她也重傷。

藤繩又岌岌可危,所處的地方連站的地方也冇有。

顧熙暖等人處於極度下風。

''我身上還有暗器,一條毛毛蟲,我還能對付。''

顧熙暖穩了穩心神,從空間戒指裡取出暗器。

卻聽青宗主聲音有些發顫,沉聲道,''不是一條,而是很多條。''

''很多條?''

顧熙暖定晴一看,全身忍不住頭皮發麻。

那岩石上密密麻麻都是黑白交間的大蟒蛇,隻是他們的顏色跟岩石極為接近,加上一條條的蜷縮而眠,如果不認真看,根本看不到。

這麼多蛇。

她怎麼殺?

彆說她現在負傷,就算巔峰時,也殺不了這麼多蛇呀。

''是二階火蛇,喜歡在溫熱的地方冬眠,雖然隻是二階,殺傷力並不是太強,可它們都是群居群攻動物,非常團結,一旦有一條受傷,或者有一條發起攻擊,所有的群蛇都會一擁而來的。''青宗主解釋道。

顧熙暖頭皮發麻。

''那現在怎麼辦?''

''你抓緊我,我速度快些,努力往上再爬了兩米,往上兩米的地方有一個凸起的石壁,石壁上冇蛇,你先過去避避風頭。''

''我想不用了,它們已經發現我們了,而且我覺得它們應該餓了很久,忍不住想捕食我們了。''

話才落,隻聽噝噝噝聲響起,一條火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迅速撲來。

火蛇帶毒。

就算他們不畏毒,被咬上,身上也會全麻,再也無力藉著藤曼往上爬的。

顧熙暖條件性的射出一把毒針。

火蛇換了一個方向,繼續撲咬而來。

顧熙暖的毒針如同暴雨梨花,漫天飛灑,針針快準狠。

火蛇被射中,跌下血海之中,瞬間被血海吞噬。

其他的火蛇見狀,全部撲咬而來。

顧熙暖臉色一變,取出一把又一把毒針射向它們。

易晨飛也抽出一掌,用自己的內力震掉那些火蛇。

''砰砰砰……''

有十數條火蛇被他們打中,紛紛掉下血海。

還有不少火蛇群擁而來,撲咬他們。

易晨飛與顧熙暖不得不與它們撕戰在一起。

也不知那些火蛇是不是開了智商,見他們難纏,竟然咬碎他們的藤曼。

''哢嚓……''

最後一根藤曼也斷了。

千鈞一髮之際,易晨飛用僅存的內力,將顧熙暖用力往凸起的岩石一拋。

顧熙暖察覺出他的想法,在易晨飛動手之下,反手將他甩上石壁。

易晨飛落在岩壁之前,顧熙暖的身子卻再也支撐不住,直直墜下血海。

''阿暖……''

易晨飛瞳孔一縮,想也不想,直接跳了下去。

下墜的顧熙暖忍不住爆了粗口,''你大爺的,我千辛萬苦把你甩上石壁,你還跟著往下跳做什麼,趕著投胎嗎?''

易晨飛淒涼一笑。

用嘴型說了一句,''對不起。''

兩人心裡都涼涼了,以為必死無疑。

耳邊,又傳來噝噝噝聲。

下墜的身子猛然被接住,顧熙暖與易晨飛張開眼睛,卻見自己坐在蛇身上。

那巨大的蛇身,不是黑白相間的二階蟒蛇。

而是身長百米的九頭大蟒蛇。

''小九兒……''

顧熙暖一喜,望著小九兒九個碩大的腦袋朝著那些二階火蛇噝噝噝的吐著凶猛的舌信子。

所有的二階火蛇彷彿看到蓋世魔頭一般,一條條的匍匐下去,連頭都不敢抬一下。

小九兒方向一轉,淩空而起,竟然馱著他們飛上了崖頂。

顧熙暖拍了拍易晨飛,''我們上來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