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聲音雖然說得軟綿無力,還透著一絲邪魅,但不知道為何,他們聽在耳裡,總感覺毛骨悚然,心裡隱隱不安,彷彿在害怕些什麼。

夜天祺臉上笑容緩緩沉了下去,嘴角露出一絲嘲諷。

他的暗衛及下人們如臨大敵,嚴陣以待。

上官楚溫潤的眸子微微一閃,彷彿知道了些什麼,素來和煦淡雅的臉上,多了一些興趣,似乎在等著看熱鬨。

顧熙暖一怔。

這個聲音……好像是阿莫的。

他跑來乾什麼?

''小姐姐,你太壞了,人家都是你的人了,你卻狠心拋棄人家,另嫁他人。''

噝……

眾人再一次倒抽一口涼氣。

啥……啥意思……

祺王妃還冇過門,就給戰神戴了一頂綠帽子?

這不可能吧。

那可是手段殘忍,嗜血狠辣的戰神啊。

祺王妃要真給他戴了一頂綠帽子,戰神還不活活掐死她。

顧熙暖忍不住想爆粗,口。

泥妹。

今天是她大婚的日子,嘴巴就不能放乾淨點。

雖然她挺不要臉的……啊呸,應該說,她可是要臉麵的人,這般汙辱她的名節,也忒不是東西了。

顧熙暖怒道,''司莫飛,你給我滾出來。''

全場有點眼力勁的人全部嚇到了。

尤其是清風降雪。

他們跟在夜天祺身邊不少年了,還是能知道來的人是魔主,且魔主人未到,聲先到,這是用高深的內力催化出來的。

王妃娘娘竟然敢直呼魔主的名字,還敢讓魔主滾出來,她也不怕魔主盯上她,取她性命。

更讓他們傻眼的是。

魔主還軟綿綿的應了一句,''好嘛好嘛,人家馬上到。''

呃……

這聲音,也太酥太甜了吧?

難道來的人,不是魔主。

夜天祺嘴角連連冷笑。

他夜天祺看上的女人,除非他自己不要,否則天下間,冇人能搶。

一道火紅的影子一閃而過,隨即一個絕色美少年已然在正堂。

眾人紛紛嚇到,這人好快的身法,他是什麼時候到的?

再看他,他年紀不大,大概二十左右,一身火紅衣裳,胸前露出大片肌膚,襯著幾分性感,一頭烏黑的墨發如瀑布般傾瀉而下,飄飄揚揚,頗有幾分灑脫,又帶著幾分邪魅。

他長得甚是好看,他的美超越了男女之限,美得不似凡人,隻能用妖孽兩個字形容。

眾人更好奇的是他的眸子。

他有一雙異色眸子,一隻黑色,一隻淺藍色。

''這個男人是誰?''

''不知道呀,從來冇有見過,難不成是哪個世家公子?可是也眼生得很呢。''

人群裡,眾人議論紛紛。

帝都城裡何時來了這麼一位美男?

人山人海的賓客群裡,唯有上官楚認出了他,他清淡的笑容,夾著幾分瞭然,似乎已經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了。

魔主一出來,第一眼便掃向顧熙暖。

隻是看到顧熙暖的絕世容貌,他慵懶的眼裡陡然驚豔了一把,硃紅的唇揚起一抹妖冶的笑容,''小姐姐,你長得好美,阿莫越看越喜歡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