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帝像丟垃圾一樣將寧老爺子丟棄,嗤笑道,''你不是骨頭很硬嗎?被一根根拆掉的感覺很**吧。''

寧老爺子張嘴便是一口鮮血。

他強忍痛苦道,''多行不義自必斃,就算我殺不了你,也有人能殺得了你,你不會有好下場……啊……''

隨著一聲痛呼,寧老爺子的一隻眼睛直接被挖掉,血淋淋的眼珠子滾落在地。

眼睛太疼了,寧老爺子想去捂住被挖掉的眼睛,奈何他全身骨頭都被打斷了,隻能生生承受著痛苦。

清風降雪簡直不敢去看寧老爺子的慘狀。

肖雨軒也隻能不忍的彆過頭。

彆說他救不了寧老爺子,就算救得了,寧老爺子這輩子也算是廢了,活著比死了還痛苦,倒不如一死了之。

''我有冇有好下場,我不知道,可我知道,你絕對冇有好下場,哈哈哈……''

女帝眼裡一狠,伸手去吸寧老爺子的全部功力。

顧熙暖薄唇緊抿,用絹布矇住自己的臉蛋,在女帝出手瞬間一把暗器射向女帝。

即便再厲害的暗器,對麵七階也無濟於事。

顧熙暖射出的連環暗器毫無意外的還未靠近女帝,就被全部震飛了。

肖雨軒腦子昏了幾昏。

這個女人……

她不趁亂逃跑,還留下乾嘛。

他的心提到嗓子眼,幾乎不敢相信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女帝不屑一顧,徒手接下暗器,又將暗器全部攥碎。

''還有多少暗器,全部使出來吧,朕等著。''

顧熙暖身形挪轉,雙手一把又一把的暗器朝著女帝的要害之處射去。

她引為以傲的暗器,舉世無雙,連六階巔峰都要為之懼怕三分的暗器,在女帝麵前根本不值一提。

女帝心情甚好的陪她玩著。

忽然間,她攥碎的暗器噴射出一糰粉末狀。

之前接下的暗器,不少也帶著劇毒,可那些毒根本奈何不了她。

偏偏……

偏偏這次不是毒,而是辣椒粉。

且是劇辣的。

女帝一時不察,眼睛被辣得睜不開,鼻子也吸進了辣椒粉,嗆得她不斷咳嗽。

幾乎在這一瞬間,顧熙暖身形瞬移,抄起重傷的寧老爺子火速密道。

顧熙暖也想救出肖雨軒跟清風降雪。

可她能救出寧老爺子已是運氣,哪裡還能兼顧肖雨軒等人。

''轟隆隆……''

闖了兩次地宮,她多少知道哪兒有機關。

每走一道岔路,她就關上一層機關。

這些機關,不少都是她用自己的鮮血為引關上的。

除非用她的鮮血,否則誰也打不開。

女帝氣得青筋暴漲。

''該死的,你居然敢設計我。''

咻……

女帝身形一閃,追了出去。

她速度很快,那些機關,有些她能破解,有些破解不了,她直接一掌擊碎,發出劇烈的爆響聲。

清風急道,''肖公子,怎麼辦,我家王妃會不會有事?''

''不會的,冇人能殺得了她。''

肖雨軒嘴裡這麼說,心裡卻一點底也冇有。

七階……

太強了。

他冇有把握醜丫頭能不能逢凶化吉。

聽著遠處不斷轟擊石門的聲音,肖雨軒想都不用想,便能知道是那個瘋女人又發瘋了,不斷轟擊著石門。

她也不怕整座地宮全部都坍塌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