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熙暖眸光一閃,緊緊盯著破魂鈴。

不知道為什麼,她總感覺破魂鈴好像感應到了什麼似的,指引著她往正前方而去。

正前方彙集了不少皇家學院的學生,其中偶爾傳來尋到寶貝的驚呼聲。

於輝急道,''老大,要不然我們也過去吧,看看能不能尋到點什麼。''

''急什麼,這裡地形隱蔽,左邊不遠處還有一座山洞,我們先去山洞。''

''啊……去山洞做什麼。''

肖雨軒給了他們一個爆栗,''醜丫頭讓你們去,你們就去,哪來那麼多廢話。''

四個人,三男一女貓著身子來到山洞,山洞不大,隻夠容納他們四個人,這裡周圍全是土牆,柳月於輝翻了半天也冇有翻到什麼寶貝,心態不由急了些。

顧熙暖從懷裡取出十幾瓶丹藥,丟在他們麵前,''自個兒分一下吧,任何時候,都必須提升實力,隻有實力夠強,纔不會被人欺負。''

肖雨軒等人疑惑的打開藥瓶,一打開一股濃鬱的靈氣便湧了出來,他們麵色大驚。

''洗髓丹,竟然是洗髓丹,而且還有十幾瓶,天啊,醜丫頭,你哪來這麼多洗髓丹的?''

''老……老大,這洗髓丹可不便宜啊,你到底砸了多少錢買的?''

買?

上等的洗髓丹都被她給吃了。

這些全是殘次品,她怎麼可能會去買殘次品。

想到自己送給他們的都是殘次品,顧熙暖輕咳一聲,略顯尷尬,''洗髓丹的質量確實差了些,下次再送你們上等丹藥。''

砰……

肖雨軒等人差點齊齊栽倒。

質量差了些?

這質量哪差了?

這是中等洗髓丹好不好?每一顆都價值千金,多少人盼都盼不來的,她居然說質量差,而且還一臉嫌棄。

柳月舌頭打結,吞了吞口水,貪婪的望著洗髓丹,''老……老大,這些洗髓丹,都是要送給我們的?''

''是,趁著剛剛進入尋龍山,大家都在搜尋寶貝,你們趕緊服下,看能不能提升功力。''

''可是洗髓丹很貴,我們……''

''我們留在尋龍山的時間隻有三天,如果你們還想廢話,那恕不奉陪。''

肖雨軒趕緊打圓場,毫不客氣的服下一顆,開始動氣調息,''既然醜丫頭說了要送給我們,那我們收下就是,反正都是自己人。''

柳月於輝見狀,感激的看向顧熙暖,也不再客氣,紛紛服下洗髓丹,準備突破武脈。

纔剛到尋龍山,他們就能夠得到顧熙暖贈送的洗髓丹,這是他們的福氣。

寂靜的山洞裡,除了他們呼吸的聲音,再無半絲聲響。

顧熙暖一手拿著破魂鈴,研究破魂鈴上閃爍的異光,一方向看向正在運氣調息的三人。

柳月,於輝兩人的頭頂出現一層層白霧,藉著洗髓丹,他們的武脈直接突破到第三層。

肖雨軒的更上從第三層,直接衝到第六層,一下子橫跨了四層武脈。

顧熙暖連連砸舌。

柳月於輝各服兩顆洗髓丹便直接突破了。

肖雨軒也不過才服了三顆洗遂丹,就連升四層。

可為什麼她服了不下百顆,且全是質量上品的洗髓丹,才勉強打開一層的大門。

柳月於輝激動道,''老大,您對我們太好了,我們的武脈全部都提升了一成,可惜,我們資質愚蠢,吃了整整兩顆洗髓丹才突破一層。''

顧熙暖覺得,他們兩人這話是在打擊她。

如果他們資質算差?

那如果知道她服了一百多顆,才勉強衝開武脈第一層,他們會不會嚇死。

顧熙暖扯了一個話題,''還有那麼多顆呢,怎麼不多吃一些?看看能不能多衝幾層?''

肖雨軒丟了一個白眼給她,''你當洗髓丹是飯菜,隨便吃多少都可以呢,我們能吃下兩三顆已經是極限了,再吃下去,非得爆體而亡不可。''

呃……

那她連續七天,服用數百顆丹藥,怎麼都冇事?

''醜丫頭,要不你也吃一顆,看看能不能衝開武脈,我們三人用真氣幫你輔助。''

一顆?

嗬……

不夠她塞牙縫呢。

顧熙暖又丟了幾瓶丹藥給他們,''試試看,還能不能多衝幾層?時間寶貴,我最多隻能你們一個時辰的時間。''

''培元丹,天啊,竟然是一品上等丹藥,醜丫頭,你知不知道培元丹比洗髓丹貴了好多倍?這可是提升靈力的上等丹藥啊,如果是武脈巔峰的人,服下一顆,很有可能可以直接衝擊一階。''

''對呀,各大貴族都搶瘋了,有多少人為了得到一顆培元丹而爭得頭破血流的,老大,你居然有整整三瓶,一瓶裡麵還有三四顆,天啊……這也太豪了吧。''

顧熙暖摸了摸下巴,冇有告訴他們,她空間戒指裡還有好幾瓶。

培元丹確實比洗髓丹難煉了些,不過隻要有材料,也不是很複雜的事。

這些培元丹跟洗髓丹一樣,都是她看不上眼的下等殘次品。

肖雨軒不客氣,取過一顆培元丹,趕緊運氣調息,繼續衝破武脈。

柳月於輝見狀,也趕緊搶了一顆服下,爭取在最短的時間內衝破武脈。

顧熙暖呆得無聊,在山洞外圍轉了一圈,卻意外發現了虎耳草,垂盆草,石楠葉,蘇合香等。

顧熙暖眼睛一亮。

不是說這個世界冇有這些藥材嗎?

怎麼這裡遍地都是?

顧熙暖情緒激動,她蹲下身仔細檢查了一遍,果然是她要找的藥材。

如果有這些藥材,她想煉製的丹藥何愁煉不成?

顧熙暖就地采藥,從空間戒指裡取出大麻袋,一路采摘過去。

肖雨軒等人出來的時候,不由納悶,''醜丫頭,你摘這些雜草做什麼?''

''雜……雜草?''這不是藥材嗎?

''對呀,這個這個,還有這個雜草外麵到處都是,隨便一座山都有。''

''……''

顧熙暖嘴角一抽。

合著不是這些藥材難找,而是這個世界的人,根本不懂這些藥材是做什麼的?

她在外麵采摘雜草,部分路過的學生看到,紛紛取笑。

''這四人,是過來搞笑的嗎?彆人尋寶,他們尋草,哈哈哈……''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