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熙暖瀲灩的眸子閃過一絲狡黠。

她忽然緊緊捂著自己的心口,一口血噴了出來,人也直挺挺的倒了下去,虛弱的震驚道,''誰……誰那麼陰險,居然下……下毒……''

噝……

全場倒抽一口涼氣。

所有人皆不敢置信的看向雙目緊閉,倒在血泊中的顧熙暖,眸中儘是慌亂。

''太醫,快找太醫。''

人群中也不知道是誰驚恐的大喊。

不少侍衛們紛紛急匆匆的跑去找太醫。

''王妃,您怎麼樣了……''

一個女暗衛大膽的探向她的脈搏,本就驚恐的臉驟然慘白。

''冇……冇有脈搏了……王妃冇有脈搏了。''

噝……

眾人身子搖搖欲墜。

冇有脈搏豈不是死了?

天啊,王妃要是出了事,他們怎麼跟王爺交代?

可他們層層把守,根本不可能有人有機會對王妃下毒的呀。

''咻咻咻……''

明處暗處一道道人影紛紛離去,有人去通知夜天祺,有人去找大夫,不過一小會功夫,守衛至少少了三分之二。

顧熙暖以藥物遮蔽氣息,靜靜感受周圍的變化。

東南方向隻剩下一人把守,看守是最鬆懈的。

很好。

就在眾人緊張無措中,顧熙暖又是一把毒粉撒了出去。

這毒粉不會至人死亡,卻會讓人短時間無法行動。

顧熙暖腳底抹油,一把銀針準確無誤的射向東南方向的暗衛,笑道,''小朋友們,冇人告訴你們,不要相信陌生人的話嗎?''

一眨眼時間,顧熙暖已經離開許遠,王府的侍衛與暗衛們拚命追趕,卻被浮光給攔住了。

良久,顧熙暖才停了下來,傲然一笑。

小樣,想困住她,再多練幾年吧。

''主子。''浮光匆匆趕來,清秀的娃娃臉上帶著熱汗。

''怎麼這麼久?''

''戰神的手下有棘手,費了一些時間才溜出來。''若非突然衝出一批身份不明的高手擋住了他們,隻怕他都跑不出來。

浮光有些奇怪。

剛剛突然出現的那批人是什麼人,怎麼一個個武功如此高強?且下手毫無留手的餘地,招招都是致人死命的絕招。

''主子,戰神的手下,似乎碰到了一些麻煩,好像有仇家找上他們了。''

''夜天祺的手下,能打得過那些人嗎?''

''雙方武功都很高,不過在戰神的地盤上,戰神的手下吃不了大虧。''

''既然吃不了大虧,那便不管了,先去望魂山看看葉婆婆救出來了冇。''

''是。''

城外一間客棧的雅間裡。

夜天祺坐在椅輪上,望著眼前的地圖,旁邊一個青衣男子嘖嘖有聲。

''為了一個女人,你十幾年的隱忍,當真要放棄?''

青衣男子年紀不大,長得極為俊美,他最多隻有二十初頭,一身風華無雙,氣宇軒昂,舉手投足間皆是貴氣,讓人不敢輕視。

他在笑,可笑容中帶著隱隱的憂慮。

夜天祺眼神一斂,淡淡道,''本王自有分寸。''

''分寸?什麼分寸?你出兵攻打蘭旗分部,等於公然與魔主撕破臉皮。彆忘記了,你的仇家一直虎視眈眈。''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