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熙暖嘿嘿一笑,笑得甚是奸詐,''那太後,你可敢跟我打個賭,如果肖雨軒輸給了棋聖,我把月牙玉拱手送給你,不要你一文錢,如果肖雨軒贏了棋聖,那你就把五千萬兩銀子送給我。''

噹噹公主被顧熙暖忽悠太多次了,一看到她的笑容,當即警惕。

''母後,你不要相信顧熙暖的話,她每次都有一大堆的歪腦子。''

肖雨軒則是不顧形象的跳了起來。

''醜丫頭,你傻了嗎?我怎麼可能贏得了棋聖?我棋術很差的啊,那可是五千萬兩銀子,整整五千萬兩銀子,你彆亂傻。''

''我說你能贏,你就能贏。''

''臥槽,我實話跟你說了吧,我根本不懂下棋啊。''

''怕什麼,閉著眼睛下,也許就贏了呢。''

''……''

肖雨軒急得團團轉。

讓他去下棋,等於拱手把五千萬兩銀子送出去。

就算她鬥文大會贏了不少錢,也不能這麼揮霍吧。

棋聖禮貌性的跟太後行了一禮,隨即略微不悅道,''師傅,就算我輸給了你,但也不代表我很渣,這娃兒如何能贏得過我。''

讓一個不懂下棋的人來跟他對弈,那不是羞辱他嗎?

顧熙暖挑眉,''怎麼?你不相信他能贏你?那咱們要不要也來打個賭,如果他贏了你,以後你就不許叫我師傅,如果他輸給了你,我把我知道的棋理全部統統都教給你,如何?''

此言甚合棋聖心意。

棋聖想也不想,直接同意,壓根不把肖雨軒放在眼裡。

肖雨軒覺得顧熙暖傻了。

所有人也覺得顧熙暖傻了。

放著五千萬兩銀子,跟棋聖這個小徒弟不要,非得作死。

''太後,棋老頭都敢打賭,您老人家可願賭這一局。''顧熙暖將視線轉向太後身上,臉上掛著天真爛漫的笑容。

噹噹公主提醒道,''母後,小心有詐。''

太後垂眸沉思。

肖雨軒是帝都城裡出了名的紈絝。

若論風花雪月,吃喝玩樂,他或許在行。

可琴棋書畫,詩詞歌賦,以及十八般武藝,他是樣樣不通,說白了就是一個紈絝草包。

反觀棋聖,棋術精湛,打遍天下隻輸給顧熙暖一人。

無論怎麼看,肖雨軒都不可能贏得了棋聖,顧熙暖為什麼敢篤定肖雨軒能贏呢?

太後知道可能有詐,卻著急拿回月牙玉,亦捨不得五千萬兩銀子。

故而,她問道,''任何人都不可以幫助肖雨軒?''

''太後如果不放心,就讓肖雨軒跟棋老頭兩人獨處一屋,再派個心腹,把他們所下的每一步棋掛在大堂之上,以供大家觀看即可。''

這話,讓太後心動了。

獨處一屋代表不可能有人幫肖雨軒作弊,下的每一步棋他們也能看得到,如此一來,棋聖有冇有放水,他們也能一目瞭然的看出來。

太後再次問道,''棋聖不會放水吧。''

棋聖麵露不悅,''老夫縱橫棋界數十年,放水這等小人行徑,老夫纔不屑去做。''

''行,本宮賭了。''

上官楚嘲諷一笑,似是替太後感到悲哀。

顧熙暖分明是挖好了坑等她跳。

五千萬兩銀子呢,足以買下一半帝都城的鋪子了。

太後也敢賭下去。

,co

te

t_

um-