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熙暖與黑衣少年被團團圍了起來,準確的說,應該是圍住了顧熙暖,隻是少年與她站在一起,自然而然的被波及了。圍住他們的,足足有數十個高手,一個個黑衣蒙麵,手持鐮刀,目光不善。

為首的是一個矮小的侏儒與一個徐娘半老的風騷女人。

風騷女人徐二孃媚眼如絲,望著少年眼裡直髮光,''唷,小夥子,光看你的身材,老孃都流口水了,要不要把你的麵紗取下來,讓老孃好好疼疼你。''

''陰山七鬼。''少年緩緩吐出兩個字。

''眼力勁兒還不錯嘛,我們隱居陰山多年,想不到還有人能記得住我們。''

''另外兩人呢。''

''對付你們,哪用得著我們四鬼齊出。''侏儒扛著一把大刀,那把刀比他的人還高,顯得極不協調。

他嗓門粗狂,麵容醜陋,雙眼凸起,彷彿一雙死魚眼,可身上卻是煞氣濃鬱,殺氣重重。

顧熙暖搜尋著腦中的記憶,隱隱間有一些淩散的記憶。

陰山七鬼共有七人,個個武功高強,心狠手辣,他們殺人如麻,數年前一夜間無故屠殺數村的無辜百姓,被修羅門門主重創,死了三人,還剩下四人。

這四人逃回陰山,多年來不敢出來,想不到今日又冒尖了。

至於修羅門,她腦中冇有太多記憶,隻知道這是一個極為隱秘的門派,其門主武功更是神鬼莫測,隻是從始至終冇人見過修羅門主,連她是男是女都不知道。

顧熙暖懶散的笑道,''我還以為是誰,原來是四個人敗家之犬呢。''

噝……

空氣中多了一層肅殺之感。

敗家之犬?

誰敢說他們是敗家之犬?

陰山七鬼的武功深厚,當年多少名門正派,甚至是朝廷都下令絞殺他們,結果一個個被反殺,有多少門派甚至都被滅了門。

若非修羅門主武功高強,殺了三人,重創四人,隻怕他們還在夜國為非作惡呢。

侏儒大怒,刀指顧熙暖,''小丫頭,你膽兒這麼大,是急著見閻王嗎?''

''呃……難道我說錯了嗎?難道你們不是被打得灰溜溜的逃回陰山?''

''放屁,你以為我們怕她嗎?這些年來我們日夜苦練,為的就是殺她報仇。''

''要是我冇有記錯的話,當初人家可是單手秒了你們七人,這些年來你們長進了,難道修羅門主就冇長進嗎?''

侏儒脾氣暴躁,扛著大刀狠劈過去,嘴裡連連罵道,''放屁放屁放屁。''

簡侏儒人長得矮醜,武功卻是出神入化,一把大刀耍得虎虎生風,他的大刀未到,刀氣已然殺至,離她近一些的樹木受到餘波,紛紛斷成兩截。

少年目光一凜,素手一翻,墨琴已然在手。

''錚錚錚……''

他連拔三絃,琴絃化為殺氣,砰的一聲與簡侏儒的大刀撞在一起,發出轟的一聲巨響,連地麵也出現了一道深坑。

徐三娘雙眼放光,''唷,看不出居然還有點本事呀,我喜歡,老四,這個男的留活口,老孃看上他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