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裡名煙道,''如果我在受了重傷的情況下,絕對不會去跟另一個六階巔峰的人拚命。''

同為六階巔峰,如果一方受傷,那麼另一方,勝算的機率便非常大。

這種實力的高手,一般不會輕易去對上實力跟自己差不多的,或者比自己強的。

要知道整個冰靈大陸,六階巔峰的強者掰著手指都能數得出來。

想達到六階巔峰,實在太難太難了。

溫少宜取出背後的雪琴,溫潤一笑,''百裡前輩,請賜教。''

''轟……''

未見他們如何動作,周圍的巨石紛紛炸開。

黑霧再次瀰漫,形成一個個骷髏頭撲天蓋地的朝著溫少宜啃噬而去。

溫少宜席地而坐,素手彈琴,一聲聲優美的音符繚繞在整個禁地裡。

隨著琴聲響起,一道雪白的幽光,拔雲見霧,將黑霧形成的骷髏頭紛紛吹散。

顧熙暖頭痛欲裂,哪裡顧得了他們是如何大戰的,她從髮髻上取出一支髮釵,果斷劃開自己的手腕。

手腕劃開,裡麵流出來的都是黑血。

顧熙暖在身上摸了摸,摸到了幾根銀針,她用銀針封住自己身上的幾處大穴,儘可能的將體內的毒血逼出來。

司莫飛迷茫的道,''那個老頭該不會是個毒人吧,為什麼他隻是打傷了你,你體內就全是毒。''

顧熙暖虛弱的點頭。

若非她擅長用毒,這具身體又服了太多靈藥,幾乎百毒不侵,否則她簡直不敢想像。

他的毒相當的高明,幾乎與他融為一體。

一般根本無法發現,等到發現的時候,已經為時已晚了。

空中的溫度陡然降了下來,禁地周圍叢林中的露珠一滴滴的往上飄起,宛如精靈起舞一般盤旋飛躍,淨化空氣。

似乎溫少宜也察覺到百裡名煙身上自帶毒素。

黑霧與露珠縱橫交錯,各不相讓,交纏鬥法。

百裡名煙站在左邊,腹口黑霧一重接著一重撲天蓋地的散發出來。

每一縷黑霧都帶著死亡的氣息。

禁地周圍的樹木接觸到黑霧紛紛枯萎。

而溫少宜依舊盤腿而坐,素手輕彈,瞧他沉醉的樣子,根本不像在大戰,倒像在叢林間悠然彈琴,自娛自樂。

''轟隆隆……''

露珠與黑霧交纏過後,天空一會撥雲見霧,晴空萬裡。

一會烏雲滾滾,變成黑夜。

如此反覆,也不知道循環了多少次。

他們看似平靜,可顧熙暖知道,一旦有哪方支撐不住,那可能不止是敗,甚至可能會因此丟了性命。

尋常人就算再怎麼打,也不可能左右天氣。

更不可能想讓天變晴就變晴,想讓天變黑變黑。

毒血逼得差不多了,顧熙暖這才能稍稍提起一絲真氣。

她趕緊趁著這個檔口運功療傷。

司莫飛乖巧的護在她的身邊,保護著她。

溫度一會變冷,冷得她瑟瑟發抖。

一會變得陰鬱煩燥,恨不得拿起刀子將人狠狠砍殺。

受他們的影響,顧熙暖的傷勢恢複得極為緩慢,甚至因為他們的打鬥,她全身都結了冰,冷得全身都起了冰霧,再也無法提氣療傷。

擦……

這兩人,打架能不能先往遠點的地方打,在這裡打什麼打。

就在她的血都快冷得凝結的時候,耳邊忽然響起砰的一聲巨響,冰冷之感消失無蹤。

睜開眼睛,這纔看到溫少宜嘴角溢位一縷鮮血,臉色比剛剛更加蒼白了。

隻是從他身上,她依然看不出任何狼狽。

隻看到他放下雪琴,撩開胳膊上的衣袖,卻見他的胳膊瀰漫著一團團邪惡的黑霧。

黑霧像蟲子一樣密密麻麻,蜿蜒爬行著,恨不得佈滿他的全身。

隻是黑霧瀰漫到上胳膊的時候便堵住了,無論怎麼衝,也衝不進去。

溫少宜他……

中毒了……

百裡名煙笑道,''你若冇有受傷,我確實要忌憚你,可惜……嗬……''

溫少宜試了幾次都冇能將毒霧逼出,索性放下袖子,緩緩抬頭,望向百裡名煙。

''百裡前輩的煙毒之法果然了得,能化無物為實質,溫某長見識了。''

''溫家主若是此時退出,保證不再參與百裡家與這個丫頭的事,也不再奪取魂魄等,老夫可以當這件事從未發生,也可以給你解藥。''

''多謝百裡前輩的好意,可惜這縷魂魄我勢在必得,空間戒指跟碧玉簫,我也勢在必得。''

''既然如此,那就莫怪老夫心狠手辣了。''

百裡名煙臉上一狠,右手一捏,溫少宜手裡密密麻麻的黑蟲似要破體而出。

隨著黑蟲不斷掙紮,溫少宜墨眉緊皺,似在忍受巨大的痛苦。

不止胳膊,他的身上,乃至臉上都有黑蟲在不斷蠕動。

司莫飛嚇得抱住顧熙暖。

''好可怕,他的體內怎麼都是黑色的蟲子,小姐姐,我害怕。''

顧熙暖虛弱的身子差點被他給撲倒。

她嚴重懷疑這個男人是故意的。

他就是想吃豆腐。

那是巨毒凝聚的蟲子,僅僅一隻就可以讓人生不如死,她簡直無法想像溫少宜身上有那麼多的蟲子,該有多麼的痛苦。

無論他怎麼抵擋,也抵擋不住密密麻麻的黑蟲侵蝕他的身子。

可百裡名煙更狠的殺招已然來到。

他出手狠辣,招招欲致溫少宜於死命。

溫少宜隻能強忍痛苦,再次撥弄琴絃。

若說剛剛兩人都留了一絲底線,那麼這一次,他們兩人的任何一招,都足以讓另外一個人命歸黃泉。

冷氣再次侵襲過來,隨著琴聲的響起,露珠紛紛炸開,仿如天女散花,透過黑霧,透過巨石,射向百裡名煙。

百裡名煙冷哼一聲,用內力在自己周圍形成一個保護罩,擋住那些露珠。

露珠看似很小,威力卻很大,百裡名煙的保護罩被露珠打成一個又一個小洞。

顧熙暖有些震撼。

這兩人,無論是哪個人,隻要想殺她,就算她有神器,也毫無活著的勝算。

百裡家主更是震撼。

他知道六階巔峰的實力很強。

隻是他冇有想到居然強到如此地方。

一個看似不起眼的露珠,居然能透過巨石,這得有多強勁的內力?

而他……

看起來不過才二十初頭……

他頓時覺得自己引以為傲的武功,在他們麵前根本不值一提。

即便百裡名煙也是震撼。

他受了重傷,又中了他獨一無二的巨毒,居然還能發揮出如此強大的實力。

如果他冇有受傷,那他還能是他的對手嗎?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