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君長老見此,手上一揮,直接下令,''把鐵桶裡的人救出來,帶走。''

''是。''

天焚族的人一擁而入。

牡丹旗主冷笑。

當他是死的嗎?

葉楓已經是他的人了,誰敢跟他搶?

''上。''

牡丹旗主同樣招手,自己腳步一橫,一個旋風腿橫掃過去。

混戰開始。

顧熙暖也加入了戰場,不過她隻是守護在鐵桶邊,大聲嚷嚷著,''保護鐵桶裡的人,保護鐵桶裡的人,絕不能讓他被天焚族的人搶了。''

原先還有些懷疑的天焚族眾人,在聽到顧熙暖那句話,直接堅定了心中的想法。

鐵桶裡的侍人,就是因為知道破魂鈴在哪,也知道葫蘆口怎麼進,所以才慘遭酷刑的。

瞧著地上流著的刺目鮮血,他們生怕鐵桶裡的人承受不住折磨,當場掛掉,手上的動作不由又重了許多,純粹是拚命的打法。

蘭旗主等人武功高,天焚族的長老武功亦不低,一時間成了拉鋸戰。

顧熙暖找了好一會,也冇能找到從哪兒打開鐵桶,這個鐵桶天衣無縫,彷彿無懈可擊。

她隻能再一次拿出一顆雪晶核,先放到奄奄一息的楚後身上。

雪晶核在手,楚後身上的熱氣消失了許多,一陣陣清涼湧入身上。

她抬眸,疑惑的看著來人。

''夫人,是我,這裡危險,你先跟浮光離開,放心,我會把葉楓救出來的。''

''顧……顧姑……''

''噓,快走。''

顧熙暖扶起楚後,往鐵桶邊上跑去,嘴裡卻大聲嚷嚷,''旗主說過,要讓這個女人死無全屍,我這就砍了她的雙手雙腳,再把她推入血海之中。''

說歸說,顧熙暖將她推給浮光。

浮光會意,趁著眾人不注意的時候,帶著楚後溜之大吉。

顧熙暖在鐵桶上又找了許久,終於,她摸到了一個凸起的地方,往下一按,鐵桶大門應聲而開。

''嗯……''

大門打開,卡在葉楓身上的刺也被抽了出去,鮮血如同河流一般滾滾而出,疼得葉楓差點昏死。

這裡的動靜驚動了正在大戰的眾人。

蘭旗主第一個反應過來,''你是誰?''

雲長老等人也愣了一下。

顧熙暖扶住站立不穩的葉楓,拔高聲音道,''少族主知道這裡發生的事,讓我易容成魔族旗手的模樣,把葉楓帶回去給他。''

''嗬……老不死的,你們果然是為了葉楓來的,膽敢搶葉楓,你們該死。''

蘭旗主發怒,雲長老不小心中了一掌,霎時間一口鮮血噴了出來,臉色也虛弱了幾分。

顧熙暖急道,''長老……是否要屬下去請少族主過來相助您。''

''不用,把葉楓帶走,務必親自送到少族主麵前。''

''是……''

顧熙暖說得一板一臉,眼神的焦急又配合得天衣無縫,天焚族的人一時不疑有它,個個傾儘全力攔住魔族的人,替顧熙暖爭取時間。

鐵刺卡得太深,顧熙暖試了幾次,都冇能拉出葉楓,反而弄他得他鮮血淋淋。

她咬了咬牙,低聲道,''你撐著,若是你敢死,上窮碧落下黃泉,我都不會放過你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