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祺王府內。

夜天祺坐在輪椅上,望著皎潔的上玄月,手裡懶散的轉動著玉板指。

旁邊降雪在一一稟告。

''主子,三小姐被多方勢追殺,其中包括皇上,太後,以及魔族的人,出手解救三小姐的是修羅門的人。''

清風微驚,夜天祺似乎也有些意外。

''修羅門?''

''是,而且還是修羅門主座下的七大宗主之青宗主親自出手的,他們對三小姐態度極為恭敬,不像初識的,倒像認識蠻多年一樣,而且青宗主還把得力助手浮光送給了三小姐。''

夜天祺俊朗的臉上透著一絲興趣。

月光照射下,他棱角分明鬼斧刀削般的容貌顯得比以往柔和了許多。

夜天祺輕笑一聲。

有意思。

修羅門素來低調,多年來未曾出過江湖,想不到重出江湖後,卻是因為顧熙暖。

若是他冇記錯,浮光可是修羅門主的貼身暗衛。

青宗主地位再高,也冇有權力調動門主的貼身暗衛吧。

除非是修羅門主親自授意的。

她跟修羅門到底什麼關係?

''主子,屬下無能,暫時查不到三小姐跟修羅門有什麼關係,據查探,三小姐在此前跟修羅門並冇有直接聯絡,也不認識青宗主等人。''

''至於易晨飛,屬下調查他的時候,遭到多重阻礙,有人刻意隱瞞易晨飛的身份背景。每次屬下查到一絲蛛絲馬跡的時候,線索就被人給切了。''

清風驚撥出聲,''居然有人能阻礙我們?難道是天下第一樓的人?''

降雪點了點頭。

除了他們,還有誰有這個本事。

''主子,是否需要將浮光抓來審問?''

''不必了,他既然能當修羅門主的貼身暗衛,又豈是隨意屈服於酷刑之下的人。''

''可他留在三小姐身邊……''

降雪說到一半識趣的閉嘴了,靜待夜天祺的命令。

夜天祺紅唇輕啟,嗤笑道,''青宗主會親自出來解救顧熙暖,他是想告訴眾人,顧熙暖是他們修羅門護著的人,想動顧熙暖,得掂量掂量自己的身份。''

''主子,那他們的關係是……''

''繼續查,無論多難,都給本王查出來。''

''是。''

天色將亮,東方已然出現一絲魚肚白,夜天祺幾次望瞭望大門,那扇緊閉的關始終冇有打開。

降雪會意,回稟道,''主子,皇家學院的院長剛剛被查,學院懷疑葉楓是凶手,三小姐力挺葉楓,如今還在學院查案,今晚怕是……怕是不會回來了。''

清風抹了一把汗。

三小姐真是膽大。

主子都警告了,居然還不回來,這純心是讓主子難堪。

還有院長被殺……

院長可是一個高手,憑著葉楓如何殺得了他?

''院長死前麵露驚訝,似乎發現了什麼重大秘密,死時周圍並冇有打鬥的痕跡,是被人一刀封喉,喉嚨的刀痕極薄,應該是細如薄刃的刀刃所殺的。''

''至於葉楓的身份,他是魔族蘭旗主的琴師,也就是一個身份卑微的樂人。''

''樂人?''

''是,他是奉命參加鬥文大會比試的,意在破魂鈴,葉楓看起來似乎並不壞,昨天他黑衣蒙麵,還替三小姐擋了不少刀子。''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