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再看茅草屋前,一個穿著樸素,打著不少補丁,麵容枯槁的老嫗站在茅草屋前,似乎在急切的等待著什麼。

她雙目空洞,不知瞎了多久,可她的眼神依然一直望著前方。

肖雨軒問道,''那個老人家,就是葉楓的婆婆嗎?長的也不像呀。''

顧熙暖冇有回答,隻是看著葉楓強忍疼痛,步履正常的回家,溫聲喊道,''婆婆,你腿腳不好,怎麼又站在這裡等我,我扶你回去休息。''

葉婆婆緊繃的心鬆了些許,急急的問道,''是楓兒嗎?''

''嗯,我回來了,對不起,學院有些事,耽誤了一些時間,讓您擔心了。''

葉楓扶著她坐在院子的石凳上,清冷的眸子有著化不開的心疼。

葉婆婆摸索著去握他的手,不小心碰到他受傷的手腕,葉楓吃痛,眉頭緊緊皺在一起。

''餓了吧,我給你煮了稀飯,一直熱著,就等你回來吃呢,我去端給你。''

葉婆婆摸索著進屋,在葉楓看不到的地方緊緊捂著自己的緊揪的心。

刺鼻的血腥味,以及葉楓強忍疼痛,還有沙啞的聲音,讓她又是自責又是心疼。

''我自己來吧。''

''你讀書也辛苦,坐著就好,婆婆端給你。''

''嗯。''葉楓略帶哽咽。

這種事幾乎隔幾天就發生一次。

他不知道婆婆有冇有察覺,應該是有的吧。

隻是她不拆穿,他也不說。

稀飯盛了上來,不冷也不熱,剛好入口。

葉楓捧著稀飯的手微微一暖,冰冷的心也因為這碗稀飯有了些許溫度。

幾天幾夜未曾食過半粒糧食,他又餓又渴,稀飯剛好。

葉楓輕輕抿了一口,一勺一勺細細的吃了起來。

''慢點吃,裡麵還有呢。''葉婆婆笑道,想伸手去摸他的墨發,不知道想到什麼,她又頹然的鬆手了。

''前些日子我閒著無聊,做了一件新衣裳,你看合不合身?''

葉楓放下手裡的空碗,望著石桌上疊得整整齊齊的衣裳,墨眉一蹙。

''咱們家不是冇有布料了嗎?你又去做苦工賺錢了?''

''反正閒著也是閒著,有點活做,還可以打發時間。''

葉楓眼眶微紅,本就嘶啞的嗓音帶著一絲哽咽與哀求。

''婆婆,我衣服夠穿,你身子不好,以後不要再去接那種臟活累活了,你這樣,我會心疼的。''

''傻孩子,你那衣服破得都補不起來了,現在你去皇家學院讀書,雖然學院有送衣裳,可你也得有個像樣的便衣吧。''

''我求您了,需要衣服我可以自己去買,您身子不好,彆再去接那種活了好嗎?''葉楓近乎哀求。

葉婆婆扯出一抹勉強的笑容。

''好,聽你的,以後我什麼活也不接,就靠你養就好了。''

''你也累了吧,床鋪我幫你鋪好了,你先去睡一覺,等睡醒再沐浴。''

''不累,我去鎮上給你抓藥。''

葉楓喉嚨一甜,想咳又強行忍了下去。

身上不少地方疼得他連坐都坐不住。

葉婆婆眼睛瞎了,耳朵卻不聾,可她無可奈何,隻能催促葉楓去休息。

葉楓忽然站了起來,緊緊捂著腹部,沙啞道,''家裡好像冇藥了,我去鎮上給您抓點藥。''

說罷,不等葉婆婆回話,他邁著沉重的腳步,故作鎮定的離開。

待遠離茅草屋後,葉楓再也忍不住,一口鮮血吐出來,他雙腿顫顫發抖,卻是咬牙撐著傷體離開,就怕葉婆婆發現端倪。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