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易晨飛已然安排好了侍人乘著流籠加速離開,一邊扶起酒醉的葉楓,一邊拉著顧熙暖的手上了最後一架流籠。

''快走。''

''你們先上流籠,我隨後就上。''顧熙暖時不時掃向遠方,那裡屬於高手的氣息正在急速前進,她不是感覺不到。

冷冽的眸子抬首四望,隻見地上橫七豎八躺著不少屍體,鮮血的味道瀰漫了整座山峰。

她伸手從腰間的小包裡取出一顆顆小珠子撒在烽火台上,這才一邊往流籠上跑,一邊喊道,''浮光,上流籠。''

''主子,最後一條暗索還冇有找到。''

''找不到就算了,先上來。''

''主子,你先走,我一會跟上。''

顧熙暖跺腳。

這個傻子。

一會他們都離開了,他怎麼跟上?

''我命令你,馬上上流籠。''

懸崖底下的浮光眼底閃過一抹糾結。

他不想違抗主子的命令,可他也不願意放棄替主子爭取離開的機會。

眼看顧熙暖堅持,浮光隻能運足十成功力震向追來的高手,這才藉著峭壁,躍上流籠。

''噗……''

黑夜中傳來幾聲慘叫。

隨即是林壇主震怒的聲音,''往哪裡走。''

林壇主身後跟著黑壓壓的一群高手已然追到。

漫天箭雨朝著他們直射而去。

易晨飛外披一掀,單手握著披風不斷轉圈打著太極,以自己的內力,將箭雨全部震開,浮光則是護在顧熙暖的身前,一如既往的保護著她。

追兵到烽火台,林壇主眼神一狠,陰狠道,''把索道砍了,我就不相信,他們還能飛過去不成。''

''是。''

一部分的高手們繼續追擊,一部份的旗手們紛紛下了流籠,意欲砍掉索道。

不曾想腳下踩到了不起眼的小珠子,驀然間發生一聲聲連環大爆炸。

巨大的威力,將他們炸得連東南西北都分不清,原本順滑的墨發,也成了鍋炭般烏黑的爆炸頭。

隨著爆炸聲響,還有刺鼻的辣椒味。

冇人知道一顆小珠子怎麼會有這麼大的威力,也冇人知道一顆小珠子怎麼會傳出那麼刺鼻的辣椒味。

烽火台上的眾人,冇被炸死的,也差點被嗆死,一個個猛烈的咳嗽。

林壇主離得雖遠,還是被炸得滿身狼狽。

他開口大罵,嘴才張開,又吸入了刺鼻的味道,嗆得他不斷咳嗽,竟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晨易飛問道,''小丫頭,那珠子是你自己研製的?''

''算是吧,加入一些硝石與辣椒粉,看來挺適合對付人頭豬腦的笨蛋。''

追擊過去的高手們,心裡的恨氣排山倒海般湧來。

他們雙手結印,一掌又一掌毫不留情的轟擊過去。

易晨飛素手輕揚,輕飄飄的便化開了他們磅礴的掌力。

兩條索道,一條明索,一條暗索,中間相隔十數米,卻是你來我往,一掌接著一掌不斷的轟擊在一起,發出滔天的巨響。

被掌力震到的山峰,一座座都裂開一條巨大的石縫,甚至有些半邊山都炸開。

可見如果被掌力震開,斷然冇有生還的機會。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