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楓意識迷濛。

可顧熙暖的聲音,他多多少少記得住。

那句,若是你敢死,上窮碧落下黃泉,我都不會放過你的,讓他身子微微一顫,人也多了幾分精神。

他努力掙開眼睛,卻見顧熙暖往他身上塞了一個雪晶核,又喂他吃了三顆藥。

有雪晶核跟三顆藥,他身子好了許多,可失血過多,傷痕累累,還是讓他頭暈眼花。

''卡得太緊了,我隻能強行拉你出來,你且忍忍。''

不等葉楓說話,顧熙暖已經強行將他拉了起來。

葉楓的身子離開卡刺,鮮血如同決堤的河水一般傾泄下來,看起來極為駭人。

顧熙暖憤怒一重接著一重。

魔族這些噁心的人,早晚有一天,她定要親手宰了他們。

葉楓的傷實在太重,顧熙暖索性揹著他離開。

她身材纖弱,可背起葉楓卻是飛一般的離開。

天焚族的人先是震驚於魔族的人,竟然用如此殘忍的手段,把一個活人生生折磨成一個死人。

而後則是震驚於天焚族裡,什麼時候有這麼矮小纖弱的族門弟子跟過來了?

看那輕鬆,絕不是一般弟子能夠做得到的。

蘭旗主與牡丹旗主眼見自己的私有物被搶走,攻勢一招比一招猛,一招比一招快,打得天焚族隱隱呈現敗像。

這裡大戰還在持續。

另一邊,顧熙暖揹著葉楓跑了一大段的路才停了下來。

''不行,你身上流了太多血,再不止血,你會鮮血流儘而亡的。''

顧熙暖將他放了下來,一邊幫他止血,一邊說道。

她空間放了不少止血藥材,也放了不少紗布,可是短時間想把他的傷口全部包紮好,根本不大可能。

''靠……居然還有小倒刺,全紮進你身體裡了,隻能用磁石吸出來。''

這破地方,上哪兒去找磁石?

顧熙暖忍著心疼,將他的傷口一一包紮起來。

浮光放緩了腳步,在不遠處等著他們。

他蹙眉。

葉楓的血流太多了,一路所過,都是他的鮮血,魔族跟天焚族的人都可以順著鮮血找到。

若不把血清掉,他們誰都離不開這裡。

浮光去處理血跡了。

虛弱的楚後踉踉蹌蹌的跑過來。

她不敢去碰葉楓,就怕碰了後,他就像瓷器一樣,直接碎了。

望著他似曾相識的慘白小臉,楚後顫抖的伸手,想將他背後的衣裳拉了下來。

葉楓不知為何,猛然坐起,避開楚後的手,身子不斷顫抖著,眼睛也慌了起來。

顧熙暖以為是她動手太重了,忍不住安慰道,''我已經很輕了,你再忍一忍。''

''我……冇……冇事了。''

葉楓拉了拉衣服,不願意讓顧熙暖再處理傷口了。

他衣裳破裂得很嚴重,葉楓隻能靠著大樹,儘可能的擋住背後的胎記。

他動作小心翼翼,身子止不住一直顫抖著。

顧熙暖擰眉。

難不成是因為他曾經是侍人,不喜歡彆人脫他的衣服上藥?

楚後心裡著急,想看看他的後背有冇有胎記。

可葉楓那害怕的眼神,讓她不忍心再看了。

蘭旗主的話句句繚繞在耳邊,她可冇忘記,葉楓過去隻是一個侍人。

侍人最怕的是,便是彆人解了他的衣服吧。

''主子,天焚族的人追來了。''

''你帶他們走,我去引開他們。''

''來人不是天焚族的長老,而是天焚族少族主溫少宜。''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