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善良得讓人心疼,平日裡連隻螞蟻都捨不得踩死,真不知道老天爺怎麼會讓葉楓這麼好的人,承受那麼多磨難。''

''有時候我們真想讓他放棄他婆婆,也省得把自己搞得那麼累,連他婆婆都求著他放棄自己呢,可那孩子就是固執,哪怕把自己累死,也要給他婆婆最好的生活。''

顧熙暖不知道為什麼,心裡莫名有些沉重。

''你知道他家住在哪兒嗎?''

''就在我們小河村的村尾,他一窮二白的,攢下來的錢都拿去給他婆婆看病了,也冇錢蓋房子,我們村長好心給他一間破茅屋,暫避風雨。''

顧熙暖忽然笑道,''他在你這裡乾活,你一天給他多少錢呀?''

''哎,他都不跟我收錢呢,我是硬塞給他的,他才勉強一天收我五文錢,不過吧,他也不是天天來。''

說到這個,老闆頓了一下,忽然神神秘秘的道,''說到這個,有件事我很納悶呢,就是葉楓時不時的就會消失幾天,問他去了哪裡,他從來都不說,每次隻說,出遠門賺錢了,可你知道嗎,他每次消失後再回來,身上總是傷痕累累的。''

''傷痕累累?''顧熙暖訝異。

難不成當殺手去了,被人給重傷的?

''可不是,那叫一個慘,簡直慘不忍堵呢,而且有些傷……''

老闆想說,似乎想到什麼,又閉嘴了,任憑顧熙暖怎麼說,也不再開口,隻是說道,''他在青樓也接了一些活,據說是那裡給的錢多,應該多少跟那裡有些關係吧,哎,可憐的孩子。''

顧熙暖聽得一頭霧水。

這什麼意思?

跟青樓有關?

難不成賣身去了?

顧熙暖丟了一些銀子給麪攤老闆,徑自往小河村而去。

''姑娘,一碗麪而已,不用那麼多錢的。''

''冇事,餘下的就賞你了。''

顧熙暖掃了一眼冷冷清清的麪攤,又丟了一錠銀子過去,''你帶我去葉楓家裡一趟吧。''

老闆趕緊將錢還給她,警惕的道,''你想做什麼?葉楓雖然老實善良了一些,可他也不是隨便人都能欺負的。''

顧熙暖哭笑不得,''你以為我想乾嘛?我隻是聽你把他說得那麼好,想買點東西過去送給他婆婆,純當救助。''

''救助?''

''就是去探望他婆婆,若是他婆婆有什麼需要幫忙的,我也可幫忙一二。''

老闆鬆了口氣,不好意思的撓撓頭,''原來姑娘是做善事,不好意思,我誤會姑娘了,我這就帶你過去,不過這銀子我不能要。''

''收下吧,你們一家人也不容易。''

顧熙暖買了一些布匹衣食,跟著麪攤老闆一起去小河村。

小河村位於城南邊上,這裡山清水秀,與世無爭,遠遠望去,村民們都在稻田裡忙活著,孩子們成群結隊的嘻戲玩耍。

看到老闆領著她來,不少人紛紛圍了過來詢問,看得出來這裡民風純樸。

很快,顧熙暖到了村尾。

村尾比村頭冷清了許多。

''姑娘,你看,那間屋子就是葉楓家。''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