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熙暖打開盒子,那裡盛裝的是一塊玉,一塊長方形,刻著密密麻麻符文的長方形白玉。

如她所料,白玉上的符文跟破魂鈴差不多。

顧熙暖按照老方法,將白玉摔碎。果然,白玉碎後,裡麵鑲刻的符文一個一個的浮現在半空中,自動與破魂鈴融合。

三塊玉全部融入破魂鈴上。一瞬間光芒大作直入天際。

那璀璨的霞光籠罩整片大地,彷彿仙光繚繞,即便隔得許遠也能清晰的看到。

顧熙暖皺眉。

這裡這麼大動靜,隻怕各方勢力都會被驚動的。

''咻……''

半空中的破魂鈴忽然黯淡下來,哐啷一聲掉在地上。

顧熙暖撿起,仔細一看,破魂鈴上顯示的是一張地圖,一張完整的地圖,隻是這地圖很陌生,根本看不出究竟是哪兒。

肖雨軒將地圖烙印在腦海裡,唇角微啟,''難不成按著這張地圖尋找,便可以找到龍珠。''

''知道地圖標記的是哪兒嗎?''

''不知道,不過這一整片應該是血海,夜國隻有三個地方有血海,無雙城,慕容城,長歡城,其中以慕容晨的血海最大,最多。''

顧熙暖摸了摸下巴,難不成地圖上記載的就是慕容城?

她將地圖翻了又翻,在左下角看到了四個數千年前的魏國文字,血海之都。

''小軒軒,你聽過血海之都四個字嗎?''

''冇有。''

''這張地圖記載的,絕不是慕容城,這是兩千多年前魏國文字,魏國位於北部,而慕容城位於南部,南北距離相差太遠。''

''你的意思是……地圖上記載的地方,應該是在無雙城?''

顧熙暖翻了好幾遍破魂鈴上的地圖,秀眉皺成一團。

這地圖起碼兩千多年了。兩千多年時間過去,即便是山川地貌,也會發生巨大的變化。讓兩千多年後的人,去找兩千多年前古人留下的地圖,這不是瞎搞嗎?

顧熙暖三下兩下收好破魂鈴,''先離開這裡,免得動靜太大吸引強敵過來。尋龍大會後,我們去一趟無雙城。''

''小九兒,送我們離開這裡。''

小九兒噝噝噝的應了一聲,駝著他們飛一般的離開雪山深處。

在他們離開後不久,幾道強勢的氣息咻咻咻的出現在他們剛剛出現的位置上,若是顧熙暖晚離開一會,隻怕又會正在杠上。

''噝……''

離開雪山後,小九兒將他們放在外圍的山上,碩大的腦袋不斷蹭著顧熙暖纖細的手,其中兩個腦袋甚至抱上了她的大腿,不斷撒嬌著。

顧熙暖瞧懂了它的意思,想也不想,直接拒絕,''不行,你長得太壯了,我若是帶著你,勢必會成為萬眾矚目的焦點,而且我也帶不動你。''

小九兒眨眨眼,很認真的思考著她的話。

忽然間,它一百多米的身子縮了又縮,直至縮成十數米的小蛇,彷彿怕顧熙暖不願意帶它,它繼續縮著,十了米,七米,五米,三米,一米,半米,十五厘米。

顧熙暖看得目瞪口呆,肖雨軒也看得目瞪口呆。

這是巨蟒嗎?

這分明就是迷你版小蚯蚓。

啊呸,小蚯蚓哪有這麼大。

小九兒滋滋滋的笑著,昂著頭顱等著顧熙暖炫耀。

它自來熟的爬到顧熙暖身上,在她手腕縮成一團,懶洋洋的睡著。

旁人乍一看,還以為那隻是一條小手鍊。

顧熙暖壓下心裡的震撼,還是拒絕道,''不行,你有九個腦袋,太招人注目了,趕緊下去。''

小九兒一嘟嘴,委屈巴拉的看著顧熙暖。

也不知道它怎麼動的,腦袋縮了又縮,從九個腦袋,縮成七個,五個,三個,最後硬生生的縮成了一個腦袋。

''……''

顧熙暖與肖雨軒除了無言還是無言。

這什麼蛇?

不僅有能變身,還能縮頭。

顧熙暖歎了口氣,''看在你這麼賣力幫我找寶貝的份上,我姑且勉強帶著你吧,不過你可不許給我惹事生非,不然我繼續把你丟在尋龍山,知道嗎?''

小九兒在她手上轉著圈,嘴裡時不時發出歡快的噝噝聲,貪婪的纏在顧熙暖的手腕上睡大覺。

肖雨軒嘖嘖有聲,''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彆多。這大蛇我惹不起,還是躲遠一些為好。''

正想離開這裡繼續尋寶,卻碰到了澤王與皇學院院的幾位學生。

澤王麵有喜色,心情愉悅,想來在尋龍山尋到了不少好寶貝。

他們手上或多或少都拿著箱子與麻袋,隻有她跟肖雨軒空無一物。

幾個學院不由嗤笑。

''我說你們兩人,該不會什麼都冇有尋到,隻挖了一些雜草吧?''

''看他們樣子也知道了,尋龍山雖然寶貝很多,卻也不是遍地都是,想找到寶物,還得看人品,比如澤王,他運氣就不錯,居然找到了整整三件寶貝,其中還有一件是二階寶貝。''

顧熙暖手腕上的小九兒動了動,筷子大小的蛇頭不善的盯著那些學生,隨時可能暴怒吃人。

顧熙暖摸了摸它的蛇頭,示意它繼續睡覺。

肖雨軒冷哼,''不就是二階寶物,有什麼可稀罕的。''

他們不僅找到千年雪晶,還找到了萬年七彩晶核,而且數量不止一枚,這兩種隨便一種都二階以上吧。

''說得你們好像找到了很多二階以上的寶物似的。''一個學生嗤笑。

另一個學生諷刺,''他們當然找到很多二階以上的寶物了,柳月跟於輝不是還在挖著雜草嗎?都挖了幾麻袋了,哈哈哈……也許在他們心裡,雜草就是寶貝。''

顧熙暖伸了伸懶腰,懶得跟那些無關緊要的人說太多。

''一晃眼天都黑了,小軒軒去打點野味,今天我們烤野味吃。''

一聽到吃的,小九兒立即來了精神,連睏意也冇有了。

''好。''肖雨軒不悅的瞪了一眼眾人,尤其是默不吭聲的澤王,扭頭去打野味。

顧熙暖靠坐在大樹上,哼著小曲,翹著腿,她補充道,''把柳月於輝喊過去一起打,打得越多越好,我今天胃口好。''

''知道了。''

其他學生一看天色將黑,自己又勞碌了大半天,索性也在附近找了一個舒服的地方坐下,打算休息半晚上。

整整半個晚上,他們看到肖雨軒與柳月等人打了一隻又一隻野豬,不斷的扛進去,烤豬的劈啪聲及香味也不斷傳來。

粗略估算了一下,最少有十幾頭豬了,二十多隻兔子了。

這……

他們不是隻有四個人嗎?

怎麼吃那麼多?

再看柳月跟於輝臭著一張臉又去打獵,他們不淡定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