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肖雨軒顫抖道,''醜丫頭,如果隻有我跟棋聖兩個人在屋裡,你怎麼幫我作弊?''

''我連屋子都進不去,怎麼幫你作弊?自個下唄。''

肖雨軒差點昏死。

她還以為醜丫頭佈下了什麼後招,會在暗中指點他,冇想到真讓他自己上。

他什麼都不懂,下個屁呀。

''太後,肖雨軒不懂棋理,能不能給我一盞茶的時間教教他。''

''可以。''

太後應得倒是乾脆。

區區一盞茶,她就不相信顧熙暖還能把一個完不懂棋術的人,教成大師。

冇人知道顧熙暖在遠處偷偷跟肖雨軒聊了些什麼,隻見肖雨軒回來的時候苦著一張臉。

柳月急道,''大哥,你學會了嗎?''

肖雨軒撓了撓腦袋,''太複雜,聽不大懂。''

眾人哈哈大笑。

學院那麼多夫子教了那麼久,肖雨軒尚且聽不進去,顧熙暖才教了那麼一會,他難不成還能贏過棋聖。

聽到這句話,太後與噹噹公主放心了。

不過太後依然虛心的問向院長,''院長覺得,本宮這局是勝是輸呢?''

''博弈之術,知道結局就不好玩了,何況,為了小小一場弈棋勝負耗費精力推算,豈非太不劃算,太後何不拭目以待。''

院長的言外之意是拒絕了。

院長是夜國的國師,又是皇家學院的院長,即便是太後也得給幾分薄麵,何況這外表看來,又是一場無關緊要的賭局,院長會拒絕也在情理當中,太後便也冇說什麼了。

賭局正式開始。

肖雨軒與棋聖兩人對坐在一間雅緻的屋子裡,屋門邊上候著一名太後的心腹,將他們所下之棋一一報出來。

正堂上,黑白兩名棋手,以太後心腹報出來的落子方位,重新下一盤大棋,以供眾人觀賞。

正堂裡,眾人紛紛緊張的看著棋盤。

五千萬兩的天大賭注,這輩子恐怕也隻能看到這麼一次了。

他們想看看肖雨軒是如何被打得落花流水的。

卻冇想到,是棋聖被吊著打。

肖雨軒所下之棋,每一步都把棋聖的路堵得死死的,偏偏又不立刻殺了他,反而像貓戲老鼠一般戲弄著他。

眾人紛紛傻眼。

''這是怎麼回事?肖雨軒不是不懂棋嗎?他怎麼突然間變得這麼厲害了?難道他跟顧三小姐一樣,扮豬吃老虎?''

''不大可能吧,我們跟肖雨軒同窗這麼久了,難道還不明白他確實不懂棋嗎?''

''天啊,不會是顧三小姐利用一盞茶的時間,把他教成一個棋術大師吧。''

''短短一盞茶時間,隻怕肖雨軒連怎麼下棋都不知道吧,又如何能夠贏了棋聖呢。''

噹噹公主臉色難看至極,急燥的來回踱步,恨不得推開屋門前去看看怎麼回事。

太後的臉色也不大好看,手心因為緊張都攥出汗。

若是輸了,不僅拿不回月牙玉,還會失去五千萬兩銀子。

那可是整整五千萬兩銀子,她的家底全部掏光,也不定能有五千萬兩銀子。

徐夫子驚訝的看向容夫子,''肖雨軒何時變得這麼厲害了?前幾天上棋術課的時候,他明明還什麼都不懂的。''

容夫子同樣裝著一肚子的疑惑。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