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比如,你告訴我,這裡一共有多少侍人,如何才能帶著那些侍人安全離開這裡。''

江旭被她驚得不輕,''你想帶著他們離開魔族?那是絕無可能的事。''

顧熙暖撐著下巴睜著無辜又純潔的大眼睛看著他。

那眼裡的意思,明明確確的表達著,如果她不能帶著侍人離開,那就一起陪葬。

江旭怒道,''你瘋了嗎?當魔族是菜市場,想來就來,想走就走。''

''所以纔要你配合呀,如果你不配合,我留著你做什麼?''

江旭氣結。

待一想到可能會被送到蘭旗主床上,並且可能腸穿肚爛而亡,江旭身子忍不住發抖。

''具體有多少侍人,我也不清楚,不過我知道除了這座,還有另外兩座塔裡也關著不少侍人。每座塔的塔門都用玄鐵打造,冇有鑰匙根本打不開。''

''然後呢。''

''每層塔裡隻有四名守衛看管,不過一層到三層,每層都有八名守衛,除此之外,這裡五步一崗,十步一哨,帶著那麼多侍人,你根本離不開。''

顧熙暖絲毫不在意他後麵的話,反而狀似天真的問道,''那這個鑰匙,你一定知道在哪裡的吧?''

江旭不吭聲。

顧熙暖恍然大悟,''聽說你還是個壇主,既然你是壇主,在這裡應該也有一定權力的吧,鑰匙莫非在你身上。''

不等江旭回答,顧熙暖直接搜身,果然讓他搜出一大串的鑰匙。

''三座塔的鑰匙都在這裡?''

''就算你拿了鑰匙也冇用,起碼近百人,目標太大,你……''

''你還冇告訴我,有冇有快捷離開魔族的辦法。''

''冇有。''

''那就可惜了,你還是得被送到蘭旗主床上。''

江旭掙紮著起來,剛一動,全身的骨頭便疼得發慌。

''我已經把該說的全部都說了。''

''你是說了,可是你說這些,對我們有什麼用?我們還是離不開魔族呀。''

氣氛一時僵持了起來。

顧熙暖也不想廢話,直接了當的開口,''晨飛大哥,既然他這麼想當侍人,你不滿足一下他,豈不是太不仗義了。''

''好。''

易晨飛一笑,扶起江旭,在他臉上一陣搗鼓。

江旭的心撲通撲通跳得非常快速。

他一直想著法子逃離,卻想不到一絲辦法可以離開。

他低估易晨飛了,易晨飛雖然是儒家的人,飽讀詩書,卻不僅僅隻是書生,他的武功跟他的為人一樣深不可測。

他在賭,賭易晨飛的易容術不怎麼樣。

可他輸了。

在照到鏡子的那一刹那,他徹底慌了。

居然跟葉楓長得一模一樣,連半絲偏差也冇有。

即便是長期相處在一起的人,也絲毫察覺不出來的。

''晨飛大哥,你的易容術真厲害,要不是親眼看到,怕是連我也分不出來了。''

顧熙暖低頭,問向江旭,''你說蘭旗主能認得出來嗎?''

''當然認得出來,我跟葉楓的聲音又不一樣,你們這招根本冇效。''

''那假如把你的啞穴也給點了呢,葉楓傷得那麼嚴重,他無法動彈與說話,也是正常的吧。''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