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再看它的腦袋,一生三,三生五,五生七,七生九……

居然……居然有九個碩大的腦袋。

離洛旁邊的暗衛長青嚇得雙腿發軟,身子止不住瑟瑟發抖。

離洛也好不到哪兒去。

會變身的九頭巨蟒?

這是什麼蛇?

再看它蛇尾一擺,巨石砰砰砰的掉入血海岩漿之中,濺起滾滾岩漿。

岩漿好巧不巧的全落在木桶裡。

離洛等人看得心驚膽戰,萬一血海濺到主子身上,把主子活活燙死可如何是好?

砰砰砰……

小九兒甩起巨石,甩得不亦樂乎的。

顧熙暖直傻眼。

這貨,是甩巨石甩上癮了嗎?

隨著岩漿不斷湧入木桶裡,桶裡的溫度驟然升高,即便他的寒氣化去了岩漿之熱,可源源不斷的岩漿,還是讓他難以吃消。

熱。

太熱了。

也不知道顧熙暖在桶裡放了些什麼藥材,他身上的寒氣逐漸消散,已無力再融化桶裡的岩漿之溫了。

汗,淋漓而下。

這是他出生以來,第一次流了汗。

身上寒暑交替,似要將他撕成兩段。

夜天祺表情痛苦,似在壓仰著什麼。

離洛急道,''王妃娘娘,主子很痛苦,木桶裡引來了那麼多岩漿,應該足夠了吧,是否讓……讓那條九頭條停下來?''

''不夠,還冇到極限。''

顧熙暖本想讓小九兒放緩動作的,可無論早晚,該承受的還是得承受,還不如快刀斬亂麻,一次到位,省得白白忍受那麼多痛苦。

木桶冇破,可裡麵的水不斷沸騰著,甚至呈現了金黃血紅色。

那哪裡是水,分明就是泡在岩漿裡。

離洛等人急得團團轉,恨不得替主子承受痛苦。

夜天祺死死咬住銀牙,愣是不讓自己發出一絲聲。

體內兩股極寒與極熱之氣不斷在撕扯著,簡直比五馬分屍還要痛苦千萬倍。

顧熙暖從藥箱裡不斷拿起藥材,放在桶裡幫他緩解痛苦,調理脾胃腎等。

''撐一撐,你的寒毒與血葉邪毒在你體內紮根太久,導致你體內循環不通暢,你的雙腿想站起來,必須促進你身體的血液循環。''

彷彿怕夜天祺聽不懂,顧熙暖又補充了一句,''你之前把毒都引到腿上,導致寒毒都集中在雙腿上,必須化去你雙腿的殘毒,促進全身血液循環。''

夜天祺點了點頭。

他聽得懂,不需再解釋一遍。

他也會咬牙忍下去的。

幾十年的苦,他都吃了,這一次,他也能撐過去。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夜天祺的臉色越來越痛苦,也越來越難看,隱隱還有低沉的呻吟聲溢位,看得出來,他已經忍到了極致。

岩漿溫度高,離洛等人縱然武功高強,長時間站在岩漿池邊,也有些吃不消。

他們身子搖搖欲墜,似也在拚命忍些什麼。

顧熙暖道,''你們在這裡站太久了,換班吧。''

顧熙暖猶豫了半晌,從懷裡取出兩顆萬年血晶核遞給他們兩人。

''先拿著吧,有雪晶核,可以暫時抵擋血海的溫度。''

夜天祺的手下一個個都忠心耿耿。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