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為顧熙暖的極力相護,葉楓隻是被軟禁起來,然而皇家學院的眾人還是憤憤不平,將所有矛頭都指向葉楓。

顧熙暖正色道,''三天,三天內我找出真凶,還院長一個公道,如果三天後我查不出凶手,你們再處置葉楓也不遲。''

''不行,三天的時間什麼都能發生,萬一他另想法子替自己開脫呢,除非你現在就能證明他與這件事無關。''學院不少人紛紛出聲。

肖雨軒怒道,''諾大皇家學院,難道連一個書生都看不住嗎?你們這是非得置他於死地。''

''他殺了院長,一命償一命也是人之常情。''

''你哪隻眼睛看到他殺人了?''

''肖公子,顧小姐,知人知麵不知心,你們彆被葉楓的外表給騙了,那個壞得很。''徐夫子再一次堅持道。

肖雨軒嗤笑一聲,俊朗的臉上滿是鄙夷,''當初是誰一直誇讚葉楓心地善良,才華橫溢,是可造之才的,這才過了幾天,徐夫子,難道你連自己說過什麼話都忘記了嗎?''

''你……混賬,葉楓給了你們什麼好處,你們為什麼要這麼幫著他?''

肖雨軒正待回答,顧熙暖卻搶先道,''因為他的書法,因為他的琴聲,因為他的眼睛,也因為他的行為處事,在場不乏學識淵搏的夫子,從葉楓的書法跟琴聲中,你們應當看得出來,他內心磊落,並不擅長勾心鬥角,爾虞我詐。''

''笑話,憑著書法跟琴聲就能看出一個人?簡直就是無稽之談。''

''就是,一個人是好是壞,豈是明麵上能夠看得出來的,也許他就擅長偽裝呢。''

''所有的證據都指向了葉楓,如果他冇殺院長,為什麼他不敢說今天晚上去了哪兒,見了什麼人?''

學院不少夫子對葉楓的印像極好。

可惜太多證據都指向他,由不得他們不相信。

而學生們則紛紛嫉妒葉楓的才華,恨不得把他踩在泥裡。

上官夫子悠悠開口,聲音清冽溫潤,''葉楓看起來確實不像十惡不赦之人,或許中間真有什會誤會也說不定。不如給顧三小姐一個機會,如果三天內,你能找到真凶,我們就放了葉楓,如果找不出,那葉楓隻能給院長償命了。''

顧熙暖道,''好。''

容夫子急道,''上官夫子,葉楓明擺就是凶手了,何必再多此一舉。''

''如果葉楓不是凶手,我們豈非冤枉好人,如果葉楓是凶手,最多也不過讓他多活三天而已,顧三小姐有一句話說得冇錯,難道諾大學院,連一介書生都看不住嗎?''

剛剛激昂的夫子們紛紛噤聲了。

上官夫子說的不無道理。

如果葉楓不是凶手,豈非讓院長含恨,還請凶手逍遙法外。

容夫子怒氣難消失,說出來的話,不帶一絲可以協商的餘地。

''我可以給你三天的時間查出真凶,但三天後如果我得不到一個滿意的回覆,我絕對會讓葉楓生不如死。''

''行。''

一個教書育人的夫子,卻說出讓葉楓生不如死的話,真不知道他怎麼說得出口?

顧熙暖往藏書閣走去,將裡麵仔仔細細重新打量了一遍。

眾人心情沉重,正準備離開,顧熙暖卻陡然大喊。

''等一下,藏書閣還有一個足印。''

一句話吸引了眾人的注意。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