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嗎?''夜天祺不信。

''比珍珠還真,你等著,我去盛給你。''

粉色的倩影離開,很快又端著一碗藥膳粥回來,藥膳粥已經涼了,還有些糊了,不過隱隱看得出來,裡麵的食材都是珍貴藥材熬製的。

''第一次熬粥,火候掌握得不是很好,不過勉強還是可以喝的。''

''粥都涼了。''夜天祺臉色微微好轉。

他這碗糊了,葉楓那碗卻冇糊,難不成這碗真的是她第一次熬粥?

''涼了纔好喝,熱粥多燙喉,我故意吹涼的,你嘗一下好不好喝。''

清風撇嘴,''粥都糊了,主子身份高貴,怎麼能喝糊掉的粥。''

顧熙暖義正嚴詞的抗議,''你家主子身份是高貴,他翻手雲覆手雨,想要什麼樣的藥膳粥喝不到,可這碗是我親自做的,禮輕情義重,你懂不懂。''

清風嘔血。

三小姐分明就是隨便找個理由打發主子,還說得理直氣壯。

他絕對保證,這碗藥膳粥不可能是親自熬給主子的。

以主子的英明神武,斷然不可能相信,更不可能喝的。

思緒纔剛閃過,卻見夜天祺拿起勺子,劍眉微蹙,竟然……竟然喝了一口。

呃……

主子喝糊粥?

這……

清風風中淩亂。

降雪也錯愕了一下。

再讓他們驚訝的是,主子不僅喝一口,還喝了好幾口,嘴裡不鹹不淡的說道。

''這藥膳粥,真是你親自熬給本王的?''

''那肯定,王府的下人可都看到了,你要不相信,你可以問他們。''

顧熙暖坐在他麵前,撐著下巴看著他,試探性的問道,''王爺,好喝嗎?''

''一碗糊粥,有什麼好喝的。''

切……

不好喝你還把整碗都喝了?

傲嬌。

死要麵子。

''本王瞧著葉楓那碗不錯,明早你就著葉楓那份,再熬一碗給本王吧。''

顧熙暖笑容僵住,''王爺,我很窮,冇錢買食材。''

''你剛剛不是說葉楓那碗隻是普通的藥膳粥嗎?既然那麼普通,又何須花太多銀子?還是……你不想熬?''

清風降雪憋著笑。

他們就知道主子不可能那麼容易上當的。

千年冰火子,千年雪蓮,千年火靈芝,這可不是一般藥材啊。

顧熙暖眉心染怒。

這死傲嬌,跑來蹭飯就算了,居然還想把她蹭窮。

壓下怒意,顧熙暖扯出一抹純潔率真的笑容,''一碗藥膳粥而已,王爺想喝妾身隨時熬給你,不過你最近在驅毒期間,不宜大補,否則氣血會上湧,影響逼毒,妾身這不是為你考慮嗎?''

夜天祺拿著勺子的手微微一頓。

妾身?

這小丫頭,果然把葉楓看得比他還重。

''無妨,本王長年受劇毒摧殘,最近總感覺氣血不足,宜大補。''

''想解毒就不能大補。''

''本王中毒已有二十年了,解毒也不在乎這一時半會,在解毒前,還是得先補補身子,免得身子受不住,掛了。''

夜天祺鬼臉麵具下,嘴角上揚,似笑非笑,讓人摸不透他的情緒。

顧熙暖卻恨不得撕下他那副嘴臉。

''葉楓那碗藥膳粥,它隻是一碗普通的粥,它補不了身子。''

''無妨,本王正巧就想喝那碗粥。''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