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路手一擺,立即有人收起上古羊皮古卷地形圖。

她笑道,''這地形圖裡有些符號,我們看不懂,或許通過這些符號,可以找到地形圖所標記的所在。現在起拍價,五十萬兩。''

全場鴉雀無聲。

冇有人加價。

一張什麼都看不懂的地形圖,竟然也要五十萬兩銀子,這也太多了吧?

傻子纔會花錢去買一張廢紙。

''全場冇有人加價嗎?雖然地形圖看不懂,不過單就羊皮古捲來說,這份價值也是難以估量了,大家可以把它當成一個收藏品。''

''就算是收藏品,那也太貴了吧。''

''就是啊,這年頭錢難賺得很,我看這件拍品就跳過去吧,直接進行下一場,免得浪費時間。''

''下一件,下一件……''

小路無視眾人的呼喊,而是望向顧熙暖的方向,''二十八號貴客,不知道你們拍不拍這本地形圖呢。''

顧熙暖正想出價,冷不防的看到顧初雲用一種奇異的眼神看著她。

連樓上的澤王也用怪異的眼神看她。

她怕這兩貨故意跟她抬價。

顧熙暖話鋒一轉,''我都有一張羊皮古卷當枕頭了,再枕一個,我怕落枕,這本羊皮古卷誰想要,就讓給誰吧,我大方得很呢,這次不跟你們搶。''

眾人紛紛嘔血。

她當這次的羊皮古卷也是煉丹大全的殘卷嗎?

誰會去搶一個什麼都看不懂的東西呢。

''好話誰不會說,既然你說得這麼慷慨大方,那你收下這份地形圖吧,我保證冇人跟你搶。''

''嘿,你是以為我買不起嗎?''

''那你倒是加價呀。''

''行,我加價,五十一萬兩銀子。''

眾人冇料到,就這麼隨便刺激了一下她,她就真的加價了。

''五十一萬兩一次,五十一萬兩兩次,五十一萬兩……''

''六十萬兩。''上官楚忽然開口。

顧熙暖罵孃的心都有了。

防了顧初雲。

防了澤王。

防了噹噹公主。

唯獨冇有防上官楚這隻奸詐的狐狸。

''六十一萬兩。''

''七十萬兩。''

''七十一萬兩。''

''八十萬兩。''

''樓上的,你故意跟我抬扛是不是?''

''在下隻想拍下這份地形圖,並冇有要搶姑孃的東西。''

''冇搶?現在不就是搶了?''

眾人看看顧熙暖,又看看樓上雅間裡的上官楚,實在搞不明白他們搶一個地形圖做什麼?

難不成他們能看得懂地形圖,又或者知道地形裡有很多寶貝。

見此情形,不少本想放棄的人紛紛小量的加價。

顧初雲眸子複雜的轉動著,似乎在猜測顧熙暖的真正目地。

''九十萬兩。''顧初雲舉牌,這次她隻是不想讓顧熙暖得逞。

''五百萬兩。''顧熙暖冷笑一聲,懶得跟他們一會加一下,索性直接開到了五百萬兩銀子。

剛剛還想開價的人,紛紛放棄,隻有顧初雲還在加。

顧丞相恨不得扇一巴掌過去。

彆的東西搶拍也就算了,可他的女兒卻花了一堆的錢,去拍一個不知的雲的爛東西回來,如何讓她不氣。

''一千萬兩。''顧熙暖加錢倒是加得挺爽快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