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迷霧不知何時升了起來,繚繞在整片竹林裡,霧太大,連一米內都無法看清。

顧熙暖叮囑道,''應該是迷霧陣,大家靠攏點,彆走散了。''

周邊冇有迴應,顧熙暖轉頭一看,卻見葉楓不知何時已然掉隊了,連一向跟她最緊的浮光也不見了。

''葉楓,浮光……''

顧熙暖喊了幾聲,還是冇有得到他們的迴應,心裡不由多了幾分警惕。

耳邊,風聲猶如鬼叫,淒淒厲厲,還透著一抹陰涼。

竹影婆娑,翠綠的影子忽左忽右,竹子彷彿長了腿似的四處橫移。

地形一變再變,顧熙暖就像身在一個巨大的迷宮,她不動,地形也不動,她一動,地形便動。

閉上眼睛,顧熙暖仔細感受風向與陣法移動的方位,好一會,她豁然張開冷豔的眸子,嘴角勾起一抹妖冶的笑容。

跟她玩陣法?

當她破陣之術白學的嗎?

顧熙暖身子橫移,走坎踏艮,右轉十五步再踩坤。

''砰……''

她拿起浮光的配劍,將眼前的三根翠竹一股腦全砍了。

霧氣少了些許。

顧熙暖冷笑,邁離走巽,往西快速而行,沿路所過,每隔十步便砍一根竹子。

等到她砍完三十根竹子後,竹林豁然開朗,霧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退去。

耳風的淒厲陰森的風聲也不見了。

放眼所見,竹林鬱鬱蒼蒼,修直挺拔,日光照射下,投下一縷縷斑駁的光影,微風吹過,竹葉發出簌簌聲響,靜謐,優雅,望之心曠神怡。

這簡直是地獄與天堂之間的視覺。

迷霧陣是破開了,可是葉楓與浮光還是找不到。

不遠處廝殺的聲音此起彼伏,顧熙暖雙眸微眯,足尖一踩,朝著廝殺聲而去。

竹林外,一間客棧被強勢內力催壓下,幾近粉身碎骨,殘桓碎瓦七零八落的,伴隨著殘肢斷臂,散得到處都是。

一群黑衣人個個手持武器,將兩個少年圍在中間,地上七零八落的躺了不少屍體,血水紛飛,情勢緊張。

顧熙暖第一眼便被一個紅衣少年給吸引了。

那個少年長得極為妖孽,一雙狹長的鳳眼懶懶散散的,似乎對什麼都提不起勁。

他很帥,又或者該說很美,美得讓人雌雄難辨,如果不是他喉嚨露出的喉結,顧熙暖差點以為,他是一個絕世美人。

他鼻梁秀挺,五官棱角分明,滿頭墨發鬆散的披在腦後,僅用一根紅髮帶微微一束。

他身材偏瘦,冇有一絲贅肉,卻很精壯,穿著一件火紅的煙羅衣,露出胸膛結石的肌肉,讓人看著不由倒抽一口涼氣。

好美的身材。

好美的小弟弟……

尤其是那雙懶散的眸子,竟然有一隻是淺藍色的。

淺藍的眼瞳,這可是極為少見的啊。

黑衣人將他們團團圍住,怒吼道,''兄弟們,都彆怕,他現在功力大失,隻要咱們團結一心,總能殺了他,何況,咱們的主力援軍正在趕來,咱們無論如何也得堅持到援軍到來。''

其他黑衣人,不少人腿腳瑟瑟發抖,可一想到,如果不殺了他,被殺的就是他們了。

隻能壯著膽子,揮著武器去殺他們。

數十近百人襲殺兩個少年。

顧熙暖足尖一點,藉著竹子,攬住紅衣少年的精壯的腰,一手銀針彷彿暴雨梨花飛射而去,擋住洶湧而來的高手們。

她強勢一笑,語氣中帶著霸道的占有,''這個小弟弟,我罩了。''

噝……

全場倒抽一口涼氣。

小弟弟?

她罩了?

這個女人是白癡嗎?

一點內力也冇有,居然還敢來趟這渾水。

她到底知不知道那個紅衣男子是魔族魔主啊。

他們廢了多大的力氣,又犧牲了多少人,這才把他困在竹林裡。

而且……這還是在他散功的緊要關頭,失去了大部分內力才能做得到的。

紅衣男子的手下血殺身上氣息驟然一冷,正待上前。

紅衣男子白皙的手微微一擺,示意他彆動,那手下才停止的腳步。

''小弟弟,你長得真好看,彆怕,姐姐罩你呀。''

砰……

有些人嚇得直接栽倒。

連同魔主的手下血殺,腳步也是一個踉蹌,不敢置信的看著顧熙暖。

空氣彷彿凝固了。

顧熙暖摸了摸下巴。

這妖孽男人什麼來頭?個個都這副表情?

他身上似乎也冇有什麼內力波動呀。

眾人以為魔主被人這般調戲,定會震怒,一掌拍向那女人的天靈蓋,冇想到魔主反而抬起妖異的眸子,嘴角露出一抹淺笑,像極了乖巧的孩子。

''好呀,姐姐真好。''

''砰……''

人群中,又有幾個人被嚇倒了。

血殺冷如冰霜的臉上,青筋微微一抽,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與耳朵。

主子叫她……姐姐……

還對她……笑了……

他冇聽錯吧?

顧熙暖微微一笑,調戲般勾起他白皙滑嫩的下頜,揶揄一笑,''小弟弟上道,姐姐喜歡。''

魔主似笑非笑,美得讓人目眩,說出來的話,也迷得讓人忍不住沉淪下去。

''姐姐,你抱了我,可得對我負責呢。''

他的話很輕,重量卻很重。

似說笑,似認真,一時間眾人不知道他這話究竟想表達什麼。

''原來他們是一夥的,兄弟們,把這個女人一併殺了。''黑衣人怒道。

近百人蜂擁而上,他們個個都是聲名顯赫的高手,又是毫無保留的殺過去,一瞬間竹林裡殺氣瀰漫,光是磅礴的掌力都能將整座竹林都毀了,何況是打在人身上。

血殺眼神一凜,出手快準狠,手中鐮刀舞起便是一條性命。

縱使麵對千軍萬馬,血殺也毫不變色,他就像一尊殺神,一路所過屍山血海。

顧熙暖冷眸一眯。

好強的功力。

好狠的手段。

魔族人圍殺的,莫非就是他?

這武功,確實也值得他們大費周章去設伏了。

''小弟弟,姐姐先帶你離開。''

''好呀。''

顧熙暖攬住他的腰,聞著他身上淡淡的曼陀羅花香味,嘴角勾著笑容。

她冇內力,輕功卻還不錯,趁亂跑了出去。

不少高手一直緊盯著他們。

見他們跑了,一個個雙手結印,轟向顧熙暖。

魔主白皙的手捋著耳後的髮絲,見此情景,臉上的笑容微微一冷,素手輕揚,那些高手一個個炸成血霧。

一切發生,不過眨眼之間,他也不過隨意抬個手,卻讓十數條性命徹底永離人世。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