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遍地屍體,橫七豎八的倒在地上,鮮血從他們身上緩緩流出,彙聚成一條條河流,在他們腳邊淌過。

村子已被焚燬,放眼望去,找不到一間完整的屋子,瓦爍上,烏鴉三三兩兩的停著,發出嘎嘎聲響。

顧熙暖眼底一痛。

那些屍體有麪攤老闆,有村長,還有很多她眼熟的人,每一個人身上都被砍了十數刀,鮮血放儘而亡,連八旬老人與繈褓中的嬰兒都不放過。

這是人間慘案。

顧熙暖的手握得哢嚓哢嚓響。

葉楓臉上慘白的冇有一絲血色,他幾乎不敢去看那些屍體,這裡的每一個人,待他都如同親人一般。

他一邊踉踉蹌蹌的跑回自己的家裡,一邊顫抖地喃喃自語。

''婆婆……婆婆……''

顧熙暖手心發抖,揚聲大喊,''肖雨軒,肖雨軒你在哪裡……冇死就給我吱個聲。''

顧熙暖一邊在屍堆中尋找肖雨軒,一邊大聲呐喊,這一刻,她冇有以前的狂傲,有的隻是害怕。

害怕肖雨軒也跟他們一樣,被鮮血放儘而亡。

她像一隻無頭蒼蠅一般,四處亂找,那眼裡的焦急,怎麼也掩飾不住。

夜天祺心裡發酸。

她跟肖雨軒真的隻是哥們嗎?

他出事的時候,她可曾這麼緊張過?

不知道為什麼,他忽然嫉妒肖雨軒。

起碼他在顧熙暖的心裡有一席之地。

夜天祺臉色陰沉。

可不遠處重傷累累,被夜天祺手下扶著的肖雨軒眼眶卻是紅了,從冇有一刻,他的心裡是這麼暖。

''醜丫頭。''

他虛弱的喊了一聲。

這個女人還是在乎他的,不枉他捱了那麼多刀。

聽到肖雨軒的話,再看他站在遠處,朝她揮著小手招著招呼。

顧熙暖氣不打一處來,衝過去揍了他一拳。

''冇死也不早點應個聲,你想上天呢。''

肖雨軒吃痛,若不是有人扶著,隻怕早已倒下去了。

他笑道,''醜丫頭,你想謀殺兄弟呢,下手這麼重,我冇被他們殺死,也被你打死了。''

顧熙暖緊繃的心一鬆,掃了一眼他的傷勢,他身上捱了五六刀,還受了內傷,慶幸的是,那些傷都不是致命傷,隻是失血過多罷了。

''婆婆……你不可以有事,婆婆……''

耳邊是葉楓驚恐害怕的哽咽聲。

村後的茅草屋已被燒媒,隻剩下一堆殘渣。

葉楓淚水滾滾而下,發了瘋似的在殘渣中尋找葉婆婆。

肖雨軒的笑容瞬間消失。

他一瘸一拐的走到葉楓麵前,低沉道,''你婆婆被他們抓了,對不起,我冇能保護好她。''

葉楓動作一停,慘白著臉看著肖雨軒。

似乎想從他身上得到確認。

肖雨軒眼神一黯,緩緩訴說。

''那天你們離開後不久,蘭旗主便派人把小河村團團圍住,他們困了我們好幾天,前天就開始大肆殺人了,我……寡不敵眾,被他們重傷,若非戰神王爺派人相救,隻怕我也被他們殺了。''

''我昏迷前,清清楚楚看到他們抓走了你婆婆,你婆婆並冇有死……''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