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少宜沉默,那雙深沉的眼始終注視著顧熙暖,似要把她全部看透。

顧熙暖任由他看著,她表麵風輕雲淡,心裡卻有些發毛。

從始至終,溫少宜都冇對她做出什麼過份的事,但不知為何,接觸到他那雙眼,她感覺自己無所遁逃,什麼都瞞不過她。

那雙眼,太犀利了。

''那你現在帶我去葫蘆口吧。''溫少宜終於開口。

顧熙暖試探性的道,''就你一個人?你不多喊幾個?''

她記得,破魂鈴上的地圖,標註了很多紅色箭頭,那些紅色箭頭,不知道代表著什麼,可她隱隱感覺,那些紅色的箭頭,應該是極為危險的地方。

如果能夠把魔族,天焚族,甚至丹回穀的人都引過去,或許可以一鍋端。

''就我一個。''

''少族主,不是我說,這葫蘆血山危險重重,即便你武功高強,可難保這裡不會有絕世法陣,或者上古凶獸,甚至機關暗器等等,你多帶幾個人,有危險也有人幫你分擔分擔對不對?至不濟,還可以幫你探探路,出於安全考慮,我建議你多帶幾個人,當然,我也不怕你笑話,我貪生怕死,你多帶些人,我保住小命的機會也就大一些。''

''你說這麼多,難不成,你心裡在打什麼主意?''

''怎麼可能,我不過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罷了,能打什麼主意,我要是有主意,還能落在你的手裡?''

''是嗎?短短幾天,不僅打開了武脈,還進階到了武脈四層,這可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說天才也不為過。''

''……''

她進階到四階容易嗎?

她服了多少丹藥跟雪晶核,差點把自己的一條小命也給填進去了好不好?

天焚族的人是帶著百度穿越的嗎?

怎麼什麼都知道?

''那萬一在裡麵遇到危險怎麼辦?你確定不再找幾個幫手?''

''血海寂寞得很,你再說一句廢話,我不介意讓你永遠陪伴它。''

這男人。

油鹽不儘,一點也不可鹽可甜。

''行吧,既然你都不怕,你還有什麼可操心的,往這裡走。''

顧熙暖當先帶路。

她與溫少宜一前一後,幾乎隻差幾步,淡淡的蓮花香撲鼻而來,聞得讓人心情舒暢,他吸了吸鼻子,湊近溫少宜,''好香。''

溫少宜往後退了幾步,與她保持一定距離。

偏偏顧熙暖又上前了幾步,''一個大男人身上怎麼這麼香,你抹了什麼香水嗎?唷,你不會臉紅了吧,帥哥,你身材可真夠辣的,不知道是不是處。''

溫少宜微微蹙眉。

顧熙暖說的話越來越露骨,這哪是一個正經女子會說出來的話。

淡淡的女子香味繚繞在他鼻尖,抬頭再看,卻見顧熙暖對他眨著媚眼,笑得嫵媚,他有一陣恍惚,心神晃盪了幾下。

很快,他清醒了過來,衣袖一揮,香味散去,他冷聲道,''祺王妃,你知道通常自做聰明的人下場是什麼嗎?''

顧熙暖收起媚眼。

這個男人,定力比她想像還要強上許多。

她特製的惑心藥都冇用。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