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爺,你是不是該放開我了。''

顧熙暖推了推,夜天祺的身子彷彿銅牆鐵臂般,根本推不開。

冷不防的,夜天祺霸道的攬著她,印上一吻。

顧熙暖一驚。

這個男人。

居然真敢對她做些什麼了。

顧熙暖奮力掙紮,可她越是掙紮,夜天祺越是霸道。

氣憤之下,顧熙暖一腳頂了上去,直接踹上他的命,根子。

''噝……''

夜天祺吃痛,倒抽一口涼氣,惱怒的瞪著她。

''你想讓我斷子絕孫嗎?''

''本小姐不喜歡被迫,更不喜歡在下,我喜歡在上。''

話落,顧熙暖雙手圈上他的脖子,反攻夜天祺。

夜天祺日了狗的心都有了。

誰來告訴他,他娶的是什麼媳婦?

為什麼他感覺他纔是那個小媳婦。

馬車旖旎。

駕車的老伯聽得麵紅耳赤。

就在他們想進行最後一步的時候,馬車砰的一聲,撞上石頭,差點側翻過去。

顧熙暖一個重力不穩,差點滾下馬車。

夜天祺臉色一沉,''再敢撞到石頭,小心本王削了你的皮。''

''是是是……''

夜天祺鬱悶。

顧熙暖也鬱悶。

馬上就到最後一步了,偏偏這麼一摔,把他們的神智也給摔了回來。

夜天祺躊躇著說些什麼,顧熙暖不要臉的話已經先說了出來,''要不然,我們繼續。''

''可以,不過這次得我在上。''

不能每次都他在下,他有一種被吃光抹淨的感覺。

''不行,你腿不行。''

''本王無論第幾條腿都好得很。''這個蠢女人,一而再,再而三的說他不行。

他到底哪兒不行了?

今天他非得好好證明給她看。

乾柴勾動烈火,馬車再一次旖旎起來。

正當他們再一次準備進行最後一步的時候,馬車忽然緊急刹車。

這一次若非夜天祺拉著,顧熙暖非得結結實實的從馬車的床榻上摔了下來。

顧熙暖暴怒,''你怎麼回事?非得跟我們做對嗎?''

''回……回夫人的話,前麵的路擋住了。''

夜天祺第一時間取了一件外披,披在顧熙暖的身上,遮住她外泄的身子。

前方傳來廝殺的聲音,夜天祺掀開車簾,卻見前麵一群黑衣殺手圍殺楚**士。

楚國士兵死傷慘重,一個個拚死保護一箇中年女子。

那些黑衣殺手,個個都是一階以上的高手。

其中還有三階高手,實力非常強悍。

中年女子雖然也有不少高手保護,但寡不敵眾。

兩人定睛一看,那箇中年女子不正是楚國皇後,葉楓的親生母親嗎?

顧熙暖的興致一下子消失了。

本來她對夜天祺隻有好感,並無男女之情,之所以發生關係,也不過是夜天祺長得好,身材又好,她突然來的興致罷了。

顧熙暖想也不想,右手一揚,一大撂的毒針,穿過馬車,穿過樹林,以風馳電掣般的速度射向黑衣人。

毒針快準狠,且是突然間出手的,黑衣人一時不防,等他們驚覺不妙的時候,再想閃避已然來不及了。

''砰砰砰……''

多個黑衣高手就這麼死在一個武脈四層的丫頭身上。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