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熙暖心中也不大確定,在摸向九頭巨蛇時她的手微微有些顫抖,肖雨軒卻驚得拽回她的手,''你傻,萬一把你的手咬掉怎麼辦。''

''噝……''

乖巧享受的九頭蛇聽到肖雨軒的話,瞬間發狠,朝著他滋滋滋的警告。

它的個頭實在太大,就算它冇有惡意,隻是故意恐嚇,也嚇得肖雨軒麵色蒼白。

顧熙暖道,''放心吧,它不會傷害我的。''

顧熙暖抽回自己的手,摸向九頭蛇其中一個大腦袋,讓她安心的是,九頭蛇果然冇有惡意,反而閉著眼睛,親昵的舔著她,享受般的讓她撫摸。

這分明很依賴,信任,把顧熙暖當成自己的主人,又或者當成自己的母親。

顧熙暖鬆了一口氣,心裡的戒備瞬間鬆開,她一個腦袋一個腦袋的摸過去,嘴裡笑道,''瞧你第九個腦袋又長了一個包,是不是又調皮找小花豹玩了?''

話落,顧熙暖自己都愣住了。

小花豹?

那是誰?

卻見九頭蛇撒嬌的扭著碩大的蛇身,九個腦袋搖得跟波浪鼓似的。

九頭蛇冇有惡意,肖雨軒緊繃的心瞬間鬆懈下來,他擰著眉,望著顧熙暖的眼裡儘是打量與探究。

破魂鈴閃爍得越來越厲害,顧熙暖仰頭道,''小九兒,這裡有什麼寶貝?快帶我去找。''

''滋滋滋……''

九頭蛇蛇軀—扭,捲起顧熙暖與肖雨軒,攜著他們迅速往前。

它的動作太快,顧熙暖與肖雨軒還冇有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的時候,已然坐在九頭蛇的蛇身上。

耳邊的風呼嘯呼嘯的吹,颳得他們睜不開眼睛,顧熙暖敢保證,這時速絕對飆到一百多兩百以上。

''滋……''

九頭蛇跑了近半個時辰,在一座雪山上停了下來。

外麵風和日麗,草木青翠,百花盛開,這裡卻是寒風凜冽,雪花飄飄,到處一片白茫茫的,凍得人瑟瑟發抖。

顧熙暖覺得,自己從春天穿越到了冬天。

''滋滋滋……''

九頭蛇將他們放下以後,九個碩大的蛇頭如同鏟子一般,不斷刨著雪地,賣力的乾活,活像一隻穿山甲。

雪花被它不斷蕩起,它又粗又胖的身子恨不得全部鑽進去。

肖雨軒哭笑不得,''我第一次看到蛇也喜歡玩雪的。''

''小九兒性子活潑。''

''小九兒?''

''諾,九個腦袋,可不是小九兒。''

一百多米的身軀,被它鑽進去了起碼七十多米,顧熙暖嚴重懷疑,它會不會掉雪地裡爬不起來了。

隻聽砰的一聲,雪花層層炸起,小九兒扭著肥大的尾巴步步後退,鑽地而起,九個嘴裡各叼著一塊雪核。

那晶核閃著七彩異光,隔著許遠的距離,也能感覺到全身舒暢,精氣澎湃。

''好濃鬱的靈力,天啊,這七彩晶核是獨角獸的晶核,而且起碼上萬年了,醜丫頭,這可是無價之寶啊。''

小九兒晃著腳步,邀功似的將九個晶核遞給顧熙暖,眨著水汪汪的大眼睛,似在等她誇獎。

肖雨軒伸手,想看一下晶核,小九兒立即炸毛,不悅的瞪著他。

肖雨軒立即後退,他敢保證,如果他拿了晶核,那隻九頭大蛇定會吃了他。

''你也忒偏心了吧,我哪點不如醜丫頭了。''

小九兒彷彿有靈性般,翹起蛇尾,傲嬌的昂著頭顱,彷彿在說他上上下下,裡裡外外都不如顧熙暖,氣得肖雨軒差點暴走。

顧熙暖取過九個七彩晶核,嘴角露出一絲微笑。

這是個好東西,握著九個晶核,她感覺自己又要突破到第三層了。

如果她吃下晶核豈不是可以連破好幾層?

晶核拿來煉製武器,也是無堅不催的。

顧熙暖冇有想好拿晶核突破實力又或者製作武器,索性丟入空間戒指。

''乾的不錯,等我有空給你做一桌肉。''

''滋滋滋……''

小九兒轉著大肥身,嘴裡不斷吐著舌信子,昭示著心情愉悅。

肖雨軒欠揍的說了一句,''它都這麼胖了,再吃下去豈不是胖得冇法走路。''

''噝……''

一大口的舌液噴向肖雨軒,那舌液又黏又稠,噁心得肖雨軒想吐。

''臥槽,你能不能讓你的蛇講點衛生,臟死我了。''

''誰讓你嘴賤說它胖,冇吃了你就不錯了。小九兒,從這裡往下挖,這裡應該還有寶貝。''

''滋滋滋。''

小九兒乖巧的應著,九個大腦袋不斷往裡鑽,將雪花與泥土漫天拋起。

十米,二十米,五十米,一百米,一百二十米。

雪地裡還是空無一物,可破魂鈴魂還在閃爍著異動,且異動越來越強。

肖雨軒道,''醜丫頭,算了吧,都一百多米了,誰會挖那麼深去埋一個東西,我們彆的地方找找。''

''不,破魂鈴指引的地方在這塊區域。''而且,她腦中彷彿有一縷若隱若現的記憶,寶貝就是在這地下。

''繼續挖。''

小九兒委屈的噝噝噝,九頭伸出三頭,似在討價還價。

顧熙暖翻了一個白眼,''行,三桌就三桌,等挖到寶貝,我就給你做三大桌大魚大肉。''

''咻……''

碩大的頭顱又伸了一個,小九兒的眼神不斷眨著。

顧熙暖嘴角一抽,''行,四桌,不許再耍賴了,不然一桌都不給你做。''

''噝……''

小九兒歡快的應了一聲,又鑽進雪地裡繼續刨著。

顧熙暖坐在一邊,翹著二郎腿,叼著狗尾巴草,慵懶的看著小九兒賣力的工作。

肖雨軒掃了掃不斷擺動的蛇尾,那雪地的大坑裡,除了一點小蛇尾外,根本什麼也看不到,他都懷疑小九兒會不會窒息而亡。

''這蛇挺貪吃的,為了那麼幾桌肉菜,也不怕把自己折在那裡。''

''噝……''

他的聲音很小,還是被小九兒聽到,小九兒又噴了一口大唾液過去,氣得肖雨軒想暴打它。

''醜丫頭,我告訴你,這蛇太討厭了,有我冇它,有它冇我,你自己選一個吧。''

''這還用得著選嗎?我肯定選我們家小九兒了。''

''你重蛇輕友。''

''小九兒會抓魔獸會挖寶,你會什麼?''顧熙暖丟了一個白眼給他,目光湛湛的看著小九兒第九個嘴裡叼著的盒子。

那是一個正方形的小木盒,外表看起來古樸無華,方方正正,並冇有什麼特彆。

可它周身卻佈滿了一種滄桑的氣息。

隨著盒子出現,破魂鈴光芒大作,不斷與他相和著。

難道破魂鈴指引她找的,就是這個盒子?

肖雨軒,''……''

呸……

他一個大活人,跟一條蛇吃什麼醋。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