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傻子也能知道顧熙暖說的是假話。

真要有另外一縷魂魄,她額頭早就有感應了。

溫少宜也不拆穿她,隻是定定的看著她。

顧熙暖臉不紅氣不喘的轉了一個話題,''好像是我感應錯了,走吧,咱們先去尋找第五縷。''

往前走了一段路後,終於到了一個空曠的石室。

石室正中央是一個蓮台,蓮台上放著一個瓶子。

瓶子不知道是什麼材質做成的,通體泛黑,隱隱有香氣溢位來。

隨著顧熙暖到來,瓶子散發出一縷白色的光芒,與她額頭的魂魄相互呼應。

溫少宜臉上露出一抹笑容,許是想到過去跟顧熙暖的種種,很快他那抹笑容就淡了下去。

顧熙暖也冇料到那麼順利就找到第五縷魂魄,她笑道,''諾,我冇騙你吧,這誠意是不是很滿。''

溫少宜往前走了幾步,抬腳便想將瓶子取下。

顧熙暖攔住了他,''當心有機關。''

溫少宜袖子一揮,隨著幾道冷流閃過,石壁上的機關全部被毀。

''看來我是瞎操心了,你取吧,取出魂魄我們趕緊撤。''

''咻……''

也不知道溫少宜何時動手的,幾個冰柱橫陳在花瓶周圍,有一道冰柱甚至直接碰到了花瓶,然而花瓶完好無損,看起來並未設置機關陷阱。

確定冇有危險後,溫少宜這才動手欲將花瓶吸入手中。

說時遲那時快,正當溫少宜要動手的時候,隻聽轟隆隆一聲響,隱處一道石門被打開,一個身穿明黃龍袍,眼神邪惡的女人紛紛走了出來。

她雖然上了年紀,可是保養很好,基本看不出有歲月的風貌。

她長相也還可以,隻是她全身流露出來的邪氣以及她那雙懾人的眼神,讓人看著不寒而栗。

''女帝……''溫少宜緩緩吐出一句,做好了隨時大戰的準備。

顧熙暖不似溫少宜那般謹慎,對於女帝她眼中冇有半絲懼怕,有的隻是厭惡,隻是恨意。

寧老爺子的死狀一直徘徊在她心底。

掠影被她折磨的畫麵也一直在她心底。

她如何能不夠不厭惡她。

顧熙暖收起心底的恨意,氣定神閒的笑道,''你咋到現在纔出來,我還以為你要把這縷魂魄送給我們呢。不過,無論你送與不送,我身邊這位帥哥對魂魄都誌在必得的。''

女帝慢悠悠的整了整自己明黃的龍袖,盯著戴著蝴蝶麵具,謫仙飄逸的溫少宜,森森的笑道,''你倒是識相,知道乖乖送上門來,還帶來了這麼俊俏的一位公子。''

''你幫他把所有魂魄都集齊,也許他還真的會委身給你,不過你問問他。''

溫少宜對女帝甚是厭惡,也急於拿到那縷魂魄,他嘴角輕揚,微微一笑,''不知陛下是否願意割愛,將這縷魂魄送與在下。''

''可以,你留下好好伺候朕。''

顧熙暖搶先道,''他伺候你也是應該的呀,你不是一直想迎娶溫少宜嗎?諾,他不就是嘛,不過人家似乎冇有瞧上你,還在策反如何扳倒你呢。''

溫少宜皺眉。

這個女人……

她究竟站在哪一邊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