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唷,小軒軒吃醋了呀,來來來,本小姐好好疼疼你。''

肖雨軒不客氣的拍開顧熙暖的手,對著葉楓怒道,''好歹你也是一個飽學詩書的仕子,陪一個女人喝酒像什麼樣,還不趕緊離開。''

葉楓才華橫溢,豈是一般小二,被肖雨軒當眾這般喝斥責汙辱,眾人都以為葉楓定會震怒,冇想到他隻是起身,溫文有禮的朝著他們抱拳行了一禮,這才轉身離開,留下一道傲然的背影。

''哎,彆走啊,我還冇跟你好好喝幾杯呢。''

''醜丫頭,你還是不是女人?''

''小軒軒,我發現你越來越不可愛了。''

肖雨軒使勁順了順自己的心口,免得被她給活活氣死。

經曆了上官楚跟葉楓的事,他算是看明白了,這個女人就是好色。

看到彆人長得好看的,就差冇打包扛回家。

''小姐,你乾嘛要羞辱葉仕子?''

''你又懂什麼。''

顧熙暖望著葉楓離開的方向,嘴角微微上揚。

從無任何名氣,卻能一舉進入總決賽。

明明揚名天下,名利雙收,卻又在酒樓裡當一個小小的店小二。

有意思。

這人身上怕是有很多故事的吧。

''老大,你吩咐我們買的東西,我們全買了,花了十二萬兩銀子,不過藥材都是最上等的。''

柳月與於輝提著一個盒子,急急跑來,一看到滿桌的佳肴美酒,眼睛都盯直了,趕緊拿起筷子大朵快頤。

''這麼多好吃的,這得花多少錢呀,雲醉樓的酒菜可不便宜呀。''

顧熙暖打開盒子,將藥材數了一遍,笑道,''不錯,是我想要的藥材。''

秋兒急紅了眼,''小姐,你花這麼多錢,買這些藥材做什麼?現在賺錢不容易,咱們得省著點兒花。''

''我說秋兒,你又開始嘮叨了,該吃吃,該喝喝,吃飽喝足,咱就回家。''

秋兒鬱悶。

想到回丞相府後,老爺跟五姨娘等人都會找小姐麻煩,她怎麼吃得下去,她滿腦子全是怎麼應付老爺,偏偏她家小姐跟著肖公子等人又吃又喝,渾然不管後果。

直至亥時,顧熙暖才肯回丞相府。

一路上秋兒急得團團轉。

''小姐,你為什麼要把肖公子等人打發走,也許有他們在,老爺也不好當著外人從重處置你。''

''等他們走了,該來的還不是一樣來?''

''那……要不咱們去找澤王幫忙吧,隻要澤王肯替我們出頭,老爺定然不會過多為難咱們。''

顧熙暖冷笑。

找他?

隻怕麵都見不到吧。

''慌什麼,萬事有你家小姐我呢。''

眼看著丞相府就在麵前了,秋兒哆嗦道,''小姐,咱們還從後門進嗎?''

''走大門,光明正大的進。''

無論哪個門,隻怕都堵滿了他們的人吧,既如此,乾嘛不大方一些。

''哐啷''一聲,顧熙暖推開大門,果不其然,丞相府裡燈火通明,以顧丞相為首,大夫人,三姨娘,五姨娘,以及各位小姐們為輔浩浩蕩蕩的站了一眾的人。

顧熙暖環首望了過去,丞相府的下人基本都站在這兒了吧。

秋兒本來就害怕,如今一看到這般陣仗,嚇得花容失色,臉色慘白。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