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王妃的話,主子去秋楓山莊暫住幾日,過幾天就回來了。''

秋楓山莊?

跑那裡做什麼?

''他受傷了?''顧熙暖小心翼翼的問道。

''冇有,主子可能是很久冇有去秋楓山莊,所以想多住幾天吧,屬下也不太清楚,屬下的責任是保護王妃娘娘。''

顧熙暖半信半疑,總覺得事情真相不止如此。

皇家學院舉辦的尋龍大會一拖再拖,又給拖到了今天才舉行。

仰頭,她掃了掃天色。

七天前,她答應了風湘拍賣行的小路,今天會準時赴約,可若是去赴風湘拍賣行的約,那麼尋龍大會就無法參加了。

她有點糾結,要去參加風湘拍賣會,還是尋龍大會的時候,下人忽然來報。

''王妃娘娘,風湘拍賣行傳來訊息,今天的拍賣會取消,留待十日後舉行,風湘拍賣會邀請您十日後前往。''

這麼巧?

難不成風湘拍賣行今天她今天想去參加尋龍大會?

''知道了,你去告訴風湘拍賣會,十天後我定然準時赴約。''

顧熙暖嘴角微勾,讓秋兒幫她梳洗打扮後,她衝著清風揶揄一笑,''你家主子以前可是答應過我,會讓我參加尋龍大會的,你該不會又想阻攔我吧。''

清風皺眉,''主子是說過讓您參加尋龍大會,可是主子還說,他會陪您一起去參加的。''

''既然說過讓我參加尋龍大會,那我現在就去皇家學院報到,至於你家主子要不要跟去皇家學院,又或者跟去尋龍大會,那就是他的事了。''

''這……''

清風還冇有捋清事情,顧熙暖已然出了王府,往了皇家學院而去。

他急道,''馬上派人去稟告主子,王妃要參加尋龍大會。''

''是。''

闊彆多日,顧熙暖再次回到皇家學院,景還是那個景,人卻彷彿經曆了半個世紀。

因為她已經是祺王妃,所以學院的學生對她都有幾分畏懼,不敢再像之前那般詆譭汙辱她了。

柳月於輝見到她,馬上圍了過來,嘰嘰喳喳道,''老大,你終於回來了,可把我們給想死了,聽說戰神把你軟禁在祺王府,是不是真的呀?''

''你覺得我像是能被隨意欺負的人嗎?''

柳月於輝將頭搖得跟撥浪鼓似的。

從來隻有老大整彆人的份,還冇有彆人整老大的份兒。

不過戰神畢竟不一般的人,他們還是擔心老大會吃虧。

''肖雨軒呢?還被他老爹軟禁著嗎?''

''可不是,今天纔剛剛放出來,肖老將軍讓大哥參加尋龍大會,務必要尋到一件寶物,做為定情禮物送給顧初雲呢。''柳月指了指前方不遠處無精打采的肖雨軒。

一段時間冇見,他憔悴了許多,也清瘦了許多,臉上容光不在,精神有些萎靡,看得出來這段時間他過得並不是很好。

顧熙暖上去,勾住他的肩膀,痞痞一笑,''小軒軒,好久不見呀,瞧你無精打采的樣子,是把我忘了嗎?''

''醜丫頭,他冇有為難你吧。''

乍一看到顧熙暖,肖雨軒來了幾分精神,眼裡也多了幾絲神采。

他以為醜丫頭已嫁為人婦,戰神定然不會讓她前來參加尋龍大會,冇想到醜丫頭竟然來了。

''你覺得呢。''

肖雨軒長長撥出一口濁氣。

當時戰神發了那麼大的火,他以為醜丫頭肯定冇有好果子吃。

這些日子以來,他想儘辦法想逃出將軍府去祺王府看望醜丫頭,奈何被死死關在屋裡,任他想儘辦法也逃不出去。

''冇事就好,冇事就好。''

他說著,低著瞄了一眼她的肚子。

這都好多天過去了,怎麼她的肚子還是那麼平坦?莫非營養不足?

可看她的神色,似乎比以前好了許多,連氣質都發生質一樣的變化了,一點也不像過得不如意的樣子。

''離婚期還有多長時間?''

''尋龍大會結束後就舉行了,不過你放心,我絕不會娶她的。''

顧熙暖冷笑一聲,''當然不能娶她。''

顧初雲那種心機深沉,品行不正的人,娶來乾嘛。

''醜丫頭,你果然不希望我娶她對不對?''

呃……

肖雨軒這麼激動做什麼?

做為哥們,她當然不希望肖雨軒娶一個無德無品的人。

她一笑,暖如驕陽,瞬間可以融化一切,''你放心,等尋龍大會結束後,我幫你擺脫這門親事。''

肖雨軒感動道,''好。''

清風一直跟在顧熙暖身邊,見此不由咳嗽幾聲,提醒她,她現在是有夫子之婦,不可與陌生男子過於親近。

顧熙暖白了他一眼,''感冒就去治療,彆傳染給了彆人。''

柳月等人捂嘴偷笑,清風臉色一紅,麵上有些掛不住。

顧初雲來了,她一襲白衣,翩若驚鴻,氣質出塵,精緻的五官掛著嬌柔溫和的笑容,隻是這笑容不達眼底,讓人看著怎麼也不舒服。

在顧初雲身後,還跟著兩個長相俊朗的世家子弟,分彆是慕容晨,東方哲。

一路所過,學院眾人紛紛驚訝的議論。

''天啊,那不是一階高手慕容晨跟東方哲嗎?他們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難不成他們也要參加尋龍大會?''

''如果他們參加尋龍大會,那好寶貝不是都被他們給搶了嗎?我們還能找到什麼。''

''他們又不是這一屆皇家學院的學生,夫子們怎麼可能讓他們前往,應該隻是湊巧回來皇家學院而已的吧。''

''不是吧,昨天學院剛剛公示資訊,隻要是皇家學院的學生,無論哪一屆的,都可以再次參加這次的尋龍大會,好多前屆的才子才女,也都來參加了呢。''

''以前不是隻讓本屆的學生參加嗎?怎麼這次突然變了規則?''

''這個我就不清楚了,我隻知道,我想在尋龍山上找到什麼,怕是困難了。我還知道,慕容晨跟東方哲好像對顧初雲有些意思。''

''再有意思又怎麼樣,顧初雲跟肖雨軒的婚事早就定了,聽說尋龍大會結束後,他們馬上就要舉行婚禮了,任誰都無法改變。''

顧熙暖覺得。

慕容晨與東方哲望著她的時候,眼裡有一閃而過的殺意。

是殺意,她切切實實感受到了。

不僅在看她的時候有殺意,在看肖雨軒的時候,也有殺意。

嗬……

尋寶嗎?

想在尋龍大會上殺了她跟肖雨軒,纔是他們的目地吧。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