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慕容晨與東方哲麵色大駭,虎豹太多,且幾乎都是一階魔獸,尋龍山怎麼會有這麼多的魔獸?

前路是懸崖,顧熙暖有勇氣跳下去,他們可冇勇氣跳下去,兩人瞄準機會,往西南方向跑去。

他們速度快,虎豹的速度更快,更倒黴的是,西南方向也有一群虎豹撲來,慕容晨臉色钜變,幾乎是下意識的將東方哲推過去,自己折了一個方向拔腿開跑。

可憐東方哲被慕容晨這麼一推,再想跑已經來不及了,當場被成群結隊的魔獸給生吞活撕了。

''轟隆隆……''

虎豹紛紛追嚮慕容晨,地麵彷彿地震一般不斷顫動著。

崖底半山腰上。

顧熙暖一手抓著滕曼,一手攬著肖雨軒的腰,冷眼望著雲海之上的一切,眼裡透著森冷的寒意。

肖雨軒的心撲通撲通的跳著。

一階高手,就這麼輕而易舉的被魔獸吃了……

慕容晨的處境,隻怕也不會好到哪兒去。

好一招借刀殺人。

''醜丫頭,你怎麼知道這座懸崖底下有藤曼可以抓,又怎麼知道會有這麼多魔獸突然衝出來?難不成你來過這裡?''

顧熙暖晃了晃疼痛的腦袋。

她也在疑惑,原身隻是丞相府一個不受寵的三小姐,可她腦中不知道為什麼,對這裡的地形隱隱有莫名的熟悉感。

彷彿……她確實來過……

''一場豪賭罷了,我怎麼知道會有藤曼跟魔獸,這不,咱們賭對了?''

''一場豪賭罷了?你這瘋女人,萬一賭錯了怎麼辦?''

''賭錯了有美男陪著一起上天堂,我也不虧呀。''

''……''上什麼天堂,她一肚子花花腸子,下地獄還差不多。

卻見顧熙暖一個用力,竟然攬著他,輕而易舉的上了崖頂。

肖雨軒又是一驚。

''你衝破武脈了?而且至少達到了兩層,醜丫頭,你到底還有多少事瞞著我?''

''剛剛衝破的,體內的內力還不大受控製,走,我們往這裡。''

峽穀蜿蜒曲折,陡峭幽深,兩邊的大山彷彿一把把豎立的利劍,高聳入雲。

他們按著破魂鈴的指引,在峽穀裡繞了整整一個多時辰也冇有到達目地地。

肖雨軒抹了一把熱汗,問道,''這破魂鈴真的有靈嗎?都走這麼長時間了,什麼寶物也冇有看到。''

''誰說冇有寶物,瞧,那不是有一塊雪晶。''

肖雨軒抬頭望去,忍不住激動起來,''好大一塊雪晶,起碼上千年了吧,這可是煉製武器的上等材料呢,我去取來。''

''等下,那裡還有一條沉睡的雙頭大蛇呢。''顧熙暖適時的拽住他,低聲朝右邊努了努。

肖雨軒一嚇,後退了幾步,光顧著看千年雪晶,竟然冇有注意到這裡還有一條雙頭大蟒。

''醜丫頭,這好像不是一般的蛇,這是二階雙頭蟒王,攻擊力極強。''

顧熙暖眼神一眯。

彆說二階,就算是三階四階,她也要先拿到千年雪晶。

而且……

破魂鈴所指引的地方,就雙頭蟒蛇後麵的山洞。

因為上次被一群毒蛇毒蠍圍攻,差點丟了性命,顧熙暖的空間戒指裡便放了不少雄黃,以備萬一。

她打開空間戒指,取出雄黃抹在自己與肖雨軒的身上。

''趁著它還在沉睡,我偷偷過去把雪晶取來,如果它冇有發現,我們再繞進山洞,如果它發現了,你就趁機進入山洞,找找看裡麵還有冇有什麼寶貝。''

''那你怎麼辦?''

''放心,我自有辦法對付。''

''不行,你纔剛剛打開武脈,這雙頭蟒蛇可是二階魔獸,你對付不了的。''

顧熙暖雙手環胸,似笑非笑的看著他,那眼神似乎在嗤笑,她有那麼弱雞嗎?

肖雨軒噎住,搶道,''我去偷雪晶,你溜進去,就這樣決定。''

''好啊。''

好?

這麼乾脆?

難道不怕他出事?

再看顧熙暖眼裡儘是自信。

肖雨軒一口氣堵著,卻也隻能躡手躡腳的上前,儘可能的不驚動雙頭蟒。

五步,四步,三步……隻差兩步就可以拿到雪晶,肖雨軒目露喜色,正想取來雪晶的時候,一道藍色的影子閃過,卻是重傷的慕容晨不知何時跟來,搶先一步奪走了雪晶。

幾乎與此同時,顧熙暖猛地吹起響亮的口哨。

''噝……''

也不知道是因為千年雪晶被搶,還是因為顧熙暖的口哨,盤身而棲的蟒蛇瞬間驚醒,張開血盆大口,吐著舌信子,咻的一下衝嚮慕容晨。

慕容晨一驚,腳尖一點,拔腿而起,堪堪避過一劫。

雙頭蟒蛇一招不衝,速度騰快,繼續追嚮慕容晨,一個一蟒正式開戰。

慕容晨隻是一階高手,又身受重傷,蟒蛇是二階魔獸,又被激動,蛇性大發,慕容晨直接被碾壓成渣。

''噗……''

慕容晨雖然冇有被咬到,卻被蛇尾給狠狠甩了一尾巴,身子重重砸在大石上,力道之重,差點把大石都給砸碎了。

不等慕容晨反應過來,蟒蛇已然搶走他手裡的千年雪晶,巨大的蟒身纏住慕容晨,寸寸縮緊,任他怎麼掙紮也冇用。

顧熙暖一把拉住驚呆的肖雨軒往山洞跑去,''愣著做什麼,等著當蟒蛇的午餐嗎?''

山洞很深,顧熙暖腳步不停,幾乎拚儘全力往山洞深處跑去。

''醜丫頭,千年雪晶還冇有拿到呢。''

顧熙暖一邊跑一邊亮出手心裡的幾塊千年雪晶,眨著亮晶晶的眸子笑道,''蟒蛇剛剛盤旋的地方還有幾顆蟒蛇,我趁它去攻擊慕容晨的時候,順勢把千年雪晶都搞到手了,一共三顆,每顆都比剛剛那顆大。''

''那慕容晨豈不是替死鬼?''窩槽,如果慕容晨冇有出現,那個替死鬼不會是他吧?

''雙頭蟒蛇丟了三顆大雪晶,肯定會發怒追殺我們的。''

顧熙暖的話剛說完,山洞外響起了乒乒乓乓的撞擊聲,伴隨著蟒蛇噝噝噝的吐信聲。

兩人都非常清楚。

那是雙頭蟒蛇追過來了,它在震怒,所以山洞的石壁被它撞得乒乓響。

''不行,它的速度太快了,我們跑不過它。''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