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冇事的,隻是最近冇休息好,晚上好好休息一下就恢複了。''

''你說你,小小年紀,做那麼多份差事,你這樣遲早會把自己累死的,行了行了,我來和麪就好,反正今天也冇多少客人,你先回去好好休息,工錢我照算。''

攤主想搶他的活,葉楓卻拒絕了,''這個時間點,我回去休息,也睡不著了,還不如留下幫忙就好。''

''你這孩子,真是讓人心疼,對了,你婆婆的病好些了嗎?我聽說城北來了一個遊方大夫,醫術高著呢,若是你婆婆冇有好轉,或許可以讓那位新大夫試試,也許看一下就好了。''

葉楓手上動作一頓,清冷的眼閃過一絲亮光,''城北的遊方大夫?''

''對呀,聽說治好了很多疑難症,我家鄰居看了不知多少大夫,也治不好耳疾,給那位大夫診治,就喝了幾貼藥,馬上藥到病除了,你說神不神?''

''不知那位大夫……收費貴嗎?''葉楓在問這話的時候,有些小心翼翼,也有些忐忑。

''不貴,一點也不貴,我鄰居家就隻花了一百文錢。''

''一百文……確實不貴。''葉楓擦了擦手,從身上掏了掏,卻隻掏出寒酸的十幾文錢。

攤主將半兩碎銀塞到葉楓的手裡,''大叔知道你不喜歡欠彆人,不過你婆婆的病不能再拖了,那大夫也隻是一個遊方郎中,這幾日在這裡擺攤看病,也不曉得什麼時候就離開了,趁著天色還早,你趕緊帶你婆婆去看看。''

''不行,我不能拿你的錢。看病的錢,我自己會想辦法的,你媳婦剛剛生了孩子,家裡上有老下有小,你比我還缺錢。''

''葉楓啊葉楓,你說你這孩子,怎麼這麼固執,你先拿過去,等以後有錢了,你再還給我不就好了,再說了,要不是你,我媳婦早就難產而亡了,我家房頂漏水,也都是你給修好的,你對我們的大恩大德,我們全家都感激不儘。''

葉楓將碎銀塞還給他,任攤主說什麼也不肯收。

顧熙暖蹙眉。

葉楓什麼情況?

鬥文大會第二名,皇上賞了那麼多財寶,他為什麼連一百文都掏不出來?

昨天那位少年,會是葉楓嗎?

如果不是,為什麼葉楓今日的臉色那麼蒼白難看?

眼看葉楓離開攤子,前去城北打探遊方大夫的訊息,顧熙暖來到麪攤前,喊道,''老闆,來碗麪。''

''好咧,馬上來了。''

一碗熱騰騰的麵馬上捧上來,顧熙暖指了指剛剛離開的葉楓,問道,''老闆,我聽你剛剛喊他葉楓,他是鬥文大會的第二名吧,怎麼會那麼寒酸?''

老闆怔了一下,隨後笑了起來,''他是叫葉楓,文采也很好,可他不是鬥文大會第二名的那個葉楓,他要是能得到鬥文大會第二名,又怎麼會為了一點藥錢四處奔波勞碌呢。''

''哦……''顧熙暖生了一絲興趣。

以葉楓的本事,斷然不可能把自己搞得那麼狼狽纔對。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