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楚後忽然暴吼,''五歲?他才五歲你就對他做那種事,你還是不是人?他隻是一個孩子啊。''

''嗬……怎麼,你想親眼看看?''

''啪……''

蘭旗主狠狠甩了葉楓一個耳刮子,力道之重,差點讓葉楓昏死過去。

''賤人,本座早就玩膩了,牡丹旗主,你不是一直都很想得到他嗎,今日本座便將他送給你了。''

牡丹旗主一喜,晃悠的道,''如此,便多謝蘭旗主了,你放心,我絕不會讓他孤單寂寞冷的,等我玩膩了,還有好幾個旗主呢,至不濟,我的一眾手下,對葉楓也是垂涎已久,哈哈。''

顧熙暖聽得咬牙切齒。

她武功低微,不是他們的對手,浮光又受了傷。

夜天祺內力全失,他的手下也不方便出麵,否則便會驚動天焚族,到時候連夜天祺都有危險。

她要怎麼救出葉楓呢?

低頭往下看,卻見半山下不僅有蘭旗主,牡丹旗主,還有蘭旗主的幾大金剛,以及一些她不認識的高手,可謂高手雲集。

浮光蹙眉,''主子,怎麼辦?''

依著葉楓的性子,如果他在這裡尊嚴儘失,隻怕他連活著的勇氣也都冇有了的。

''蘭旗主怎麼會突然來葫蘆血山?''

''這個……屬下不大清楚。''

顧熙暖摸了摸下巴,眸光儘頭是天焚族的一支小分隊。

那支小分隊並冇有溫少宜,隻有幾個長老與弟子。

她眼睛陡然一亮。

''我們對付不了魔族的人,有人卻對付得了。''

''主子是想讓戰神幫忙?有戰神出手,想必葉楓等人有希望可以救出來。''

夜天祺?

他自身都難保,找他做什麼。

顧熙暖附耳在浮光耳邊說了一番,嚇得浮光連連後退,不敢置信的看著顧熙暖。

''主子,這不大妥當吧。''

''有何不妥,按我說的做。''

''是……''

半山峰下。

牡丹旗主道,''今日我更想見見紅,蘭兄,不如咱們就一起欣賞欣賞我新研究出來的玩意兒吧。''

''那敢情好。這賤骨頭最近太賤了,也是該讓他吃吃苦頭了。''

''你們想乾什麼,葉楓隻是一個善良的孩子,你們不可以如此折磨他。''

楚後掙紮著爬起,又倒了下去。

葉楓死死咬著牙。

他們如何折磨他,他都不怕。

哪怕將他賞給牡丹旗主,他也認了。

他隻想讓楚後安全的離開這裡。

這種無力的感覺,什麼時候才能結束?

直至這一刻,他突然懷疑,懷疑自己的信仰是不是對的。

這個世界,不是他善良,他默默忍受,獨自舔拭傷口,就能解決的。

這個世界,更需要的是實力。

假如他有實力,也不至於如此被動。

從冇有一刻,他是那般的想要擁有實力。

不再為了少受一些折磨,而是為了能夠更好的保護親人,維護自己的尊嚴。

''砰……''

幾個旗手扛來一個鐵桶,鐵桶打開,裡麵密密麻麻都是鐵刺,每一根鐵刺足有數寸長。

牡丹旗主笑道,''放心,背後的鐵刺是最多的,它會固定住你,不會讓你在裡麵亂動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