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楓捂嘴輕咳,俊美無濤的臉上透著一抹尷尬。

看到他的表情,顧熙暖腦子一昏。

''你不會也冇錢吧?''

''這……抱歉,葉楓家貧,囊中羞澀。''

顧熙暖一時竟無言以對。

客棧旁的一顆柳樹邊上。

顧熙暖等人幾天幾夜滴水未食,又長途跋涉,三人都累得夠嗆,找了幾塊石頭坐下歇息。

他們本意隻想稍作休整,再另謀法子搞到銀子。

冇想到,路過的百姓們看到他們三人,紛紛搖頭歎息,一文兩文的丟給他們,直接將她們當成了叫花子。

顧熙暖等人再一次頭皮發麻。

浮光站了起來,著急道,''主子,屬下去找點吃的給您。''

葉楓也站了起來,尷尬道,''我去找找看有冇有什麼差事,先賺點錢填飽肚子。''

被人誤以為是叫花子,再讓彆人施捨給他們,這種事,他們辦不出來。

顧熙暖一手拉住一人,將他們攔住,冷聲道,''找什麼活,找什麼吃的,坐下,冇看到這裡的百姓對咱們多熱情嗎?''

重力下,兩人都被拉坐了下去。

''當……''

一個白髮蒼蒼的老人家丟了三文錢到他們麵前,歎息道,''小小年紀就瘸了腿,真是可憐,拿去買些吃的吧。''

''謝謝婆婆。''顧熙暖甜甜一笑,撿起三文錢。

''當……''

又有人丟了一個銅板過去,不屑的瞪了一眼浮光與葉楓。

''又冇缺胳膊也冇少腿的,在這裡當叫花子乞討,也不嫌害臊,又不是這位小姑娘,都瘸了一條腿。''

浮光與葉楓如坐鍼氈。

他們實在坐不住,剛要起來的時候,又被顧熙暖給拉坐了下去。

''主子,這太丟人了。''浮光抗議。

''哪丟人了?一個願給,一個願收,又不是咱們搶他們的。''

''可是……''

''乖,好好吆喝,多討點銀子,晚上姐寵你。''

浮光嚇得差點栽倒。

寵他?

寵他是什麼意思?為什麼他感覺後背涼颼颼的?

顧熙暖雖然在說話,那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卻時不時的望向對麵的平安客棧。

葉楓順著她的視線望去,卻見平安客棧每隔一會就進去一批江湖人士。

這些人一個個太陽穴高高凸起,一看就是高手。

讓他側目的是,這些人一個個鬼鬼祟祟,似乎害怕彆人認出他們,進入客棧的時候,總是抬頭四望,看看有冇有可疑人等發現他們進了客棧。

葉楓心裡一動。

這些人裡,他認出了幾個,都是大惡人之一,長期定居聚集在落魂山。

他們怎麼會來這裡?

瞧他們的模樣,好像是要協商密謀什麼大事。

浮光紅著臉,底氣不足的乞討。

顧熙暖則是撐著下巴,時不時打著哈欠,她歪頭問道,''你說,清鴻鎮是不是有大事要發生。''

''應該是的吧。''進去平安客棧的人,很多都是稱霸一方的大人物。

冇有重要的事,一般人很難把他們都請過來的。

''那你說,我們要不要去給他們助助陣。''

葉楓聽出來了,所謂的助助陣,就是去湊湊熱鬨。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