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眼看顧熙暖要發怒,小九兒咻的一聲,已經然爬出窗外,哪還有蛇影。

這貨,爬的比飛的還快。

顧熙暖起身,重新搭上他的脈搏,又檢查了一翻他僵硬的大腿,難得正色道,''想治好你的雙腿嗎?''

''你有辦法?''夜天祺眼神一亮,呼吸也加重了些許。

''冇有把握,但是有一定機率,不過有風險。''

''什麼風險?''

''兩個選擇,你身上有兩種毒,它相互牽製,我可以解開你其中一種毒,另外一種還得再等等,但你的雙腿怕是很難起來了。還有一個選則是我可以讓你的雙腿站起來,你身上的兩種毒,我得再找機會解,看你要選擇哪一個,但不管選擇哪一個,都有可能失敗,失敗的後果,則是你很有可能會搭上性命。''

''那你之前幫我解的毒呢?''難道都是白解的嗎?

''之前幫你解的毒,是逐漸化去你身上的濃毒,但殘毒太多,用之前的辦法很難全部去除,當然你如果冇有堅持去除身上的劇毒,一次性也解不了全部餘毒,兩者都至關重要的。''

本來想解開他的毒,至少需要一年後。

可這次去尋龍山,她找到不少珍貴藥材,有這些藥草,或許有機會一試。

夜天祺外冷內熱,待她也不錯,無論他是否幫她殺了蘭旗主,她都應該救他的。

夜天祺沉吟了一下,凜聲道,''我選擇第二種。''

他相信,以顧熙暖的醫術,絕對可以治好他身上的毒,隻是時間早晚罷了。

用她的辦法治療,他這些日子已經好了許多,發作時也不再那般痛苦。

''忘記告訴你,治療期間,你將暫時失去所有內力,變得虛弱無力,連平常重病的病人還不如。''

夜天祺的臉色瞬間黑下來了。

這個女人,是故意整他的嗎?

''不行,無論何時,我的武功都不能失去,哪怕隻是暫時的。''

''你的內力會跟藥物排斥,也會阻攔毒素的排出,你自己選擇吧,想站起來,就得暫時失去武功。''

夜天祺如遠山之黛的墨眉緊緊擰成一團,''暫時是多久?''

''三天到七天之間吧。''

''三天到七天?這叫暫時?''夜天祺聲音從牙縫裡迸出來,恨不得直接掐死她。

天焚族虎視眈眈,他的一舉一動天焚族都在盯著。

如果讓天焚族的人知道他將失去內力三到七天,還不得趁這個時候,毀了他所有的一切?

還有夜國,那麼多勢力都對夜國虎視眈眈,冇了他,他怕夜國有亡國的危機。

''有辦法保住我的內力,又能治好我的雙腿嗎?''

''冇有。''

能保住他的性命都不錯了,還保住他的雙腿。

也不看看他中的毒是什麼樣劇毒,又中了多少年了。

夜天祺棱角分明的俊美臉龐儘是沉重。

顧熙暖不知道他在想些什麼,隻能靜靜等著他的選擇。

她能做好的,便是儘一切可能治好他的雙腿,保住他的性命,再設法解開他的毒。

''有幾成成功的機率?''

''兩成。''

門外的清風降雪氣得臉色發青。

兩成?

這機率未免也太低了吧。

成功的機率才兩成。

失敗後,主子可是要搭上自己的性命的。

主子怎麼可能那麼傻,去相信她。之前主子在她身上吃了多少虧了。

''好,兩成足夠了,什麼時候開始?''起碼比之前多了一成的機會。

什……

什麼……

主子同意了?

降雪推門而入,單腿跪了下去,''主子,請三思。''

清風也跪了下去,''主子,請三思。''

王妃狡猾奸詐,誰知道她的話可不可信。

她之前也說要幫主子治好毒傷,最後還不是不了了之。

''退下。''

夜天祺冷聲道。

他身受重傷,又被顧熙暖吸了大半的內力,此時身體已然虛弱到了極致。

如果自己的雙腿無法站立,即便留住殘存內力,也遠遠不是天焚族的對手。

上次一戰,天焚族就是看他雙腿殘廢,所以專攻他下肢。

想到跟天焚族的世仇,夜天祺更加堅定要治好雙腿與劇毒。

最多七天……

隻要熬過七天就好了。

''什麼時候開始?''

''隨時都可以,不過開始前,有兩點需要注意。第一,必須找個火熱的地方,比如溫泉或許血海岩漿,有血海的地方最佳。第二,不許任何人打擾,需要絕對的安靜,一旦被打擾,很有可能經脈逆轉,走火入魔而亡。''

''降雪,馬上安排,去無雙城。''

清風降雪還想再勸,可自家主子語氣不容反駁,根本冇有協商的餘地。

他隻能領命而去。

顧熙暖一怔。

無雙城?

她也正要去無雙城呢。

破魂鈴上的地圖,顯示的不出意外,就在無雙城。

如此也好,她正好去無雙城看看能不能找到傳說中的龍珠。

''給我一天時間,我需要安排一些事情。''

夜天祺臉上寒氣一閃而過,嘴角勾起一抹妖冶的冷笑與堅定。

顧熙暖頭皮一麻。

這笑容……

他又想算計誰?

''好,我剛好要整理一些藥材,那我們便一天後出發無雙城吧。''

整整一天,顧熙暖一直窩在煉丹房足步未出。

次日,帝都傳來一則訊息。

戰神突然病重,王妃隨同戰神一起去了秋楓山莊養傷,短時間內不會回祺王府。

帝都議論紛紛。

戰神纔剛剛大婚就病重。

難不成娶來的王妃煞氣太重,不僅冇能給戰神沖喜,反而給他帶煞了?

議論更多的,則是殘暴冷血的戰神,病得都奄奄一息了,居然還寵著祺王妃?

也不知道祺王妃用的是什麼手段,才把戰神的心緊緊勾住了。

無城雙的某座山道上。

一輛不起眼的馬車軲轆軲轆的前行著。

馬車上除了一個駕車的老伯,便隻有顧熙暖與夜天祺,其餘再無一人。

顧熙暖陣陣冷笑。

''戰神病重,去秋楓山莊養傷,是戰神王妃帶煞克他的,嘖嘖嘖,夜天祺,你要點臉嗎?''

夜天祺修長的手一頁一頁的翻著書籍,連頭都冇抬一下。

他淡淡道,''自從娶了你,王府天天雞飛狗跳,你說你帶煞嗎?''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