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熙暖走到帝都街頭打鐵鋪前停了下來,嘴角揚起一抹懶散的笑容,似是自言自語。

''月黑風高,四下無人,閣下不出來,難不成是想跟我回家燙火鍋?''

黑夜中,一個黑衣蒙麵的負琴少年緩緩走了出來,渾身散發著冷冽的氣息。

少年年紀不大,身材高挑勻稱,尤其是一身緊身夜行衣,將他完美無暇的身材一覽無遺的展出來。

他身後揹著一架墨黑色的琴,在黑夜中格外顯眼。

出來刺殺,還揹著琴,這人倒是風雅。

顧熙暖打量著他,隱隱感覺這身材似乎在哪兒見過。

她眨了眨媚眼,笑道,''帥哥,身材不錯嘛,就是不知道長得俏不俏,你若是長得夠俏的話,或許我可以考慮倒貼哦。''

少年麵無表情的吐出一句,''我隻要破魂鈴。''

''那你告訴我,你要破魂鈴做什麼,又或者說,這破魂鈴有什麼秘密?若是你的回答讓我滿意,我拱手送你如何。''

''我隻要破魂鈴。''少年又重複了一遍。

望著那雙清冷的眼睛,顧熙暖忽然想到了一個人,葉楓。

那雙清冷的眼睛像極了葉楓,隻是這雙眼睛更冷,冷得連靠近他都能凍得發顫。

顧熙暖能感覺得出來,他的身上並冇有殺氣,或許真的隻是單純想要破魂鈴。

''如果我不給呢。''

話剛落,少年騰身而起,旋掌直指顧熙暖身上的破魂鈴。

顧熙暖側身閃過,嘴裡銀鈴般的聲音在夜色中悠揚的響了起來,''帥哥,就算你看上了我,也不用這麼著急吧。''

黑衣少年如影隨形,招招直指顧熙暖的身上的破魂鈴。

顧熙暖速度快,少年更快,加之少年武功高強,顧熙暖處處受到壓製。

''砰砰砰……''

黑夜色,拳風霍霍,不絕於耳。

驟然間,拳風停止了,少年橫琴在前,以琴抵住顧熙暖的脖子,冰冷的眼裡有著勢在必得。

''破魂鈴。''

顧熙暖眨巴眨巴著撲閃的大眼睛,''在這個世界,冇內力還真是硬傷,不過,武功高,不代表你就能贏。''

少年微蹙眉。

忽然間,他握琴的動作一麻,身上的力氣彷彿在瞬間被抽乾殆儘。

他身上多了一層殺氣,肯定道,''你下毒。''

''兵不厭詐,我一個冇有武功的弱女子,總要有點什麼防身之術吧。''

少年身上的寒氣逐漸聚攏,冰冷的眸子射出一抹銳利的光雋,''我最後說一次,我隻想要破魂鈴,若是你今天不交出破魂鈴,休怪我不客氣。''

不等顧熙暖說話,暗夜中,數十道人影朝著顧熙暖猛襲而來,招招帶著必殺之招,下手毫不留情。

黑衣少年冷眸微蹙,一揚袖,磅礴的內力震向遠處襲來的殺手,另一隻手拉住顧熙暖,避開殺手的攻擊。

''噗……''

被少年震到的殺手,不少人紛紛吐血重傷。

而殺手轟來的掌力,亦是讓顧熙暖剛剛站的牆壁出現一個巨大的深坑。

顧熙暖拍了拍胸脯,一臉後怕,''還好你拉開我了,不然被洞穿的估計就是我的身子了。''

她臉上故作誇張。

心裡卻是有些震撼。

中了她的毒,居然還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恢複,此人內力怕是深不可測,如果一開始就對她用殺招,隻怕她根本抵擋不住。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