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徐三娘雙目驚恐,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

她的慘叫吸引了周圍不少人。

第一個便是離她不遠的顧熙暖。

顧熙暖看得頭皮發麻。

那是什麼花?

食人花?

嬌嫩欲滴的茶花,竟然……竟然會吃人,這是什麼世界。

揉了揉眼睛,定晴一看,那些茶花化為骷髏,像是惡鬼一般,哢嚓哢嚓爭先恐後的吃著徐三娘,連……眼珠子都給吃了,隻剩下一副骨架,一副完整的人類骨架。

活生生的一個人,就這麼被吞噬殆儘,如果不是親眼所見,她根本不敢相信。

第二個被吸引的,則是陰大鬼與徐震。

徐震雙目全瞎,看不清楚眼前發生了什麼,可他卻能聽到徐三娘絕望的慘叫聲。

''發生什麼事了,三娘怎麼了,我要去救三娘。''

陰大鬼不忍,卻也隻能看著除三娘被一口一口吞噬。

''走,快走。''

''老大,你還冇說三娘怎麼了,三孃的聲音怎麼冇有了,她到底出了什麼事。''

他聽魔說聽到他們的聲音,偏偏徐震還在大聲嚷嚷,氣得陰大鬼點住他的穴道,架著他一步步的離開。

卻冇想到,有人攔住了他的去路。

這人不是魔主,而是戰神。

雙腿殘廢,麵色陰沉的戰神。

陰大鬼臉色一白,條件性的護住徐震,沉聲道,''你想乾什麼?''

''傷我女人,你覺得本王想乾什麼。''

不等陰大鬼回答,夜天祺手中白玉蕭一轉,婉轉悠揚的蕭聲緩緩響起。

蕭聲纏綿,如訴如泣,飄飄蕩蕩繚繞在山林間。

這本是極為好聽的一首曲子,可聽在陰大鬼以及徐震的耳裡,卻彷彿來自修羅地獄裡的魔音。

蕭聲裡的每一道樂符都像催命曲,聽得他們全身血液沸騰,似要衝出體外,連同七經八脈也在不斷抽搐著。

陰大鬼一驚。

竟是魔音幻曲。

這魔音幻曲可是殺曲,旁人聽著一點兒感覺也冇有。

可被魔音幻曲罩住的人,卻是生不如死,彷彿被千刀萬剮般難受。

隻是這千刀萬剮,不是從外麵開始剮的,而是從裡麵。

徐震內力較差,七竅開始流血,臉色痛苦的扭曲成一團。

陰大鬼麵色一凜,凝聚全部內力,形成一個保護罩,隔絕蕭聲,同時大喊道,''捂住耳朵,不要去聽蕭聲。''

徐震痛苦難當,五臟六腑差點爆出體外。

還好陰大鬼及時隔絕蕭聲,這纔給了他一絲喘息的機會。

饒是如此,徐震還是跪倒在地,冷汗一顆顆的滑下,不斷粗聲大喘,嘴角也溢位一縷鮮血。

陰大鬼拚命增加功力,無奈就算夜天祺重傷,他也遠遠不是夜天祺的對手,保護罩越來越小,隱隱有破開的趨勢。

''捂住耳朵,快走。''陰大鬼痛苦的喊道。

他快撐不住了。

他的身子被人從裡往內拉,又被人從外往裡壓,來來回回,反反覆覆,堪比五馬分屍。

這種感覺,比殺了他還要難受。

該死的,夜天祺都重傷了,怎麼還有這等功力?

該死的,魔音幻曲要怎麼破?

顧熙暖看著月下吹蕭的夜天祺,他坐在輪椅上,一身錦衣華服,高雅貴氣,雖然戴著鬼臉麵具,不過他嘴角的一絲血跡證明,他受了傷,且傷得很重。

再看拚命抵禦的陰大鬼與徐震,從他們痛苦的臉上,以及耳,眼,鼻,嘴等不斷溢位的鮮血來看,她再傻也知道那纏綿悱惻的蕭聲,對於他們,怕不是什麼好樂曲。

陰山七鬼可是高手。

尤其是陰大鬼。

夜天祺憑著一首曲子,就能力壓他們?這得多深的功力。

視線一轉,她看到地上被曼陀羅花吃得隻剩一副骨架的徐三娘,頭皮有些發麻。

徐三娘不會也是夜天祺殺的吧。

若是他殺的,手段未免也太血腥了。

''啊……''

徐震痛苦的哀嚎,疼得不斷以頭撞地。

鮮血自他的額頭洶湧的流出,他渾然不覺,反而一次比一次撞得厲害。

似乎隻有不斷撞著,身體纔會好受一些。

陰大鬼焦急的大喊,''老震,彆再撞了,再撞頭都要破了。''

遠處一道強大的氣息由遠及近火速趕來。

夜天祺眼神一凜,蕭聲加快,陰大鬼再也撐不住,保護罩破開,他不敵魔音幻曲,身子重重的倒飛出去,一口鮮血噴了出來,傷得奄奄一息。

而徐震則是當場爆成血霧。

''夜天祺,你有軟肋了。''

一道溫潤好聽的聲音緩緩傳來,那聲音有如天籟,讓人忍不住沉淪下去。

隨著聲音傳來,還有一個白衣男子。

白衣男子淩空而來,一身白衣飄飄,身姿如玉,謫仙出塵,他戴著蝴蝶麵具,看不出長相,可他周身氣質清雅,飄逸空靈,僅僅隻是一眼,便讓人忍不住驚豔。

顧熙暖眉頭一蹙。

又一個戴麵具的?

這個世界怎麼了?

一個個都流行戴麵具?

趕明兒她是不是也要去買一個麵具戴戴?

不可否認的是,那白衣男子的氣質,絕對是萬裡挑一,不比夜天祺差多少。

''錚……''

白衣男子右手一揚,背後的白琴翩然落在他手裡,白皙修長的手一彈,一道猛烈的攻勢襲向夜天祺。

夜天祺冷笑,蕭聲一轉,如戰鼓霍霍。

轟的一聲。

蕭聲與琴音撞擊在一起,整座山頭又開始劇烈晃動起來。

顧熙暖身子踉蹌了幾下,險些站立不穩。

好強的殺招。

琴聲蕭音互不相讓,戰得如火如荼。

山林裡的鳥獸紛紛驚走。

陰大鬼重傷,險些慘死。他見夜天祺與溫少宜大戰,惡狠狠的瞪了一眼顧熙暖後,趁勢逃走。

魔主撇了撇嘴,有些無趣。

好不容易找到小姐姐,他們兩人又來摻與什麼熱鬨?

再看逃走的陰大鬼,他心情甚是不好,一個彈指間,直接讓他身體爆為血霧,屍骨都冇留下一塊。

魔主小跑著來到顧熙暖身邊,宛如受驚的小白兔,哭訴道,''小姐姐,你怎麼纔來,阿莫都快嚇死了。''

顧熙暖轉頭一看。

這男的,不是在落魂山認識的那個司莫飛?

他怎麼也在這裡?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