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遠處,幫夜天祺鍼灸完的顧熙暖躲在遠處,將他們的對話一字不落的聽了進去。

丹回穀?

那又是什麼勢力?

專門煉製丹藥的世族?

他們又是怎麼知道龍珠在這裡的?

破魂鈴一直在她身上,應該無人知曉龍珠在這裡的。

若是知道,他們早就來奪了,又何須等到現在。

天焚族的人繼續往前走,離洛不知何時出現在她身邊,問道,''王妃娘娘,已經按照您的吩咐給主子定時更換藥浴之水,不知道屬下等還要做些什麼。''

''什麼都不需要要做,兩個時辰幫他換一次藥即可。''

''那王妃不守著主子嗎?''

''你們好好守著夜天祺,我還有些事情要處理,不必跟著我了,如果夜天祺身體有什麼不適,把這個餵給他喝。''顧熙暖給了他一瓶丹藥。

''王妃……''

離洛驚了。

他們怎麼可能不管王妃,這裡不僅地勢凶險,而且還有魔族,天焚族,以及丹回族的人,萬一王妃出了什麼事,他們就算有一百顆腦袋也不夠砍的。

''放心,我不會走太遠的,隻在附近找找藥材。''

離洛投以一個懷疑的眼神。

王妃翻臉比翻書還快也就算了,可怕的是,她還經常翻來翻去,誰知道這一次她又要翻成什麼樣。

顧熙暖連哄帶騙,終於將離洛哄了回去,自己秀眉微擰,憑著對破魂鈴上的記憶一步步踏上葫蘆口上。

她有地圖,所以走起路來比常人順利了許多,起碼不用經過層層機關陷阱,也不用走太多彎路。

隻是越往葫蘆口上,血海的溫度便越高,她嚴重懷疑,葫蘆口上就是一個巨大的血海之地,葫蘆山兩邊懸崖邊上的血海,都是由葫蘆山頂上的血海傾瀉下來的。

她有雪晶核尚且如此吃力,顧熙暖實在不知道,那些人要如何上到葫蘆山頂。

前方儘頭是一片滾滾血海,離得遠離,便有血海浪沙襲席而來,顧熙暖退後幾步,手裡緊緊握著破魂鈴,一雙眼陰沉到了極點。

冇路了?

葫蘆口被血海給切斷了,根本上不了葫蘆頂,想攀上頂端,隻能遊過血海,這……

血海溫度上千,誰有辦法遊過去?

開什麼玩笑呢。

顧熙暖繞著葫蘆口仔細探查一番,還是冇能找到任何線索。

因為她站得高,顧熙暖意外發現,蘭旗主不僅來了,還挾持了楚國皇後,並且……連葉楓也被抓了。

顧熙暖腦子嗡的一聲,差點栽倒。

楚皇後跟葉楓被抓了?

楚後也就算了,怎麼葉楓會出現在這裡?

他不是去修羅門了嗎?

葉楓在這裡,那浮光呢,浮光是不是也在這裡?

山腳下。

楚後因為冇有武功,陡然來到熾熱地帶,身體虛弱得連呼吸都困難。

她唇角慘白,臉色紅得可怕,全身滾燙滾燙的,連意識也有些迷糊。

葉楓在她身邊照顧著,不由幫她擦拭臉上的汗水,清冷的眼裡儘是焦急。

''咳咳……''

楚後咳出一攤血,氣息又弱了幾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