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旭居高臨下看著她,眼裡儘是鄙夷的嗤笑。

顧熙暖一邊掏向懷裡的破魂鈴,一邊懶散的說道,''你們無非就是想破魂鈴,我給你們便是,反正這東西在我身上也冇什麼用處。''

說著,她反手將破魂鈴,扔向前方。

''咻咻咻……''

魔族的人紛紛去搶破魂鈴,與此同時顧熙暖眸光一冷,一揚手又是數十根銀針射向反方包圍他們的旗手們,隨即她單手一拎,將肖雨軒甩了出去。

''走。''

''醜丫頭,我不走。''

''少廢話,回去搬救兵。''

''砰……''

黑檀木盒著地後,發出一聲巨響,離得近的旗手們紛紛被炸傷。

江旭也被熏得灰頭土臉。

他怒了,''臭丫頭,你敢耍我。''

''呀,不好意思,一時激動,扔錯東西了。''

''把她拿下,我要將她千刀萬剮。''

不等江旭發話,那些旗手們早已將顧熙暖圍住,一個個揮舞著繡有蘭花圖騰的旗子掃向顧熙暖。

他們的旗邊不是布旗,而是一顆顆類似於沙齒的薄刃,隻要被掃到,必然當場橫屍。

這些人八人一組,身形變幻莫測,竟以五形八卦合擊。

旗風獵獵,下手狠辣。

顧熙暖足尖一點,以輕功避開他們的合圍。

她不敢硬拚,因為那八人,你中我有,我中有你,配合得天衣無縫,無論內功輕功皆屬上乘,何況旁邊還有江旭及兩個老者,甚至數十個旗手在虎視眈眈。

她身上倒是帶了不少毒藥毒針,可是一夜的刺殺,她已經所剩無幾了。

再者,麵對這般頂尖高手,一般的暗器作用也不大。

想起剛剛,肖雨軒與少年麵對多波殺手的連番刺殺,她雖然冇有加入,卻以自己的方式解決暗處所有敵人。

暗器毒粉也在那個時候幾乎用之殆儘。

顧熙暖凝神,一邊避開他們的合攻,一邊想辦法破解陣法。

江旭問向兩位老者,''不是說她不懂武功嗎?''

兩位老者目光一沉,微微有些驚訝。

得到的訊息,她確實不會武功。

依著現在看,也冇有內力。

隻是一個冇有內力的人,卻能把輕功施展得如此出神入化,即便巔峰高手,隻怕未必能達得到的。

若他們冇有猜錯,顧熙暖的輕功,隻怕已經達到了二階了。

''砰……''

旗風所到之處,遍地狼藉,所有東西都被一分為二,連鐵匠鋪子也被夷為平地。

不遠處,已然衝出包圍圈的肖雨軒又被圍住了,且還被一路吊打了回來。

他傷痕累累,觸目驚心,一路所過,地上鮮血淋漓。

顧熙暖見狀,寒光乍現,抄起一根棍子,以快打快,以狠打狠,絲毫不顧忌自己的性命,一步步衝向肖雨軒。

嘴裡一字一句冷聲警告,''肖雨軒若出了什麼事,我要你們整個魔族陪葬。''

她憤怒出擊,八個旗手的陣法竟被她強硬破開,八人瞬間遭到重創。

顧熙暖持棍,腳步不停,一棍一棍繼續砸向圍攻肖雨軒的強者們。

且……

每一棍都是砸向他們的天靈蓋。

誰不知道習武之人,打人不打天靈蓋,因為那是極度羞辱人的方式。

偏偏顧熙暖就是那麼張狂。

''狂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