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太後腦袋一黑,差點栽倒,還好身邊的小太監扶住了她。

她臉上一陣青一陣白的,半天竟是說不出一句話來。

噹噹公主輸紅了眼,怒斥道,''顧熙暖,你作弊,這場賭局不算。''

顧熙暖佯裝傻眼,''我怎麼作弊了?那間屋子裡三層外三層都是你們的人在把守,難不成我還能飛進去,何況我剛剛除了上茅房外就一直在院子裡曬太陽,全學院的人都看得一清二楚的,還是公主認為我有分身術或者隱身術,可以分身到肖雨軒身邊,教他下棋?''

''你……''

''還是你們輸了就開始賴賬?太後,您是可是天下人的太後,母儀天下,代表的是一國之母,您身份尊貴,怎麼可能賴賬,噹噹公主這是在摸黑您,故意讓您失去民心。''

顧熙暖劈裡啪啦說了一大堆,且句句不離民心與天下人,縱使太後想反悔,也冇有立場去反悔,隻能認輸,答應拱手送上五千萬兩銀子。

噹噹公主氣得差點昏了頭,''母後,那可是整整五千萬兩銀子,就算是國庫,幾年隻怕也收不到那麼多銀子,若是白白給她,也太虧得慌了吧。''

''啪……''

太後揚手便給了噹噹公主狠狠一巴掌。

''混賬東西,本宮乃是一國太後,你卻說慫恿我悔約,你讓本宮如何麵對天下人?還有你堂堂一國公主,要嘛彆賭,賭輸了就好好履約,否則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堂堂一國公主,言而無信。''

噹噹公主被打懵了,緊緊捂著火辣辣的臉頰。

母後最是疼她,平日裡連罵都捨不得罵她一句,今天卻當眾狠狠打了她。

噹噹公主本來心裡就委屈,這麼一挨巴掌,不由更加委屈,哭著鬨著衝出皇家學院。

太後氣急攻心,好半天都緩不過勁來。

她努力平複笑容,扯出一抹牽強的笑容。

''顧三小姐,五千萬兩銀子本宮晚點會讓人送過來的,噹噹的話,還請不要放在心上。''

''皇侄女年紀還小,我自然不會放在心上的嘛。''

顧熙暖用了皇侄女三個字,意在警告太後,她現在是戰神的人,若是敢動她,便是公然與戰神為敵了。

果然,太後的臉色又白了幾分。

''如此,本宮便替噹噹謝過了。顧三小姐,月牙玉是先皇留下來的,還請顧三小姐好好保管,萬莫弄丟了。''

''那是自然,我肯定會好好保管,絕不讓任何人搶了去。''

顧熙暖臉上帶著率真的笑容,看起來無害單純。

可她講的話卻句句暗含警告。

太後心裡籠罩著一層又一層的怒火,臉上卻笑道,''如此,本宮便替先皇謝過顧三小姐了。''

顧熙暖冷笑。

一口一個本宮,難道不是應該自稱哀家?

還拿先皇壓她,警告她彆把月牙玉搞丟。

嗬。

她顧熙暖是任人威脅,吃軟怕硬的人嗎?

太後浩浩蕩蕩的來,又浩浩蕩蕩的離開,皇家學院的還以為在做夢,久久不願醒過來。

肖雨軒得意洋洋的跑了過來,笑道,''醜丫頭,我替你贏了五千萬兩銀子,你要怎麼感謝我。''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