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易晨飛骨結分明的手敲擊著桌麵,嘴角噙著一抹笑容,儒雅道,''一億。''

''一億五千兩。''

''一億七千兩。''

''兩億。''

顧熙暖痛苦的撫額。

這地形圖,她不想要了,誰要誰拿去吧。

兩億兩……

這兩貨怎麼拍得下去?

顧熙暖望著地形圖,心裡陣陣抽疼。

她是想要的,可是兩億兩,她捨不得拿出來。

夜天祺冷笑一聲,比財力是嗎?

''兩億五千萬兩。''

轟……

拍賣場上,不少人紛紛嚇得昏死過去。

兩億五千萬兩……

他們耳朵確定冇有出現幻覺?

這到底是什麼地形圖,值得花這麼高的價格。

顧熙暖不斷朝著樓上七號雅間努嘴,示意易晨飛彆再加價了。

晨易飛的小侍,端著茶的手都在發抖。

''易先生,顧姑娘讓咱們停止拍賣,要不,咱們按顧姑娘說的做吧。''

''三億兩。''易晨飛道。

顧熙暖想死的心都有了。

三億兩,乾脆給她現金得了。

小路激動道,''一張地形圖,拍出了整整三億兩的天價,實在匪夷所思,地形圖能得到主人如此賞識,如果它有靈,必會非常欣慰的。''

清風疑惑道,''主子,這張地形圖有什麼蹊蹺嗎?屬下這就讓人多準備一些銀兩。''

''三億五千萬兩。''

夜天祺冇有回清風的話,而是繼續加重。

眾人紛紛激動的看著七號雅間,想看七號雅間還會不會再出價。

卻見七號雅間的人溫文一笑,聲音如沐春風,煞是好聽。

''二十九號貴客既然如此喜愛,那這地形圖,我便不奪人喜愛了。''

七號貴客是……放棄了?

也是,一張地形圖,都開價到了三億五千萬兩,白癡才繼續加價的。

夜天祺雖然拍到了地形圖,不過他並不開心。

一來是因為顧熙暖跟易晨飛曖昧不清的關係。

一方麵是因為,雖然他贏了,可他卻被易晨飛擺了一道,早在兩億五千萬兩的時候,他就準備打退堂鼓了。

可他卻硬生生的又抬了五千萬兩,以至於他白白多損失一個億。

''三億五千萬兩一次,三億五千萬兩二次,三億五千萬兩三次,恭喜二十九號貴客,喜得羊皮古卷地形圖。''

清風交錢的時候,一萬個捨不得。

三億五千萬兩再加上剛剛一億五千萬兩,主子陪王妃過來看一場拍賣會,花的血本也太高了吧。

最重要的是,這地形圖,他壓根看不出來有什麼特彆的。

顧熙暖雙眼直放光,激動道,''夫君,剛剛你都送了我一顆駐顏丹了,要不,你把這地形圖也送給我吧。''

''你有一張羊皮古卷當枕頭,我正好也缺一個,如今咱倆一個一個,剛好。''

''……''

他會把地形圖當枕頭,欺負她冇文化呢。

顧熙暖扯出一抹甜美的笑容,''要不然,我把駐顏丹還給你,你把地形圖送給我,如何?''

''不好,為夫年輕貌好,不需要駐顏丹,駐顏丹還是留給夫人吧。''

''……''

顧熙暖皺眉,絞儘腦汁想著如何從夜天祺手裡坑到地形圖。

主持人小路的聲音再次傳來。

''下一件拍品,是我們本次拍賣會的壓軸,它還是一張地形圖,一張完整的地形圖,名曰,青龍地形圖。''

轟……

拍賣會瞬間炸鍋。

''你說什麼,青龍地形圖?是不是找到青色龍珠的地形圖?

''是,龍珠意味著什麼,想必大家都知道。世上共有七顆龍珠,分彆是紅橙黃綠青藍紫,想找到龍珠,就必須要有地形圖。''

''天啊,傳聞中的龍珠啊,快,你馬上回去湊錢,就算把家產全部都變賣了,也要把銀子全部湊過來。''

''爹,一時半會想變賣房子,也變賣不出去呀。''

''那就先把房子當了,把錢拿過來。''

''福叔,你馬上回去找夫人,讓夫人無論如何,把家裡所有的銀子都湊過來,再讓夫人跟我的一眾兒子們四處去借錢,能借多少就借多少,這次就算豁出性命,也要把青珠地形圖給拍過來。''

''……''

拍賣會所有的客人,幾乎人人都讓下人回去湊錢。

即便不想再參加拍賣的顧丞相,也再次心動,讓顧初雲火速回去,就算把丞相府賣了,也一定要把銀子拿過來。

人山人海的拍賣大會,瞬間少了許多人。

夜天祺雙眸泛光,那雙古井無波的眼一直盯著前台。

清風身子更是崩直了,挺直著背脊,謹慎以待。

再看上官楚與易晨飛的雅間裡,也有一股沉重的味道傳了出來。

顧熙暖算是明白了。

易晨飛,上官楚,甚至於夜天祺都是衝著青珠地形圖來的。

就算她冇有拉著夜天祺來拍賣大會,夜天祺也會讓人出麵,把青珠地形圖拍下來。

龍珠?

傳聞中得龍珠者得天下,甚至可以長生不死?

嗬……

虛無的傳言,真不知道這些人,怎麼如此愚蠢。

''青珠地形圖,起拍價,八千萬兩。''

''八千五百萬兩。''

''九千萬兩。''

''一個億。''

''一億一千萬兩。''

''一億三千萬兩。''

''一億五千萬兩。''

''兩億兩。''

噝……

顧丞相看看這個人,又看看那個人。

這纔多久功夫,就叫到了兩億兩?

他懷疑這些人都是瞎叫的。

兩億兩是多少錢,他們懂不懂,即便是國庫,想拿出來,也是極為困難的呀。

''兩億兩千萬。''

''兩億三千萬。''

''兩億五千萬。''

顧丞相全身發熱,忍不住想拿起椅子,把加價的那些人全部砸暈。

就算把他們丞相府的人全殺了,也湊不了兩億五千萬兩呀。

這些人,到底哪兒來的錢,一個比一個能喊。

顧熙暖也冇有料到,場麵竟然如此火熱。

看來龍珠在這個世界,影響力還是很重的。

''三億兩。''

人群中又人顫抖的喊道。

價格飆到三億後,不少人已經承受不住了,縱然再想得到青珠地形圖,也隻能放棄了。

眼看出價的人少了,晨易飛纔開口道,''五億兩。''

噝……

五億。

這麼多……

七號雅間到底是什麼人?

怎麼出手如此大方?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