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柳月於輝長長的撥出一口濁氣。

還好還好,五千萬兩銀子應該是能保住了。

葉楓與院長不約而同的看向顧熙暖剛剛站的位置,此時那位置空無一人。

他們兩人都知道顧熙暖應該是作弊的,隻是想不明白她是如何作弊的。

''顧三小姐呢,她上個茅房怎麼上這麼久?''

太後雖然緊張結果,亦是一直在關注著顧熙暖,就怕顧熙暖作弊。

旁邊一個小太監低聲道,''回太後孃孃的話,顧三小姐從茅房出來,便坐在門外靜等,說是大堂裡人太多,她悶得難受。''

''她有幫忙作弊嗎?''

''應該冇有,奴才已經按您的指示,不讓顧三小姐靠近那扇門兩丈以內,而且那扇門外埋伏了很多咱們的人,顧三小姐斷然進不去的。''

''再仔細檢查檢查,看看她有冇有傳遞什麼訊息。''

''是。''

太後的心越來越不安,因為棋聖節節敗退。

且…

從她這個位置,可以清楚的看到肖雨軒與棋聖對弈的場景。

肖雨軒一派從容,臉上洋溢著懶散而輕鬆的笑容,幾乎棋聖落子,他想也不想,隨即跟著落子。

反觀棋聖,卻是越下越急燥,一雙手不斷抹著臉上的汗水,常常執子半天,卻不知該往哪兒下,好不容易下了一子,又被肖雨軒打得落花流水。

噹噹公主氣得直跺腳。

''母後,你看看他,就他那麼不入流的棋技,也配叫棋聖?他輸給顧熙暖那個賤女人也就算了,現在連肖雨軒這麼一個紈絝子弟也勝不了,依我看,以後叫他棋輸得了。''

眾人紛紛汗顏。

棋聖的棋技怎麼差了?

分明是肖雨軒下得太好了,每一步都把棋聖的路給堵死了。

若是擱了他們,他們連一子都下不了。

上官楚一直關注著棋盤,發現肖雨軒每下一子都會抬頭一次,不由生了疑。

他順著肖雨軒的方向看過去,卻見窗上的方格時不時的閃過一道亮光。

上官楚沉眸。

好一會,他恍然大悟,不由再次失笑。

他就知道那個鬼丫頭不可能不作弊的。

''啪……''肖雨軒最後一子落下。

眾人紛紛驚得站了起來。

''棋聖居然輸給肖雨軒了,我冇有看錯吧?''

''好一招聲東擊西,棋聖中了他的調虎離山之計,全部棋子瞬間就被吞噬殆儘,天啊,肖雨軒怎麼想到這一招的,也太厲害了吧。''

噹噹公主手裡的茶杯砰的一聲滑下,裂成無數瓣,瞪著大瞳孔,死死的盯著棋盤。

太後雙手顫抖,亦是不敢置信。

她懂棋。

知道棋聖是真的儘力了,能支撐到現在,已是不易。

可……

為什麼肖雨軒的棋技進步會這麼大?

她安排了那麼多高手,把那間屋子團團包圍起來,連隻蒼蠅都進不去,顧熙暖如何能幫他作弊?

就在眾人震驚的時候,顧熙暖晃頭晃腦的進來了。

''咦……大家都站著做什麼?棋下完了?呀,我今兒個運氣這麼好,小軒軒居然贏了,太後,您讓我怎麼感謝您纔好呢,那五千萬兩銀子,我一定會好好的攢著,保證不會到處亂花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