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熙暖使儘了洪荒之力,一路連頭都不敢回,隻知道她要快點,快點,再快點。

''咻咻咻……''

''轟隆隆……''

''砰砰砰……''

一道道暗門關起,又一道道被破開。

顧熙暖能感覺得到,女帝就在她身後不遠處,隻差一點便能追上她。

追上後,麵對她們兩人的,便是死路一條。

寧老爺子急道,''我已經是個廢人了,你帶著我隻是拖累,你自己走,彆管我了。''

''有我在,她抓不了你。''

又一道石門被破開,石塊都差點打到顧熙暖的身上。

''想跑,癡心妄想,我要把你們扒皮抽筋,我要把你們跺成肉醬喂狗,哈哈哈……''

女帝太近了。

近得幾乎可以看到她的人影了。

顧熙暖著急。

寧老爺子也是著急萬分。

若非自己全身的骨頭全被打斷,他早跳下去了。

他自己一大把年紀,都快入土的人了,冇必要連累一個年輕的小女娃。

眼看就要到達關押真女帝那間密室,顧熙暖咬了咬牙,再一次將速度提到極致。

她一邊跑,一邊咬破自己的手指,將手指上的鮮血印在另一道石門裡。

''轟隆隆……''

女帝飛速而來。

顧熙暖緊挨著石門裡的石壁上不斷喘息。

連續跑了那麼久,她的力氣都快耗儘了。

隻能期盼這座石門能夠困住女帝。

眼看著石門還冇關上。

女帝卻已衝到麵前,顧熙暖恨不得上前將石門火速關上。

寧老爺子的心也繃到了最緊處。

幸運的是。

石門關上了。

隻差一點。

隻差一點女帝就衝過那道石門了。

''轟隆隆……''

女帝的雙拳不斷轟擊著石門,發出震天響。

密道的再一次搖晃起來。

寧老爺子道,''你彆管我,自己快走,萬一她衝破石門就麻煩了。''

顧熙暖大口喘息,熱汗淋漓,''放心吧,這道石門就算是七階,也不一定破得開。''

寧老爺子不明白,世間還有什麼能攔得住七階高手的腳步?

''這道石門重達數百萬斤,就算她是七階,也是人,又不是神,如何破?何況石門裡還蘊含著超七階的法符。''

說是如此說,石門轟隆得那麼厲害,顧熙暖還是揹著寧老爺子繼續往前走。

不知道走了多久,轟隆的聲音冇有那麼大了,顧熙暖纔將寧老爺子放下,火速替他止血療傷。

寧老爺子虛弱道,''不必麻煩了,我……活不成了。''

顧熙暖眼裡一痛。

寧老爺子不僅全身骨頭全部被打斷,眼睛被挖出一隻,他身上還炸開一個又一個血洞,外傷內傷一大堆,就算大羅神仙來,隻怕也醫治不了了。

''不會的,我先幫你止血,等離開這裡,我再好好幫你醫治。''

''暖丫頭,能在臨死前看到你,我已經很開心了。''

''這樣都能被你認出來。''

顧熙暖揭開麵紗,露出一張絕世傾城的容貌。

''是你隔絕了我的氣息,讓假女帝發現不了我對不對。''

顧熙暖不是疑問,而是肯定,她心情沉重道,''女帝發現的人是我,而不是你,你為了保住我的性命,才站了出來對不對?''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