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見夜天祺眾星捧月般由清風推了出來,身邊跟著一身清凜的降雪,兩排則是祺王府的侍衛。

夜天祺滿臉寒霜,一股懾人的冷氣繚繞在他周圍。

他在怒。

可顧熙暖不知道為什麼,總感覺他怒中帶著一絲哀怨,像怨婦般哀怨。

她捧起麵前的一盤肉,雙眼一眯,扯出一抹笑容,''王爺,你這是過來蹭飯嗎?''

夜天祺墨眉一揚,望著滿桌的佳肴與她左右兩邊並排而坐的美男,恨不得拍死她。

他還冇死呢。

她就開始找尋花問柳了?

''看來,本王的王妃日子過得很滋潤。''

夜天祺把王妃與滋潤二字咬重,低沉的聲線透著一絲警告。

清風降雪不滿的瞪向顧熙暖。

把主子的話當耳邊風也就算了。

居然把主子把主子的毒解到一半,就給扔掉了,這是把主子遺忘了嗎?

顧熙暖訕訕一笑,''還行還行。''

自從穿越後,她到現在還冇正兒八經的睡過一次安穩覺,哪裡安穩了?

眼看夜天祺臉色不善。

顧熙暖知道,今夜的事怕冇那麼容易擺平。

她努了努嘴,''你不是說你爹在找你嗎?你還不趕緊回去?''

肖雨軒將最後一口菜吞了進去,含糊道,''對,我爹在找我,我先回去了。''

說完,肖雨軒直接離開暖閣,連頭都不回一下。

顧熙暖怔了。

以前戰神找她麻煩,他不是會頂一下嗎?今天怎麼跑得這麼乾脆了?

難道他是料定戰神不會對她怎麼樣?

葉楓識趣的起身,讓他們兩人獨處。

顧熙暖喝斥道,''先把粥喝完,一滴都不許剩。''

他知不知道這粥有多貴重,一碗粥都可以買下一座彆院了。

她熬粥的時候,差點饞死,就是捨不得喝一口。

葉楓要是不喝完,也太對不起他了。

葉楓看了看戰神,又看了看顧熙暖,沉默的將粥喝完。

''你,帶他去客房歇息。''顧熙暖指了指下人。

很快,院子裡隻剩下顧熙暖與夜天祺等人。

夜天祺饒有意味的看著葉楓喝剩的空碗,似笑非笑道,''千年雪蓮,千年冰火子,千年火靈芝,還有千年玉蟬,顧三小姐,好大的手筆啊,單是這份千年冰火子,怕是可以換半座城池了吧。如果本王冇有記錯,那個男人是你在無憂倌撲倒的男人吧。''

顧熙暖使了一個眼色,讓人把碗收了。

自己則狗腿的笑道,''王爺,這不過就是一碗普通的藥膳粥,哪有你說的那麼誇張,我要是有這麼好的東西,那還不得自己留著偷偷喝。再說了,葉楓算什麼,你英俊瀟灑,氣宇軒昂,一表人才,他連你一根頭髮都比不上。''

清風降雪齊齊翻了一個白眼。

她還可以再無恥些嗎?

這些慌話,她說得這麼溜,也不怕閃了舌頭。

''你還記得本王之前跟你說過什麼話嗎?''

什麼話?

他講過那麼多話,她哪記得是哪一句?

瞧著她疑惑的模樣,夜天祺的火蹭蹭蹭的往上漲。

''顧熙暖,你眼裡還有冇有本王?''

''我眼裡心裡都是你,你怎麼能質疑我呢。我還另外煮了一碗粥,本來想端回去給你喝的,不過路途遙遠,加上夜深了,這不是怕你睡著了,不敢給你喝嘛。''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