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錢已付,煉丹大全自然落在顧熙暖身上。

所有人都眼巴巴的看著她手裡的煉丹大全,眼裡充滿了羨慕嫉妒恨。

顧熙暖掃了一圈拍賣行的眾人,原本想打開煉丹大全急切的心,直接給熄滅了。

她隨手往後一靠,當做枕頭放在腦後,舒服的喊出一句,''我的眼光果然冇錯,這羊皮古卷當成枕頭,還挺舒服。''

''……''

暴殄天物。

太暴殄天物了。

煉丹大全被她拍走,實在是浪費。

噹噹公主怒罵,''你……你怎麼這麼不要臉了?''

顧熙暖一本正經道,''我花自己的錢,買自己的東西怎麼不要臉了?你若想要,那你加價不就可以了?難不成我還逼著你,不讓你繼續加價。''

''公主,算了吧,下一件拍品如果咱們喜歡,她也喜歡,乾脆咱們出高價拍下,不讓她得逞就是。她都花了一億五千萬兩銀子了,身上肯定也冇有多少銀子了。''小綠死死抱著她的大腿。

伺候噹噹公主這麼多年,雖然公主刁蠻任性,卻冇有像今天如此暴怒。

噹噹公主怒道,''就算不喜歡,我也非得拍下不可,本公主一定要出口惡氣。''

''下一件拍品是遺失兩千多年的詩經,包括風雅頌共計一百九十六篇,每篇皆是完整詩句,在世上已經失傳多年,難以尋覓了。''

此言一出,拍賣會再度震驚。

今天怎麼回事?

風湘拍賣行怎麼拍賣的都是上等好貨。

詩經……

世上誰不想得到詩經,尤其是完整的詩經。

讀書人蠢蠢欲動,詩經對他們誘惑力太大了,它是見證曆史發展的重要依據,也是古人留下的至寶。

如果能夠得到詩經,便能知道以前真正的曆史,也可以知道古人的創作。

有人提出疑慮,''詩經失傳兩千多年,你們又是在哪兒找的?這詩經是不是真的呀?''

''風湘拍賣行以信譽做為擔保,詩經風雅頌確實是兩千多年前留下的,我們也是無意中找到的,它不僅有原本,還有後人翻譯後的內容。''

''什麼……竟然還有原本?''

''是,那些古文字已失傳多年,再被後人翻譯出來的,對於天下讀書人,尤其是儒家來說,有著舉足經重的意義。''

天啊……

如果是這樣的話,豈不是得到詩經後,就可以知道古文字了?

這絕對是震驚天下的大事啊。

眾人蠢蠢欲動。

顧熙暖興致缺缺。

什麼詩經?以前讀書的時候背的還不夠多嗎?

至於古文字?

巧了,她不僅看得懂,她還會寫呢。

詩經對她來說,冇有任何用處。

噹噹公主也冇有料到,拍品竟然是詩經。

詩經雖然重要,但她不愛讀書,要詩經也冇有什麼用。

顧初雲倒是感興趣。

上官夫子飽讀詩書,對於上古文典更感興趣。

如果能夠把詩經送給上官夫子,或許能討得上官夫子開心。

夜天祺冇有絲毫興趣。

上官楚眼裡複雜難明,看不出想法。

易晨飛的小侍眼睛直放光,''易先生,儒家多年來一直收集詩經,隻是苦於無法收集完整,如今詩經就在眼前,咱們要不要……''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